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甘肃越野跑前6名唯一幸存者遭网暴:有人私信让我去死,我做错了什么?

时间:2021-05-25 15:37:54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在甘肃白银马拉松事故中,来自河南济源的跑友张小涛同样经历了生死时刻。幸运的是,张小涛被当地一名牧民救了过来。目前他已经回到河南。不过层出不穷的“网络暴力”让他承受了很大压力,不得不预约心理医生咨询辅导。

身穿黄色皮肤衣的为参赛中的张小涛(受访者供图)

张小涛回忆,当时天气很冷,他渐渐感觉到身体不再受控制,加上路面很滑,他开始不断摔跤。趁着最后一点意识,艰难地拿出保温毯披在身上,并掏出GPS按下SOS,之后便陷入昏迷。张小涛再次醒来,已经是是两三个小时以后。“后来我才知道,我在半山腰昏迷后,被一位放羊的牧民发现,他把我背到了窑洞,救了我。”“十分感谢救我的牧民。”张小涛表示,朱克铭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准备带着家人一块去甘肃表达谢意。

5月23日,张小涛通过自己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条信息,详细还原了事情经过。网上关于他是“前六名中唯一幸存者”等信息也层出不穷。而在这些信息中,有很多对张小涛很不友好。

“有人私信我,让我去死,我做错了什么。”张小涛称,还有一些人质疑“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的说法是在炫耀成绩,也有人觉得他不感恩伸出援手的牧羊人。

“这些我接受不了,现在都不敢看了。”张小涛称,自己已经遭遇了一次大难,如今这些信息,再次对他造成很大打击。“我没有要炫耀成绩。”张小涛表示,自己说是“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仅仅是想告诉大家自己了解当时的情况,丝毫没有炫耀的意思。

此前报道

对话越野赛前六人中唯一幸存者:在山顶昏迷两个多小时…

“活着比什么都好,这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在此次甘肃山地马拉松比赛中,张小涛当时跑在前六名,他也是最前面六人中唯一幸存者。

张小涛告诉记者他昨晚一晚上都没能睡着,现在想来还是感到后怕,像是从死神那里刚刚回来一样。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他已经达到兰州,准备返程回河南老家。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山顶赛段中也出现了失温昏迷的状况,受了皮外伤,“但那种情况下,谁也帮不了谁。”

“我们早上出发时,温度就比较低,起跑的时候就刮大风。”张小涛回忆当时的情况,九点钟起跑时,当时风依旧很大,不少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在起跑后的一个多小时,大约在海拔2000多米处,开始了爬升赛段。张小涛属于比较快的一批,当时已经坚持爬到山顶,当时同行比较快的几位参赛人员都到达了山顶,但当时的天气状况已经十分糟糕,“在山下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越往上风雨越大,到半山腰的时候雨里开始夹杂冰雹了,一直往脸上砸,我眼睛都开始模糊了,有些看不清路。”

由于当时已经爬到半山腰,由于地势陡峭,下山的路并不好走。上山和下山都是很困难的选择,张小涛选择了继续往上跑,“我们当时都以为翻过山就没事了。”

但随着低温加大风、冻雨,张小涛的体力已经不支,肢体已经僵硬,出现了不协调的状况,“我上山的时候还有意识,但摔倒了好十多次,最后一次摔倒后就没有什么意识了。”摔倒后的张小涛还有一些潜意识,他用保温毯把自己包起了起来,拿出GPS定位器按了求救信号,之后就昏迷过去了。在张小涛提供的手机运动软件显示,在此后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他的路线一直处于静止状态。

事后张小涛回忆道,当时大家都出现了失温的情况,在山上躺了很多人,有些人还有些意识,有的人已经没有意识,甚至出现了休克、口吐白沫的状况,不少人都在山上哭,当时都很绝望,“我就一直告诉自己要撑下去,但心里还是很无助和绝望的。”

在张小涛提供的一段视频中,记者看到,他上身穿着一件黄色的皮肤衣,下身穿着一件短裤,被两人搀扶着下山。他被放羊的村民发现后救下,在窑洞里生火取暖,等身体慢慢暖和过来,和其他参赛者一起走下了山。

虽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皮肤衣,但张小涛还是告诉记者自己比其他人穿的多,参赛者大多数都是背心和短裤,“在那种大风大雨的情况下,肯定是扛不住的。”张小涛告诉记者,根据前几届的经验,参赛时的天气都会比较晒,只要做好防晒即可。自己穿这件皮肤衣的目的只是为了防风防晒,但他没想到,这件皮肤衣也让他在当时极端天气的情况下多了一重保障。

张小涛跑马已经有八年的时间,他参加过很多次越野比赛,崂山一百公里越野、三峡的一百六十八公里、青海的一百公里等大型比赛都参加过。

“当时CP2到CP3之间没有补给站的,加之当时极端天气状况,几乎所有人都是在那里坚持不住的。”张小涛告诉记者,CP3赛段是往上爬升的,海拔2000多米左右,大概有900多米的高度需要爬。虽然参赛者会有一些经验,提前做好功课,但这种恶劣天气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但在张小涛看来,因为往届比赛的顺利,所以主办方和组委会也就按照最基本的方法在做应急预案,结果发生事故后,不管是应急救援,还是整个比赛过程的保证,都出现了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场越野赛事,出于对参赛者的负责,主办方和组委会应当做好应急预案。尤其是在前进难度较大、坡度较为陡峭的几个赛段,应该有人随时待命,在赛段上应该多留一些救援队,在路边随时保障赛段和参赛者的突发状况;另外也要做好强制装备的规定,比如冲锋衣、保暖衣裤等规定。“他们应该没想到会有坏天气,但是这次发生了这种极端情况,天气状况也不是不做应急计划的托词。”张小涛说。

(原标题:甘肃越野跑前6名唯一幸存者遭网暴:有人私信我 让我去死)

来源:河南商报、齐鲁晚报

流程编辑:TF006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