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解局」“巴塔”斯瓦特分支是谁?印度情报机构卷入了恐袭?巴基斯坦披露恐袭案重大进展有哪些深意?

时间:2021-08-13 16:58:03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 刘欣】12日晚间,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7月14日发生的导致9名中国公民死亡的达苏公交车爆炸案是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该案在阿富汗策划,由“巴塔”斯瓦特分支具体实施,袭击者所属网络得到印度、阿富汗情报部门支持。

12日夜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此回应表示,中方高度关注巴方对有关恐袭事件调查工作在较短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对巴方所作积极努力表示赞赏。目前,巴方进一步调查仍在进行之中。中方反对任何势力利用恐怖主义谋取地缘私利,呼吁地区国家合作铲除所有恐怖组织,维护各国共同安全和发展利益。

巴基斯坦方面释放的信息引发高度关注:“巴塔”斯瓦特分支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巴基斯坦认为这次袭击事件得到印度、阿富汗情报部门支持,这意味着什么?达苏公交车爆炸案背后,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利益?

“巴塔”斯瓦特分支是谁?

负责调查此案的巴基斯坦反恐警察部队负责人贾维德·伊克巴尔1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案发时,袭击者驾驶着一辆装满爆炸物的汽车撞上通勤巴士。袭击共使用了约100到120公斤炸药。对袭击者遗体的法医检查显示,死者并非巴基斯坦公民。

巴基斯坦警方称,通过视频、手机数据分析、针对当地协力者的调查以及对爆炸中所用汽车的鉴定都表明,“巴塔”策划了这起恐怖袭击。而具体的袭击实施者是“巴塔”的斯瓦特分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反恐问题专家李伟1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称,从组织形态和活动方式上来说,“巴塔”是一个由不同巴基斯坦部落武装组成的松散的联合体,各个武装之间实际上没有隶属关系,以各自的部落为活动中枢。他们只是为了显示自己并非单独与巴基斯坦对抗,所以统一自称为“巴塔”。

“换句话说,巴基斯坦不是有一个‘巴塔’,而是存在大大小小的‘巴塔’。而斯瓦特就是其中一个反对巴基斯坦政府的部落武装。”他表示。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斯瓦特是开普省的一个地区,距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不远,于2007年被“巴塔”势力占领。这次针对中企班车的恐袭事件发生地开普省是巴基斯坦最不安全的省份之一,是“巴塔”活跃的大本营。在这里,“巴塔”和阿富汗极端恐怖分子有密切往来。

他表示,2009 年 4 月,巴基斯坦政府曾发起清剿行动,平息了“巴塔”斯瓦特分支主要的激进运动,并击毙近600 名“巴塔”武装分子和一些头目,但仍有不少极端恐怖分子逃走,为地区反恐局势带来不确定因素。

据了解,7月14日发生的达苏公交车爆炸案发生在巴基斯坦开普省北部科希斯坦地区,与克什米尔地区接壤,由于山高路险,当地恐怖组织活动频繁,难以全面清剿。巴基斯坦中央政府对开普省的管控能力也很弱,该省遍布“巴塔”势力,运行着自己的法律体系,因此治安形势一直不佳。

达苏爆炸案背后的第三方情报机构

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在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此次袭击的调查显示,印度情报组织印度调查分析局(RAW)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与此事存在关联。袭击者曾在阿富汗受训,其使用的车辆系从阿富汗购入并走私到巴基斯坦。部分嫌疑人已在巴被捕,其余人员现在阿富汗境内。

多名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印度调查分析局(RAW)是印度势力最强、规模最大的情报机构,类似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苏联克格勃,同时具有策反、颠覆和一定的反间谍任务。印度调查分析局在南亚地区的活动十分活跃:它曾在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和阿富汗等等国从事过不少破坏、暗杀和资助反叛力量等不光彩的活动,口碑相当差。此外,印度调查分析局的秘密活动有时甚至绕过政府,最后使得印度政府很难堪。

那么,印度调查分析局真的与达苏爆炸案有关么?该如何看待巴方这一初步调查结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18年以来,巴基斯坦整体安全形势持续好转,暴恐伤亡人数不断下降,但与此同时,针对中方目标的袭击却不降反增。这一不合常理的现象背后,不排除有区域国家利用恐怖主义实现自身地缘政治目的的可能性。

