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专访|特斯拉维权女车主首度公开事故前30分钟数据 将依法起诉

时间:2021-06-03 19:10:31 来源:新京报


特斯拉维权女车主张女士日前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

特斯拉女车主在上海车展维权的故事并没有结束。沉寂多日后,车主张女士近日带着此前从未公布的特斯拉事故前30分钟数据,将再度踏上维权之路。

近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河南郑州专访了车主张女士。在3个小时的谈话中,女车主首度向记者公开了长达48页的特斯拉事故前行车数据,并对这份数据表示质疑。

“特斯拉提供给我们的数据,缺少了很多参数,比如电机扭矩、刹车踏板位移,我们让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特斯拉却说目前的数据已经足够我们判断真相,其实根本不够。”张女士说。

张女士表示,自己最主要的诉求,是得到车辆事故发生前的完整原始行车数据。在起诉特斯拉名誉权后,她会就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的诉求继续进行上诉。

代理张女士诉讼案的律师陈贞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的起诉针对的是特斯拉的一些不实言论,是名誉权纠纷,不是产品质量纠纷,尚不涉及“刹车失灵”的问题。

“如果特斯拉认为张女士侵犯了他们的名誉权,会是另外一个诉讼,‘刹车失灵’数据相关纠纷,也是另一个诉讼。”陈贞向记者表示。

特斯拉向张女士提供的行车数据的一部分。

首次出示30分钟行车数据,质疑电机扭矩等关键数据并未提供

“我至今仍然没有拿到完整的行车数据”,张女士向记者展示特斯拉提供的事故前30分钟数据显示,这份数据一共有9项参数,包括车速、制动踏板物理性移动信号、制动主缸压力、ABS信号、加速踏板位置、方向盘转向角等。但张女士向记者表示,刹车踏板位移、电机扭距等关键数据,特斯拉都并未提供。

张女士还表示,在维权事件发生后,她认识了一名在同一家4S店买车的车主,这名车主的车辆发生了另一起事故,特斯拉也向这名车主提供了数据。对比后发现,特斯拉向两名车主提供的数据参数并不一致。

张女士认为,尽管事故不同,但此举证明特斯拉实际记录了相关数据,因此也有能力、有责任向车主提供全面的数据。

然而,特斯拉给予他们的回应则是,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特斯拉必须提供完整数据。

张女士表示,在上海车展维权后,国家质检总局督促河南方面市监局依法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此背景下,相关部门要求特斯拉向自己提供事故前30分钟完整数据。随后,特斯拉才提供了相关数据。

在认为特斯拉提供数据不完整后,张女士在4月30日、5月5日及5月13日分别三次向郑州市郑东新区市监局提出了督促特斯拉补充数据的要求,但截至目前,特斯拉依旧未能进行补充。

张女士表示,特斯拉工作人员曾向她表示,特斯拉的后台云端检测数据大约为225项,非常详细,特斯拉工作人员也曾向郑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方面表示,这辆车去过哪里、在哪里停、车门几时开关、车窗几时开关,都有十分完整的数据记录。

张女士出示录音显示,特斯拉方面表示,他们认为公司已经提供了与此次事故相关的数据,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特斯拉必须提供完整的数据给车主。

对于特斯拉提供的行车数据,车主张女士有多处疑问。

再次否认车辆超速,车辆减速是因为被撞击

针对特斯拉提供的行车数据中,张女士对多处表示了质疑,例如,第39页显示,该特斯拉速度达到103km/h,在44页显示达到117km/h。

对此,张女士回应,在交警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并未提及车辆超速的问题。这一数据只是特斯拉单方面提供的。

她表示,自己在事故发生后,也曾积极寻找证据。但是由于当时公路是新修的道路,监控并没有正式启用,自己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也没有打开,因此寻找证据比较困难。随后,张女士寻找了一些目击者,他们曾表示可以作证,当时的车速并没有那么快。

此外,张女士表示,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自己当时时速真的开到了100km,这也跟刹车失灵没有关系,无论车速是多少,车主在想刹车的时候,就应该能刹住车。

