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莱希当选伊朗总统,对伊朗和世界意味着什么?

时间:2021-06-22 10:53:14 来源:纵相新闻


作者:周远

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在6月18日的伊朗总统选举中,伊朗著名的强硬派、伊司法总监莱希轻而易举地击败其他3位竞选人,以近62%的得票率当选为伊朗新一届总统。莱希当选没有悬念,但其执政后的伊朗内政外交政策悬念却不少。

莱希赢得了1790万张民众选票,占选票的61.9%,这比他在2017年的总统竞选中仅获得38.28%的选票,比率要高得多。其他几位总统候选人,不仅选票分散,而且得票都很不理想,尽管其中也有人很想上位,并有不小的支持势力,但要同莱希较量还早着呢,彼此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图片说明:6月18日,易卜拉欣·莱希在伊朗德黑兰的一个投票站投票后发表讲话。伊朗内政部19日宣布,易卜拉欣·莱希赢得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新华社发,艾哈迈德·哈拉比萨斯摄)

莱希胜选主要四大原因

莱希的胜选,被认为主要有四大原因:

一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一直都在力挺莱希,为他创造了各种机会,搭建了各种舞台,将其视为伊朗下任总统的不二人选,而其他总统候选人都是不具备这些条件的;

二是伊朗虽有一些所谓的“温和派”、“开明派”和“自由派”势力与声音,但当下的伊朗特别是在中高层,强硬政教合一势力占据绝对优势,并牢牢掌控着伊朗的大局和大势,其他人不管有什么国内政治社会背景和国际势力背景,都是翻不了天的;

三是被称为“温和派”的现任总统鲁哈尼执政近8年来,伊朗政坛和社会都在发生一些微妙变化,伊朗政治宗教传统派特别是强硬派们是有些不满的,甚至不无担忧,而伊朗经济的严重困难和民生的艰难,一些经济社会的腐败苗头和腐败问题,又助长了伊朗内部一些自由派势力和声音,出现了些许内忧外患的迹象和动向,这是伊朗最高领导和主流政治、宗教势力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这不仅关乎到伊朗国家的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还关乎到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颜色、前途、命运这个根本问题;

四是伊朗主流政治社会和主流舆论声音大多希望伊朗能由强有力的政教合一领导人掌权,同时能适时推进伊朗的经济社会改革发展,给广大民众带来福祉和政局社会稳定,而要做到这一点,新任总统必须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真正属意和满意的人,其新的内政外交政策也必须是能得到哈梅内伊真正首肯的,否则不可能推进,从这个意义上讲莱希无疑是最合适的新总统选择。

对莱希的当选,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选举结果揭晓后,均立即表示了祝贺和支持,莱希的大批支持者也不顾有“百万抵制投票的伊朗选民”的抗议反对,在莱希胜选当晚聚集于德黑兰东部,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尽管此次总统选举如许多观察人士预料的那样,投票率仅48.8%,为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最低的,但总体情况看,莱希的支持力量还是蛮大的,尤其是在关键时刻他们拧成了一股绳,而反对派和自由派势力大多是分散和薄弱的。

华盛顿再遭失败

国际舆论高度关注的伊朗总统选举已经落下帷幕。莱希将在八个星期之后也即8月份,接替现任总统鲁哈尼,宣示就任伊朗新总统。对于莱希的当选,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伊朗周边国家的一些反伊朗舆论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莱希真正当选后,还是让这些国家和舆论深感失望。

特别是华盛顿,与伊朗交恶及各种交战多年,企图迫使伊朗软化强硬立场,甚至一直都在公开和私下煽动、怂恿伊朗的反对派势力,但此次民选再次证明,它们的图谋是不会得逞的,伊朗还是选出了强硬的新总统。这一方面反映出伊朗的政治、宗教和文化有波斯民族特有的坚韧性格,另一方面也表明美国对伊政策再次遭遇滑铁卢,总体上是失败的,外部敌对势力是干涉和破坏不了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权的,伊朗的战略谋略和战略定力都比华盛顿高明和坚定。

莱希不仅被认为是伊朗政治、宗教传统保守派的“传人和宠儿”,而且还被普遍认为是伊朗真正的实力派和潜力型新总统。《亚洲时报》的评论认为,现年60岁的莱希“有望接替现年82岁并已担任伊朗最高领袖职位32年之久的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

