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飞扬“冰丝带” 舞动“雪如意”——写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

时间:2021-02-03 14:42:25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丁文娴、汪涌、杨帆

  巍巍长城,苍龙盘桓。

  天安门以北14公里,国家速滑馆“冰丝带”光影流转,22条玻璃“丝带”盈盈欲舞,光耀京城之夜;

  雪国崇礼,山势绵绵,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傲视群峰,赛道沿山体飘摇直下,惊飞塞北的雪。

  万事几近具备,只待奥运东风。长城内外,点燃冰雪激情!

  再数365个日夜,度过一季春秋,且看四海宾朋会聚东方,共襄冬奥盛举!

这是2020年12月15日,国家速滑馆进行场馆外立面泛光照明调试。新华社记者 张骁 摄

  翘首东方

  桂华流瓦,冰轮转腾。

  从2018年1月23日打下第一根桩,到三年后的1月22日首次制冰成功,北京冬奥会唯一新建冰上竞赛场馆“冰丝带”终于变成了想象中的模样。

  甚至,比想象中还要梦幻——使用世界上最环保最先进的二氧化碳制冰技术,有望成为“最快的冰”;采用多功能全冰面设计,冬奥会后将成为以冰雪运动为核心的体育休闲综合体……

  场馆外观“丝带”飞舞,那是速度滑冰运动员在冰面上风驰电掣时冰刀留下的轨迹。北京国家速滑馆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武晓南说:“我相信它未来能够成为人民群众对冬季美好生活向往的一个新标志。”

这是2021年1月22日拍摄的国家速滑馆内景。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时光流转,北京城中还有许多地标式建筑在悄然改变着样貌。

  没有了钢铁冶炼的热量,冬天的首钢群明湖开始封冻。从湖边升入半空、背靠三个巨大冷却塔的滑雪大跳台巍然耸立,形如敦煌飞天飘带,又像“水晶鞋”,百年钢铁“梦工厂”成为城市更新的典范。

  “双奥场馆”是北京赛区的一大特色。“水立方”变身“冰立方”,国家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首都体育馆均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遗产”基础上进行了改造,具备冬夏项目场地双向转换能力。

  北国风光,山河壮丽;塞内塞外,藏冰卧雪。

这是2020年12月21日拍摄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延庆赛区小海陀山仍戴雪冠。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赛道从山端直泻而下,11条缆车索道将场馆区域串联,山脚下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宛若巨龙盘卧,冬奥村和山地新闻中心掩映于山林之间。

  张家口赛区,一柄中国传统饰物“如意”嵌于林海雪原,古老东方文明的馨香从我国首座符合国际标准的跳台滑雪场里悠然沁出;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云顶滑雪公园四散分布,漫步廊道缀珠成串俨然“冰玉环”。

  “跳台滑雪赛道本身就是一个很光滑、很流畅的S形曲线,你可以说它是一个飘带,更形象的表达就是我们中国文化元素中的‘如意’。”张家口赛区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张利这样介绍“雪如意”的设计初衷。

这是2019年12月14日拍摄的北京首钢滑雪大跳台夜景。新华社记者 夏一方 摄

  去年底,北京冬奥会三大赛区12个竞赛场馆如期完工。钢筋水泥写实蓝图伟梦,背后是一千多个日夜的拼搏奋战,中外团队精诚合作;是无数项攻坚克难的专利设计,许多个“中国第一”“奥运首创”就此诞生;是生态修复、协同发展、赛后利用等多重考量,绿色、共享、开放、廉洁的办奥理念一以贯之。

  纵然突如其来的疫情为世界罩上阴霾,冬奥人始终未曾停步。

  “坚持疫情防控和冬奥筹办两手抓,创新工作方式,努力克服各种困难,做到了工作不断、力度不减、朝着既定目标稳步向前推进。”北京冬奥组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韩子荣如此说。

  过去一年,冬奥组委通过视频会议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等保持紧密联系,线上征集奖牌、火炬和制服装备的视觉外观设计方案,发布了第一届冬奥优秀音乐作品、色彩系统和核心图形。市场开发成效突出,各层级赞助企业总数达到38家。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持续进行,报名人数超过百万。

  岁末,冬奥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搭乘嫦娥五号九天揽月;冬奥体育图标踏着新年钟声问世,30个“小红人”于汉印方寸间舞动国潮风韵。

这是2019年12月8日,观众在国家游泳中心观看中国青少年冰壶公开赛女子冰壶决赛。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从场馆建设到形象设计,赛事筹办既体现了中国和世界的接轨与融合,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展示与创新。

  千磨万击还坚劲,风雨过后见彩虹!

  “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压力,中国举办冬奥会的决心都坚定不移。”这份笃定被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问题专家曾锐生看在眼里。在北京获得举办权之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就说,冬奥会“交给了放心的人”。日前他再次为北京送上盛赞:“尽管受疫情影响,冬奥筹办工作进展十分顺利,这几乎就是奇迹。”

  奇迹俯拾皆是。

  上世纪初,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即连通京张。百余年,换了人间,而今最高时速350公里的高铁将北京、延庆、张家口串连成线。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站在老京张线那段著名的“人”字型铁轨旁,仰望苍山,两侧崖壁上各有一段古长城遗址。那是中国张开的臂膀,向世界发出盛情邀约——诸事已备,诚邀欢聚!

这是2021年1月19日拍摄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冬梦生长

  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对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那天记忆犹新。1月18日,伴随《我的祖国》深情豪迈的乐声,花滑队6名主力队员进行了训练汇报。他们拿出冬训的看家本领,有的动作达到奥运难度。

  “感到荣幸的同时,更感到使命在肩、责任重大。我们需要扎扎实实走好备战工作的每一步。”赵宏博说。

  使命在传承。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赵宏博搭档申雪为中国花滑赢得冬奥会首枚也是迄今唯一一枚金牌。八年后的韩国平昌,他率队出征,隋文静、韩聪在决赛场上演绎了师傅的经典曲目《图兰朵》,以微弱劣势摘银。

这是2021年1月19日拍摄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冬梦在生长。

  遥想申冬奥刚成功时,北京冬奥会的109个小项中,大约有三分之一中国此前从未开展过。冰雪人把全项目参赛和取得历史最佳成绩作为征战目标,确定了“扩面、固点、精兵、冲刺”的备战方略。五年多来,冰雪运动基础不断夯实。

  刚刚过去的“精兵”之年,各项目队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训练备战。花滑队通过视频与外教保持联系,频繁组织队内竞赛;短道速滑队策划了世锦赛模拟赛,去年底又举办全国锦标赛,那是国内恢复的第一项全国性冰雪赛事。

  这是2020年2月24日,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2020年世界转播商大会北京分会场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会。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在一些相对弱势的项目,曙光乍现。

  新年伊始,1月2日,中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运动员苏翊鸣完成中国单板史上首个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动作。这个难度意味着他达到了世界顶级选手水平。

  同日,跳台滑雪国家集训队中,多人完成我国自主设计建设的HS140跳台首跳,其中宋祺武成为中国首个跳过140米的运动员。

  尤为振奋人心的是,他们所在的河北涞源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去年12月刚刚启用,建有世界最大、国内首座跳台滑雪专业风洞实验室,能以世界最先进的训练方法帮助运动员精准改进技术动作。

  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提升现代竞技体育水平,既要靠气力,也要靠技力。

  一年后就要踏上最重要的战场,号角已经吹响,精兵离弦冲刺。

  这是2019年12月5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正式启动,志愿者代表在仪式现场竖起大拇指欢呼。新华社记者 彭子洋 摄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