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郑州六院:从“抗疫明星”到院感事件风暴眼

时间:2021-08-13 17:37:31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郑州报道

8月4日凌晨,郑州六院妇产科一名新生儿呱呱坠地。

与正常妇产科病房不同的是,本次参与接生的医护人员全都穿着隔离衣、戴着防护面罩,小心翼翼地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宝宝的妈妈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以下简称郑州六院)的一名护士,因为郑州新冠肺炎疫情有近百例感染者与郑州市六院关联,让这家医院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大灾之后的大疫考验

刚刚经历7月20日极端暴雨袭击、正处于灾后重建阶段的郑州市,从7月30日开始连续确认有新冠肺炎感染者。

根据“郑州发布”:7月28日,居住在郑州市二七区的周女士因颈椎病骑电动车到郑州市二七区的爱馨医院就诊并办理住院,初次核酸结果异常,两天后采样复核结果阳性,后转送至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对于郑州市市民来说,彼时刚刚经历过暴雨袭击,正在恢复喘息之中,看到这个消息之后,很多郑州人的朋友圈开始用“涝疫结合”这4个字来刷屏调侃。

但是,对于有关部门来说,神经再一次紧绷。

早在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对防汛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扎实做好受灾群众帮扶救助和卫生防疫工作,防止因灾返贫和“大灾之后有大疫”。

同日,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出台《洪涝灾区预防性消毒指引(2021年)》,再一次强调和提醒要采取相关措施避免灾后疫情的发生。

但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郑州市的气氛也开始紧张起来。

7月30日,郑州市政府开始采取行动,对区域防控、流调溯源、核酸检测等工作进行安排部署,力求迅速切断传染源,确保不蔓延、不扩散。同时迅速组织排查流调,抽调800多人组建市县两级16支流调队伍。

7月31日凌晨1点30分,2000多名郑州六院的职工接到通知,要求收到信息必须立刻回医院。

郑州六院的护士卢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很多人接到通知的时候都以为是例行通知,“从去年发生疫情以来,我们都习惯临时接到通知去医院随时加班,我就带了两身衣服,有的同事甚至连手机充电器都没带。”

但是,当晚开始,许多郑州人在朋友圈、微信群中都开始传播这样一条消息:六院全部感染了!还有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乘坐救护车的视频。

7月31日,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多条通告,涉及调整风险等级,部分区域封闭管理、非必要不出郑、全员核酸检测等。

紧接着,在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郑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松强通报疫情的相关情况。

据介绍,此次郑州疫情主要发生在医院内部,较先确诊的是六院的两名保洁人员,随后蔓延到病人及病人同房病友和医务人员,呈现局部散播状态。既有暴雨给院感控制方面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暴露出少数医院在落实院感控制方面存在一定的漏洞。

在这场发布会上,郑州市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付桂荣,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马淑焕,双双被免。同时,宣布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实行闭环管理,停止诊疗工作。

已经封闭进行消杀的郑州六院

从“抗疫明星”到风暴眼

“今天是六院闭环管理的第三天,是六院建院以来一次史无前例的重创,我们到底怎么了?”一位郑州六院的职工在朋友圈发问。

郑州六院的前身是1953年成立的郑州市隔离医院,1954年更名为郑州市传染病医院,1985年更名为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2001年与郑州市结核病防治所合并,2006年被批准为“河南省传染病医院”。经过68年的发展,郑州六院已发展成为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于一体的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拥有开放床位1180张,有在岗职工1778人。

与郑州其他医院相比,郑州六院的医务人员承担着更多的职业暴露风险,要面对艾滋病、结核病、肝炎、疟疾、非典、新冠肺炎等各类传染性疾病的防控、救治工作。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时,河南因硬核抗疫闻名全国,很多人都在说“向河南学习,要抄河南抗疫的作业”,其中郑州六院功不可没。

“我们去年春节没休息过一天,即使是周末也不例外。” 郑州六院的护士卢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作为河南省唯一一家新冠肺炎省、市两级医疗救治定点医院,郑州六院确诊过河南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计收治郑州市近半数的确诊患者(共73例),实现500余名一线医务人员及1700余名工作人员“零感染”,重症医学科被授予“河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经去过郑州六院多次。

与一般医院不同的是,六院因为要收治传染病患者,病房比一般病房都要宽敞,保持绝对通风。尤其是新冠肺炎病区位于6号楼,与其他病区之间没有通道。

“我们也想不通,新冠肺炎病区一直都是一个封闭的病区,里面的保洁人员只做该病区的保洁,垃圾每天都是按斤称完拿出去,按销毁流程走。怎么会感染了呢?” 郑州六院后勤职工张伟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但是,在郑州市陆续披露的确诊患者活动轨迹中大多数都与六院直接相关,他们当中除了六院的病人和病人的陪护家属,还陆续出现了护工和护士被感染。

8月3日-4日郑州市进行第一轮核酸测试

漏洞出在哪里?

8月5日15时,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这样定性郑州六院的疫情:目前调查结果认为,郑州六院疫情是一起医院感染事件。

据郭燕红介绍,通过对确诊感染的患者致病毒株进行基因测序分析以后,其基因测序与定点医院收治的一位境外输入的感染患者的基因测序高度同源,同时也是德尔塔变异毒株。郑州六院这起确诊病例与南京没有关联。

郭燕红表示,“这起院感暴露出三个问题: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相关医疗机构对疫情防控形势认识不到位、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监管不到位、医疗机构在相关院感防控规章制度上落实不到位,导致聚集性疫情。要求大家从这个事件中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

8月6日,网络消息称,7月20日,郑州六院一名被感染的护士曾参加一场据说“规模为800人”的婚宴,引起全国舆论关注。

当天晚上,郑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石大东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网传“800人婚宴”夸大其词,当天参加婚宴者有402名客人,60名工作人员。

北京朝阳医院的医生马凯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自从郑州发生暴雨以来,就非常关注河南的情况。“我每天都在刷视频,尤其看到郑州城区一些交叉路口和住宅楼前,有的垃圾堆一米多高就非常担心,还有地上也有很多污水,此时的污水中带有各种病菌和污染物,致病菌数量远超往常水平,如果一个人皮肤表面有伤口,接触到污水也会有感染疫病的风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自从“7·20”极端暴雨袭击郑州之后,郑州所有医院的员工都参与了抗洪抢险,一直到大水消退两三天后,医院才恢复正常。

“我们也在反思,是不是那时候医院人手不足引发了医疗垃圾混乱管理、保洁混乱管理等情况。”张伟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北京朝阳医院的医生马凯认为,自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以来,我国多地发生过与新冠肺炎相关的院感事件,这次郑州六院大规模院感给全国医院再一次敲了警钟,目前北京各大医院已经开始执行最严格的防护措施,预防此类事件发生。

8月4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全国疫情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后即赴河南郑州,实地考察郑州六院等地,了解院感防控情况。

孙春兰强调,要汲取院感的教训,对院感实行零容忍。她还表示,将在全国组织开展院感防控专项排查行动,对不符合院感防控要求的限时整改,整改不到位的,坚决关停。

郑州加速与疫情赛跑

“我们认了!” 8月7日,六院职工家属、目前在集中隔离的刘冰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她的丈夫张伟目前在郑州登封集体隔离,已经做了12次核酸检测。自从7月31日去医院隔离后就再没回过家。

刘冰则是经历了7天居家隔离后,社区突然打来电话通知要进行集中隔离。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