在政治、宗教思想观念和内外政策上,莱希与哈梅内伊是有很多共同之处的,或者说莱希一直都在坚定不移地贯彻践行哈梅内伊的思想、路线和方针政策。莱希作为伊朗政坛的强硬派人士,被认为“拥有无可挑剔的资历,他属于强大的宗教机构”,并得到伊朗主流政治、宗教派别的普遍赏识和支持。

(资料图片: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新华社)

莱希前途无量

莱希过去长期在伊朗宗教和司法界工作,被认为缺乏全面的从政和直接的外交事务经验,但此次胜选,将为他提供更大的政治舞台和通往最高领袖接班人的阶梯。伊朗和中东一些舆论分析称,目前莱希在接班人的道路上还有些障碍,抑或还有些竞争者,他的执政会遇到不小的阻力和困难,但他因为掌握了更多的政治资源,并得到哈梅内伊的赏识和鼎力支持,如果他能把握好这一切,即便仍然存在跃跃欲试的竞争者,也不会成为其最终的竞争对手。

哈梅内伊在莱希2017年首次竞选总统失败之前,就曾试图为其升任总统提供便利。他于 2016 年任命莱希为伊朗具有政治和经济重要性的阿斯坦圣城拉扎维基金会的负责人,然后又于 2019 年任命他为伊朗司法总监,最后“组织策和领导了上周的选举”,以确保他获胜。莱希由哈梅内伊作为靠山无疑具有极大的政治宗教优势,但他本人也需要展现让伊朗政坛和民众乐见的政绩。

当下的伊朗,虽然政治和宗教的传统力量十分强大,强硬派占据主导地位,但在世界大变局、中东大变革以及伊朗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压力不断增大的严峻复杂形势下,也面临着诸多挑战与改革变革的呼声。由于莱希的诸多特殊情况和优势,一般认为他担任伊朗总统后,执政空间,包括其内政外交的权力和拓展余地会更大一些。

莱希内政外交政策备受关注

也因此,莱希担任伊朗新总统对于伊朗和世界将意味着什么的问题,成为当下伊朗国内、中东地区和国际社会的一大关注点。

从内政方面看,莱希执政后将会继续其一贯的政治和宗教立场,更加坚定地贯彻执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既定大政方针和路线,以更大的力度和更有效的政策推进并确保伊斯兰革命的成果,确保伊朗国家大局的稳定和政教合一体制的延续,不会对所谓的自由思想和行为放任自流。可以预料,如果美西方国家和中东地区的反伊朗势力企图继续策划、怂恿和支持伊朗的政治宗教自由主义、街头抗议和其他各种活动,料将遭到严厉打击。莱希不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强硬派领导人,而是一个说干就干并且果敢的新总统。莱希曾因参与1988年伊朗大规模处决政治囚犯而至今受到美国的制裁。

从经济社会政策看,由于长期来在美国的制裁和打击下,伊朗的经济严重不景气,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直接受阻,外汇短缺,汇率下跌,许多石油和天然气设施陈旧落后,事故频发,全国基础设施破旧,急需建设更新。去年以来的疫情,使伊朗的经济社会遭受更大冲击,导致民生问题凸显,民众不满情绪增多,此次总统选举的投票率由4年前的70%降为不足50%,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伊朗社情民意的不满和抵触。

鲁哈尼总统执政近8年,从执政看好到民心不稳,遭受越来越多社会舆论诟病,与伊朗经济社会发展的滞后和民生危机加剧有很大关系。一些经济社会贪腐现象与问题的出现,招致了社会各种议论和不满。

(资料图片:伊朗总统鲁哈尼。新华社)

伊朗国内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莱希上任后必定会在坚持伊朗政教合一大政方针和力保国家安全稳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经济,积极改善民生,提升民众满意度,这既是当下和今后伊朗经济社会发展之紧迫,也是稳固政权之必需。伊朗这个国家,有其政教合一严厉管控的一面,但崇尚美西方和思想自由化也是有传统基础和土壤的,也因此让美西方国家有机可乘。社交媒体的思想意识复杂和舆论的杂陈,不可避免地给这个国家造成了不利影响。

莱希表示,他已关注到伊朗政治社会的贪腐问题,并在竞选中发誓要严厉打击贪腐问题,为民做主。可以预料,莱希上任后会在这方面下重手整治。

莱希面临外交机遇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