再如,张女士还强调,特斯拉提供的30分钟行车数据中,有大量页码除了车速之外都是空白的,这也侧面体现了特斯拉提供数据参数选择过少。

张女士还特意提到了能量回收系统。她表示,特斯拉此前向媒体表示,车主可能没有开启能量回收系统,但是,她的车辆实际上有这项功能。

她向记者展示手机称,每名特斯拉车主的手机里都会有App,打开后可以看到车辆目前的系统版本是什么,事发前一天,张女士刚刚将自己特斯拉的系统升级到最新版本。升级之后车主不能控制能量回收系统,车辆默认开启。

张女士不明白的是,既然特斯拉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车主松开加速踏板后,能量回收系统开始工作,此外,数据显示,当时自己的父亲连续踩了两次刹车,建立了更深更大的制动压力,为什么特斯拉依旧没有按照车主意识进行减速,特斯拉不应该将责任认定在车辆没有开启能量回收系统之上。

张女士解释,如果车主驾驶燃油车,在松开加速踏板而不踩刹车的情况下,车有惯性,会继续行驶一段距离,但是特斯拉的能量回收系统,是让车主在松开油门踏板不踩刹车的情况下,能量被回收,车以很快的速度往下降。

“比如,原本我们的速度是100km/h,如果车主松开了油门,哪怕没有踩刹车,车速也会在很快下降到50km/h,因为特斯拉可以将惯性所带来的能量回收。”张女士说,她的父亲不仅驾驶过特斯拉,而且此前每次回老家都是父亲开车,当天去景区参观也是。

对于特斯拉提出的30分钟内40多次刹车,她认为,自己傍晚从景区出来后,道路堵车十分严重,在堵车的情况下,有40多次刹车很正常。

“我依旧认为,特斯拉所谓车辆最终时速降低到48km,并不是因为车辆的刹车起了作用,而是车辆通过三次撞击,被迫停止。”张女士表示。

张女士表示,自己并非不愿寻求第三方鉴定机构来鉴定车辆,而是在现有科技手段下,他们担心鉴定机构无法对特斯拉事故进行客观、全面鉴定。

“刹车失灵这件事,不仅需要第三方鉴定机械硬件部分,更需要鉴定软件系统部分”,张女士表示,如果只能鉴定硬件部分,这样的鉴定结果不全面,如果将数据作为检测依据,如今数据仍然不完整,也无法得到准确结果。

车祸当日为晴天,连续撞击两辆车

实际上,由于路面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车辆的刹车情况,在车祸发生当日,外部环境也颇为重要。

张女士回应称,事发时,父亲首先将车开上了一个上坡,随后,由于这条道路是高架桥,需要绕过高压线,因此出现了S型变道,车辆必须减速。在车辆通过弯道之后,紧接着就是下坡,下坡之后就是两个距离相近的红绿灯。

张女士回忆,父亲就是在下坡后,连续追尾了两辆车。

她向记者演示称,当时父亲驾驶的特斯拉大约在最终撞击地点前200米左右就开始踩刹车,发现刹车失灵后,车身右部刮蹭到一辆哈佛SUV,随后又追尾了另一辆尼桑,父亲向左打方向盘,在经过两次撞击后,第三次撞在了马路中间的水泥防护栏上,车辆被迫停了下来。

张女士多次强调,事发当天是晴天,天气非常好,没有下雨和刮风,新修的道路上也没有出现大量砂石或其他障碍物。

实际上,张女士自称在大年初六时就曾经历过一次特斯拉刹车失灵。她回忆,当时她开车经过红绿灯十字路口时,遇上了红灯,于是踩了刹车。但没想到,张女士连续踩了三四次刹车,车辆才停下来。但由于当时路段十分空阔,没有发生事故,因此并未特别在意。

上海车展踩坏玻璃被索赔4876元,将上诉要求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

如今,张女士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张女士表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以及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发布的一些不实言论,已经对其个人以及家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已于5月6日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张女士请求法院判令特斯拉等被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

如今,该案已经立案。

此外,张女士表示,自己最主要的诉求是得到车辆事故发生前的完整原始行车数据,但多次向特斯拉索要未果,最终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希望能尽早拿到完整数据。

她表示,在起诉特斯拉名誉权后,自己会就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的诉求继续进行上诉。她表示已咨询法律专家,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行车数据的所有权归用户所有,数据要依法依规交到用户的手中,自己希望特斯拉能够尽快履行职责。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