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共和党内民调支持率70% 特朗普“白宫复仇记”拉开序幕

时间:2021-07-13 19:43:18 来源:红星新闻


当地时间7月11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无疑是全场焦点。在本次CPAC的非正式民意调查中,他以70%的支持率轻松当选“最受期待的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较今年2月55%的支持率有所提高。

美媒分析称,照此趋势发展,特朗普有望获得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尽管特朗普至今仍未宣布将再次参选,但随着正式重返政治舞台,他的“重返白宫复仇记”已悄然拉开了序幕。

↑7月11日,特朗普发表讲话前举起了拳头示意。图据美联社

然而,如今的特朗普“腹背受敌”,这出复仇记能否成功充满悬念。外媒报道称,尽管他如今还没有被“送入大牢”的危险,但纽约检方“穷追不舍”的调查让他面临的法律麻烦正在迅速增加。更重要的是,在特朗普的家族里,他的子女们开始“各怀心思”。

离婚案证词,让特朗普卷入“税务欺诈”

据外媒12日报道,公共信息显示,特朗普集团已陆续解除了集团首席财务官(CFO)艾伦·韦塞尔伯格在包括海湖庄园在内的40多家子公司的高管职位。在此之前,当地时间1日,韦塞尔伯格和特朗普集团被控涉嫌实施一项长达15年的“税务欺诈计划”。

据悉,特朗普集团将被起诉的韦塞尔伯格除名,或是为了避免监管机构、贷款机构或供应商的质疑。一位消息人士透露,韦塞尔伯格在特朗普集团的角色和头衔可能会发生变化,但他将继续留在公司。该消息人士称,韦塞尔伯格被免职是“审慎的公司治理”。

当地时间1日,纽约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正式起诉韦塞尔伯格帮助策划了一个逃税阴谋,隐瞒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特朗普集团高管的部分收入。据美媒分析,检方此举其背后深意是希望利用韦塞尔伯格钓出“更大的鱼”——特朗普及其子女。如果为特朗普家族工作了近50年的韦塞尔伯格决定“背叛”特朗普配合检方调查的话,距离特朗普本人被起诉可能不远了。

↑艾伦·韦塞尔伯格(中)。图据《华盛顿邮报》

据美媒报道,到目前为止,韦塞尔伯格似乎仍保持着忠诚,但他仍有时间改变主意。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家人并不都像他那样“忠心”。

据悉,曼哈顿检方多年来一直都在寻找特朗普集团逃税的证据。为了获取特朗普的纳税记录,万斯的办公室与之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斗争。最终,他们从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手中拿到了确凿的证据——韦塞尔伯格的前儿媳詹妮弗·韦塞尔伯格。

据报道,詹妮弗于2020年11月开始,陆续向检方提交了与前夫巴里·韦塞尔伯格有关的大量财务文件,后者同样就职于特朗普集团。这些文件内容,正是韦塞尔伯格被起诉的关键。

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文件中有一份巴里·韦塞尔伯格在2018年8月离婚时的宣誓证词。他称自己的父亲每年为两个孩子支付5万多美元的学费,至少已持续六年了。

随后,纽约调查人员向詹妮弗就此进行询问时,她的解释让检察官们瞪大了眼睛。她表示,特朗普本人会签署一张支票,并将其交给学校。这一细节被检方写在了起诉书中:“作为欺诈计划的一部分,包括特朗普集团人员为韦塞尔伯格的家人支付了学费,由唐纳德·特朗普个人签署支票支付。”

在起诉书中,检察官万斯指出,为家人支付的学费“构成了艾伦·韦塞尔伯格的员工薪酬和应税收入”,但他多年来并没有在纳税中申报这将近36万美元的实质性收入。

↑检方提交的起诉书。图据《纽约时报》

更为关键的是,由于目前的起诉案件集中在未纳税的“附加福利”问题上,检方必须证明是谁篡改了工资,以及他们是否了解税收规则。而詹妮弗·韦塞尔伯格的离婚案再一次为检方指明了“方向”。

