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补壹刀:中国今天这记重锤,会打趴澳大利亚吗?

时间:2021-05-06 19:33:07 来源:环球网


本文转自【补壹刀】;

执笔/胡一刀&李小飞刀

5月6日上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一条声明,篇幅并不长。核心意思只有一个——无限期暂停由国家发改委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过去的经验显示,越是这种篇幅简短的声明,越凸显中方的态度坚决。

而中方这个决定也打了澳方一个措手不及,澳大利亚方面市场的反应很明显。澳元对美元的汇率应声下跌,最低降至1澳元兑换0.7701美元。澳大利亚股市也因此产生波动。

之前,澳大利亚方面总是对外界表态说,他们愿意与中国展开对话和沟通,是中方相关部门不接他们的电话。搞得好像他们是无辜的。

而中国网友的回应直接、有力: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1

就中国上述决定,有外媒询问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有了一个回应,声称“我们对进行对话和部长级接触持开放态度。”但不少舆论认为,这一回应看上去特别假惺惺。

丹·特汉还提到,“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上一次举办是在2017年,是中澳双方探讨双方经济伙伴关系相关问题的重要论坛。”看来,重要性他还是很清楚的。

中国发改委做出这个声明,并非是无来由的。

在发布的声明中,除了这决定,发改委还简要阐述了理由: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某些人士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基于澳联邦政府当前对中澳合作所持态度,国家发改委才做出这个决定。

中澳双边关系于2018年趋紧,当时身为“五眼联盟”一员的澳大利亚冲在最前面,成为第一个公开禁止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国家。2020年澳大利亚又炒作所谓“对新冠病毒源头展开独立调查”,导致中澳关系进一步恶化。

那么,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涉华问题上又干了些什么?刀哥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

第一,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今年4月21日,撕毁了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此前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宣称,“这一协议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其实就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目的。

中国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于2019年10月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这个合作框架,其实就是为了增进了双方民众的福祉。根据框架协议,中国基础设施建设企业会扩大在维州的参与度,签约双方可以在高级制造业、生物技术和农业技术领域展开合作。

在贸易和市场方面,双方同意加强维州与中国在农产品、食品、保健品和化妆品方面的往来。这显然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所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当时表示,“我们不是把中国当成客户,而是把中国视为我们的好朋友。”

但是,当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开始追随美国特朗普政府,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展开了一些对华充满恶意的操作。而澳政府一直对中国和维多利亚州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耿耿于怀。

但是,由于澳地方政府在对外合作上有自己的决定权,联邦政府过去不能干涉,所以澳大利亚政客只能干看着。到了去年12月,澳大利亚联邦国会通过了新的《外国关系法案》,该法案赋予了联邦否决州政府等各级政府、机构与外国签订协议的权力。

当时就有澳媒体分析称,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很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因为,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屡屡抹黑称,澳维多利亚州与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缺乏透明度”,中国的价值观与澳大利亚的不同。

果不其然,澳联邦政府第一次启用这项法案授予的否决权,就是用在了个协议上。

真可以用“处心积虑”来形容了。

第二,澳方还把手伸向中企在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

上月底,多家澳媒将澳国防部长彼得·达顿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段话,解读为澳政府的下一个目标是中国在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称,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当被问及“终止维多利亚州与北京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后,澳政府为什么不对2015年签署的达尔文港协议做些什么?”的问题时,达顿表示,“实际上有数千起此类案例需要查看,(澳)外交部长正在处理所有这些案例。如果它们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那么显然会采取行动。”

达尔文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是距离亚洲和中国最近的澳港口,美军在那里设有军事基地。2015年,北领地政府以5.06亿澳元的价格将达尔文港租给中国一家企业99年。

这原本是一笔正常的商业交易,北领地政府多年来一直想开发达尔文港,借力亚洲的崛起实现经济复苏。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不愿意拨款,北领地政府只能自己找资金来源。于是,中国企业高价竞标成功,实际上是帮当地解决了开发资金的缺口。

后来,因为澳政府对华态度变化,达尔文港的租赁越来越多地被放到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考量。

虽然澳外长佩恩曾表示,达尔文港的租赁协议不会因《对外关系法案》的出台而被重新审查,因为新法案的约束范围不包括公司间的商业协议。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根据《对外关系法案》,澳政府能否坚持履行该协议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第三,是澳大利亚已经公开鼓吹要“插手台海”,为“台海爆发军事冲突”做准备。

达顿同样是在4月底在接受ABC节目采访时,公然谈论台海问题。他宣称,中国大陆和台湾可能发生军事冲突,“我认为不应该低估(台海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迈克·佩苏在一份信件中则叫嚣,“澳大利亚必须做好准备,再次派遣战士去战斗”。澳媒分析认为,这番言论就是针对中国。他还表示“战鼓”声正在越来越强,澳大利亚应做力所能及的一切包围“宝贵的自由”。

结合之前《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网站的那篇“随着紧张局势升级,堪培拉为台湾冲突做准备”的文章来看,“战鼓”是为中国而敲。澳大利亚这种“疯狂”的言论,显示着澳方甘于充当美国“反华”马前卒,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甚至可能随着美国出兵。

2

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统计,截至今年3月止的过去一年时间,不包括服务贸易在内,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了价值1490亿澳元的商品,其中铁矿石是迄今最主要的出口产品。而从葡萄酒到煤炭等诸多出口产品受到一系列贸易制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的文章称,这个名单越来越长,除了葡萄酒和煤炭之外,大麦、原木、龙虾都在名单上。未来还有什么会登上名单,还不好说。

即便如此,还是有澳大利亚政客想对其他的澳对华协议打歪主意。

据英国《卫报》5月5日消息,目前澳工党议员基钦(Kimberley Kitching)等政客正带头呼吁,要求莫里森政府取消西澳大利亚州2011年同中方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因为这个协议与维多利亚州那个协议近似”。

澳联邦政府暂未对此事置评,西澳州则表示没有收到联邦政府对该协议提出的任何质疑。

2011年,西澳州与中方达成协议,承诺双方在该州基础设施和资源领域合作,并共同寻找投资机会。一名西澳政府发言人5日向《卫报》表示,“中国是西澳州最大的出口市场,到2020年,对华出口额占该州货物出口总额的56%。”

这个基钦,是澳大利亚“中国问题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的联合主席,一直主张澳政府应对中国持强硬立场。另外,两名自由党籍议员也“站队”,支持基钦的呼吁。西澳与中方签订的协议应当取消,“就像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一样”。

不过,根据澳大利亚媒体分析,取消西澳州对华协议的决定,也可能会加剧澳总理莫里森(自由党)政府与西澳州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现任西澳州负责人为工党成员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an),他一直强调对华贸易的重要性,在今年的州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

这事实上证明,澳大利亚并非莫里森代表那样,对华强硬“铁板一块”。还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努力恢复对华贸易,加强对华关系。

比如,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近代史高级讲师戴维·布罗菲5日就在《悉尼先驱晨报》网站上撰文,呼吁澳民众反对本国少数政客近期渲染地区紧张局势。他强调,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反对战争,他们应当向政府清楚表达自己的立场。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