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吴亦凡“商业帝国”崩塌,或是全面整顿规范娱乐业的重要信号

时间:2021-08-01 18:00:34 来源:红星新闻


随着平安北京朝阳官方微博的一则通报,微博热搜榜瞬间被“引爆”。

7月31日晚,平安北京朝阳在微博发出了一则情况通报:“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红星资本局发现,从2014年回国至今,吴亦凡先后拍摄了多部热门电影,共拿下40余个品牌代言,从2017年开始连续4年上榜福布斯名人榜前十位。更是在“京圈”、华谊兄弟、耀莱影视等加持下,构筑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但因为都美竹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吴亦凡从昔日“顶流”到资本“弃子”,其商业版图已经全面崩塌。

知名评论人、电视策划人、财经专栏作家石述思告诉红星资本局:“吴亦凡事件或许是监管部门全面整顿、规范娱乐业的一个重要信号。”

“归国”七年,资本加持

吴亦凡构筑起“商业帝国”

2014年5月15日,作为韩国男团EXO成员之一的吴亦凡,向首尔法院递交了和SM娱乐公司的解约诉状。此后,吴亦凡开始转向中国发展,同EXO成员鹿晗、黄子韬、张艺兴一起,被称为“归国四子”。

到中国后不久,吴亦凡就宣布主演徐静蕾导演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这部电影由“京圈灵魂人物”王朔担任编剧,而徐静蕾本人也有着“京圈公主”之称。紧接着2015年,吴亦凡加入另一名“京圈大佬”冯小刚监制的电影《老炮儿》,外界一致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吴亦凡打入了所谓的“京圈”。

除了“京圈”之外,吴亦凡还搭上了华谊兄弟(300027.SZ)的“快车”,不仅演唱的单曲《有一个地方》是由华谊兄弟音乐出版,电影《老炮儿》的发行公司也为华谊兄弟,后来吴亦凡参演的另一部大制作电影《西游伏妖篇》华谊兄弟也担任出品人之一。

2016年4月,吴亦凡主演了由乐华娱乐、福建恒业影业有限公司等制作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上映后收获1.56亿元票房,同年,吴亦凡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3.36亿元票房)《爵迹》(3.82亿元票房)相继上映,但豆瓣评分均在5分以下。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剧照

2016年6月,小G娜事件让吴亦凡陷入舆论风波,然而数天后,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耀莱影视)不顾风波影响,与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吴亦凡所属公司)达成委托协议,成为吴亦凡的经纪公司。

至此,吴亦凡背后的“资本们”开始浮出水面,天眼查App显示,耀莱影视关联公司北京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实控人是綦建虹。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是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9%,后者又是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在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行列,有一个公司值得注意,北京君联嘉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股东包括张国立、冯小刚等。

风波过后,吴亦凡还作为男一号出演了周星驰导演电影《西游伏妖篇》,并且收获不少商业代言。2017年6月,吴亦凡加入爱奇艺自制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同年,以1.5亿元的收入跻身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排在榜单第十位,此后的2018-2020年,吴亦凡均位列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名。

从2014年回国发展到现在的7年间,吴亦凡在资本的加持下,逐渐构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天眼查APP显示,吴亦凡先后担任了新沂亿禾影视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等4家公司的股东。还曾经与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推出个人潮流品牌A.C.E,吴亦凡在天津星运占股45%,并担任该公司董事和总经理,短短五个月后,吴亦凡便退出了A.C.E品牌主体公司的股东行列。

截至目前,吴亦凡关联公司仅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存续状态,其余均已注销。该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吴林(吴亦凡表哥),吴亦凡持股99.99%,为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

2020年,吴亦凡还成立了说唱厂牌“20XXCLB”,今年4月成立了车队“20XX Racing”,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但如今,尚未有关于这两个项目的最新进展披露。

年入上亿,品牌宠儿

短短5天丢掉所有商业代言

从2014年回国至今,吴亦凡先后拿下约40个品牌代言,然而从炙手可热的代言香饽饽到品牌解约划清界限,不过短短几天。今年7月,因“都美竹事件”,各品牌纷纷宣布与吴亦凡解约,吴亦凡的商业帝国轰然倒塌。