离婚案的证词显示,巴里·韦塞尔伯格身为特朗普集团中央公园沃尔曼溜冰场的员工,人为压低了自己的官方工资。他在作证时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没有加薪,但以附加福利的形式获得了额外补偿——免费居住在由特朗普买单的豪华公寓中。

据报道,巴里·韦塞尔伯格还在证词中称,尽管自己的薪酬“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化”,但公司给的福利却在增加,这是由他的父亲和特朗普集团首席运营官马修·卡拉马里决定的。此外,他还在证词中明确表示,自己的工资曾由老板特朗普亲自过问,这给了检方更为密切审查特朗普的充分理由。

↑巴里·韦塞尔伯格在离婚案证词中明确表示,自己的工资曾由特朗普亲自过问。图据《每日野兽报》

据巴里·韦塞尔伯格的说法,特朗普在当选美国总统后才停止亲自“监督”自己的薪酬。美媒指出,如果这是真的,特朗普将会彻底被套牢在此案中,难以脱身。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尽管特朗普目前还没有面临任何刑事指控,也不太可能很快“被送入大牢”,但曼哈顿检方的起诉很可能标志着他的商业帝国终结的开始。

疏远的女儿女婿 “坑爹”的长子

除了要对付“穷追不舍”的检方,特朗普还得应付“各怀心思”的一群子女。

据美媒报道,尽管特朗普的几个子女目前没有受到任何指控,但并不代表着他们无需担心。曼哈顿检方的起诉书显示,特朗普集团的“其他高管”也从“税务欺诈计划”中受益。

此前《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显示,伊万卡·特朗普以此方式获得了超过70万美元的咨询费,同时还作为特朗普集团的全职员工领取薪水。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很可能也涉及类似安排,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子女可能是随后面临指控的人。

↑2016年,梅拉尼娅·特朗普(左一)与伊万卡(左二)、埃里克(右二)、小唐纳德(右一)。图据《卫报》

在特朗普集团被起诉后,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的三个孩子“现在应该非常焦虑”。她还指出,如果面临刑事指控,特朗普几个孩子不太可能像韦塞尔伯格一样“忠诚”,他们会“不假思索”地牺牲父亲来拯救自己。

《卫报》则在一篇分析文章中称,“如果特朗普家的孩子们要背叛父亲,伊万卡绝对是第一个”。事实上,早在特朗普败选后,伊万卡似乎就已经在“战略上疏远了不再有用的父亲”。今年6月CNN新闻曾报道称,特朗普一直喋喋不休地抱怨“2020年大选被窃取”,已经赶走了他最亲近的两个人——女儿伊万卡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

知情人士透露,伊万卡正在努力消除白宫生活造成的“纠葛”,为自己的家庭寻求一种不那么复杂的生活。自从特朗普搬到海湖庄园后,伊万卡和库什纳的身影便鲜有出现了。“海湖庄园的春季和夏季活动中,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出现。”一位常去那里的家庭朋友透露说。

然而,现在令特朗普头疼的或许并不是伊万卡。美媒报道称,在特朗普集团被起诉后,伊万卡仍在“幕后”保持冷静地表态,然而他的两个儿子——小唐纳德和埃里克——却跳出来对这一指控“大肆作秀”。埃里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仅“当场崩溃”,还无辜地表示:“唐(小唐纳德)、伊万卡和我过着非常美好、干净的生活。”

而小唐纳德则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段13分钟的视频,称对父亲的指控是“政治报复行为”。不过,他在“喊冤”的同时不小心在特朗普背后“捅了一刀”,因为他在视频中承认,特朗普为韦塞尔伯格孙辈支付学费是真实的。“我爸爸这么做,因为他是个好人。”他还补充道。

外媒对此评价道:“这个‘好人’可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一点,毕竟有了这样的孩子,谁还需要敌人呢?”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