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青藏高原可可西里地区再现巨大露天垃圾带

时间:2021-06-20 15:12:29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微敖 种昂 易拉罐、油漆桶、塑料、破布、死羊、死牦牛……在青藏高原可可西里地区,青藏公路沿线的五道梁附近,出现了一条长约200米、宽约20米的巨大露天垃圾带,对高原生态环境构成重大威胁。

这条垃圾带,同样在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长江源园区范围内。

日前,两位来自不同方向、分别在2021年5月28日和6月11日行经该区域的旅行者,告诉了经济观察网记者这一消息,他们并就此提供了大量的照片及视频。

此前的2019年,经济观察网曾报道过青藏公路沿线可可西里区域内的露天垃圾堆积问题(详见2019年9月17日,经济观察网的报道《触目惊心 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问题已形成严峻挑战》)。

报道之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政府相关部门组织了约400人的队伍,在青藏公路不冻泉、五道梁等地点,捡拾或填埋了大量的露天垃圾。

然而,这一问题如今再次出现。

2021年5月28日,从青海西宁出发沿青藏公路前往西藏拉萨的一位旅行者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他在靠近五道梁地段时看到,在公路的右侧,距离公路只有几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露天垃圾带。

“我们过了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楚玛尔河大桥等标志性地点,快进入五道梁时,人还在车上,就看到了那个垃圾带,非常显眼。我们特意下车走过去看了。目测这个垃圾带大致有200米长,20米左右宽,高至少也有半米。里面什么都有,塑料、金属、纸箱,甚至死牛、死羊,臭气熏天。”

(2021年5月28日,从西宁方向出发前往拉萨的旅行者,在青藏公路五道梁地段附近拍摄到的巨大露天垃圾带。)

(2021年5月28日,从西宁方向出发前往拉萨的旅行者,在青藏公路五道梁地段附近拍摄到的巨大露天垃圾带。)

(2021年5月28日,从西宁方向出发前往拉萨的旅行者,在青藏公路五道梁地段附近拍摄到的巨大露天垃圾带。图中的白色卷毛物体为死羊,棕色卷毛物体为死牦牛)

五道梁属于可可西里区域,也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长江源园区范围内。

但是五道梁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行政区划。

(三江源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分布图,五道梁地区在粉红色的长江源园区内,记者注)

(五道梁地区在红色158字体附近,记者注)

熟悉当地情况的扎西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五道梁就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聚集点,青藏公路一边属于玉树州的治多县管,另一边属于曲麻莱县管。常年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公路道班等公家单位外,私人的,就是饭店、旅社、加油站、超市等等,主要是服务过路的大货车司机,还有自驾游的客人。估计常年住在这个地方的人,总共有200来个吧。”

2021年6月11日,另一位从拉萨方向出发,沿青藏公路自驾,前往青海西宁的旅行者,应经济观察网记者的请求,在五道梁地区,现场核实了这一垃圾堆的情况。他同样拍摄了大量的图片以及数段视频。

(2021年6月11日,从拉萨方向出发前往西宁的旅行者,在青藏公路五道梁地段附近拍到的巨大露天垃圾带。)

(2021年6月11日,从拉萨方向出发前往西宁的旅行者,在青藏公路五道梁地段附近拍到的巨大露天垃圾带。)

事实上,从2006年至2020年,经济观察网记者亦曾多次沿青藏公路在青藏高原旅行,并一直关注高原垃圾问题。

2020年7月20日,在经过五道梁地区时,经济观察网记者也曾拍下公路一侧被露天抛弃的部分垃圾,但彼时尚未见到如此巨大的露天垃圾带。

(2020年7月2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经过五道梁地区时,拍下的公路一侧被露天抛弃的部分垃圾)

(2020年7月2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经过五道梁地区时,拍下的公路一侧被露天抛弃的部分垃圾)

青藏公路,即109国道(北京-拉萨)的西宁至拉萨段,起点在青海省会西宁,终点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全长1937千米,于1950年动工、1954年通车,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柏油公路,也是目前中国5条进藏公路(青藏线、新藏线、滇藏线、川藏南线及川藏北线)中最繁忙的公路。

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问题,由来已久。

西南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李启彬、刘丹,早在17年前,即2004年第3期的《交通环保》杂志上发表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现状及治理对策》文章中,就反映了这一问题:

“从格尔木到拉萨沿途 ,除公路沿线零星散落的塑料袋等白色垃圾外 ,在纳赤台、西大滩、不冻泉、五道梁、沱沱河和雁石坪等养路工区、兵站所在地聚集了大量饭店、修理店和加油站等服务场所,仅西大滩就分布有饭店三四十家,这些固定和临时单位每天都将大量的生活垃圾随意倾倒 ,在公路旁形成巨大的垃圾带(堆)。如在纳赤台、兵站、养路工区以及商家随意将垃圾倒在公路旁的昆仑河边,其下游的格尔木河就是格尔木市二十余万人的饮用水源;在西大滩,广大商家将生活垃圾直接倾倒在公路旁,从车上就可看到长达数百米的由酒瓶、罐头瓶和塑料袋等组成的垃圾带,非常显眼,且有日渐扩大的趋势。”

2006年7月,青藏铁路开通之后,青藏公路曾一度车流量有所下降,沿线的城市格尔木,以及多个集镇也曾一度衰落。

但是,几年之后,青藏公路的车流量,又因为自驾游以及汽车货运增加,出现高速增长态势,沿线的城市及集镇、居民聚集点,如西大滩、五道梁、唐古拉山镇、雁石坪镇,亦重新繁荣起来。

藏区牧民们,在这些年也越来越多地采用现代生活方式,种种因素,造成了青藏公路沿线及青藏高原的垃圾问题,日益严峻。

时任生态环境部综合司监督专员,现任生态环境部研究员夏光,曾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应对这一问题,“无外乎是‘防’(防止)和‘清’(清理)。从管理权限上,公路的管路部门有这个职能,也可以通过法规授权的方式,立法从重处罚乱丢垃圾者。”

青藏公路沿线及青藏高原的垃圾问题,究竟如何处置,经济观察网记者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