第一家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品牌是韩束,7月18日晚上7点,韩束在其官方微博宣布与吴亦凡解约,随后,#韩束与吴亦凡解约#相关话题一度被推上微博热搜,短短3天内,相关话题阅读量已超10亿。

韩束在微博走红后,当日韩束淘宝直播间也引来众多网友围观,场观数很快从几十人疯涨至几十万人,然后飙升到100万、200万,至7月19日凌晨2点,场观数接近370万。据卡思数据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在韩束的这场近23小时的直播中,品牌累计销售超过2.58万件,销售额突破680万元。

不少网友笑称,因为及时与吴亦凡“划清界限”,这家快被消费者遗忘的国货化妆品品牌,反倒成了一大赢家,甚至出现了“吴亦凡跌倒,韩束吃饱”的段子。

不曾想到,韩束的解约仅仅是个开始,随后,良品铺子也在7月18日晚发表声明,撇清关系。7月18日晚上10点,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音频客户端云听APP也宣布已终止与吴亦凡的一切合作,并且强调,云听APP及第三方平台账号,已对吴亦凡参与录制的全部内容下架处理。

到了第二天,事态进一步发酵,7月19日下午3点,腾讯视频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在此之前,腾讯旗下游戏《王者荣耀》在其官微评论区留言称,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已经于2021年上半年结束,未续约。

腾讯的态度显得至关重要,腾讯视频原定于暑期黄金档期播出的电视剧《青簪行》,就由吴亦凡主演,当天,“青簪行还能播吗”相关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

紧接着,兰蔻、立白、宝格丽、保时捷、欧莱雅男士等品牌先后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短短几天内,吴亦凡就丢掉了14个商业代言。

最后一个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是路易威登(LV),2018年LV宣布选中吴亦凡成为其品牌代言人。“都美竹事件”引爆舆论后,路易威登顶着舆论压力表示,只是与吴亦凡暂停合作直至司法调查结果公布。

7月22日晚,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吴亦凡事件调查结果,通报了关于吴某凡与都某竹交往情况,次日,路易威登品牌通过官方微博宣布终止与吴亦凡的合作关系。

至此,吴亦凡15个商务代言全部解约。

《青簪行》官微删除吴亦凡内容

吴亦凡面临巨额索赔

随着平安北京朝阳官方微博的一则通报,微博热搜榜瞬间被“引爆”。

具体案件的调查结果有待警方的进一步通报,但吴亦凡面临的,或许还有“砸在手里”的电视剧投资方的巨额索赔。

目前,吴亦凡待播的电视剧是与杨紫合作拍摄的古装探案轻喜剧《青簪行》。该片原定于今年暑期档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因为吴亦凡事件影响延期。

7月31日晚,《青簪行》官微连夜删除与吴亦凡相关的内容,目前只剩下一条配角的宣传微博。今日(8月1日),微博话题#青簪行删除与吴亦凡有关内容#也登上微博热搜。

公开资料显示,《青簪行》的出品方包括企鹅影视、新丽传媒、凤凰联动影业,出品方的背后涉及腾讯控股(00700.HK)、阅文集团(00772.HK)、凤凰传媒(601928.SH)三家上市公司。据媒体报道,《青簪行》的总投资应该在3亿-4亿元左右。

从事影视剧法律顾问的法律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为了防止演员负面新闻对影视剧造成影响,制作方与演员会在签订合同时对演员的行为进行约定,如果造成影视剧不能正常播出,演员需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目前来看,吴亦凡是否会对投资方和剧组进行赔偿?赔偿多少?还没有最终定论,但吴亦凡事件会对《青簪行》的投资方、制片方、广告客户带来多少损失,或许可以从有着相同遭遇的《巴清传》中,窥见一二。

2018年,《巴清传》的男主演高云翔出事之后,制片方唐德影视决定通过“抠图”的方式更换男主演。2019年10月,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鉴于《巴清传》主要演员的负面事件,唐德影视承诺重新布景拍摄、技术手段、重新配音等更换剧中主演的镜头,由此新增的修改费用由唐德影视承担,修改所支出的费用应不低于6000万元(且已含重新聘用演员所需费用)。唐德影视也受此拖累,净利润由2017年盈利1.93亿元直接亏损超9亿元,一度陷入退市危机。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