他表示,近年来,中巴经济走廊推进顺利,成果日益凸显,有一些域内国家不愿看到中巴政治、经济、安全合作的升级。因此,他们有可能在挑拨中巴关系不成的情况下,资助暴恐攻击中方在巴人员目标,企图破坏中巴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巴基斯坦第一次指责印度是在巴发生的暴恐事件“幕后黑手”。2020年11月,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曾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称,印度正在阿富汗境内策划针对巴基斯坦的袭击,目标囊括中巴经济走廊中的中国开发项目,巴基斯坦正在向联合国递交证据。

2020年6月底,恐怖组织“俾路支解放军”宣称对巴基斯坦卡拉奇证券交易所的恐怖袭击负责。随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指责称,他“毫不怀疑”印度是这起恐袭的“幕后黑手”。

成都世通研究院执行院长、南亚问题专家龙兴春对《环球时报》分析认为,基于中印巴三国关系,从理论上存在印度通过代理人袭击中巴合作项目和中方人员的动机。但是,印度也会认识到这其中的巨大风险。至于阿富汗情报部门,它是在美国的帮助下建立,与印度也有较多合作。由于阿富汗国内局势,喀布尔政府并不一定能完全掌握其情报部门,不排除阿富汗情报部门独自听从美国或印度指示的可能性。

李伟则认为,印度和阿富汗情报机构要指挥开普省部落区的斯瓦特武装袭击中国在巴目标,存在可能性,但有不小的难度。目前,案件现在还在调查过程中,要下最终结论还需更多确凿证据。

和以往恐怖袭击发生后“巴塔”立即出来认领的情况不同,直到目前为止,“巴塔”并未站出来宣布对达苏公交车爆炸案袭击负责。分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意味着此案背后或许还有更为复杂的内情。

据路透社12日报道,一名印度政府官员表示,巴基斯坦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并称巴基斯坦过去曾多次提出类似指控。目前,阿富汗方面尚未对此事做出评价。在发送给路透社记者的回复中,“巴塔”否认发动此次恐怖袭击。

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局势和派别势力

值得关注的是,达苏公交车爆炸案的背后,是该地区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局势和各派势力。多名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方面,印度政府与阿富汗政府在该地区拥有相似的地缘政治利益,而印巴关系、阿巴关系长期不睦;另一方面,“阿塔”与“巴塔”是两个独立的组织,但彼此间有一定联系,阿富汗局势的恶化使他们和各国政府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

王世达表示,阿富汗现政府中的大量成员是印度曾经支持的“北方联盟”的成员,2001年后,印度与阿富汗的政府关系迅速升温,印度对阿富汗在政治、经济等各方面都有较深介入。在过去二十年中,印度对阿富汗进行了数额巨大的投资,总额超过30亿美元,包括在阿富汗修建了重要的公路、水坝、输电线路、变电站、学校和医院等。此外,印度在阿富汗曾有一个大使馆外加四个领事馆。对此,巴基斯坦此前曾反复质疑,更曾公开表示,认为印度利用其在巴阿边境贾拉拉巴德的领馆支持阿富汗境内反巴组织。

而当下阿富汗混乱的局势则加剧了当地的暴恐威胁。王世达告诉记者,战乱是暴恐最肥沃的土壤,阿富汗现在战火连天,其境内有大量的反巴组织,未来如局势进一步恶化,不排除会有更多国际和地区恐怖组织进入巴基斯坦境内,袭击巴基斯坦政府,也可能针对中国。

钱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达苏水电站背后的各种复杂因素反映出阿富汗境内极端恐怖分子和分散在南亚、中亚的暴恐分子有直接的联系和相互影响;随着阿富汗内战升级,一些暴恐分子和极端势力及组织有抬头的趋势,这加重了周边国家对局势的担忧。如果巴基斯坦的调查最终被证实,中印关系也将面对重大挑战。

舆论分析认为,印巴冲突由来已久,而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攻势日盛,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关系也迅速恶化,尤其在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大使女儿在巴遭绑架虐待事件后,巴阿双方的互相指责应到达新顶点。地区局势的进一步复杂化为下一步追凶带来不少挑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日表示,目前,巴方进一步调查仍在进行之中。中巴双方将按照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查明所有事实真相,在此基础上追究和严惩肇事真凶。同时,双方将继续升级和强化安保合作机制,确保中方在巴项目、人员和机构安全。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