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李青山算不明白的土地账

时间:2020-07-21 14:42:01编辑:admin


 2.jpg

       

  2020年6月7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

  李青山习惯性地转到了自家的地头上。望着阳光下一人多高的绿油油的玉米田,李青山却高兴不起来。他不是担忧收成,也不是担忧价格,他担心自家的4亩土地,说不定哪天早上醒来就没了。

  “你们看,都被开发区围上了??”他指着公路旁连绵的围挡和紧邻的工业园说:“周围都开发了,我的口粮田成了孤岛,能保到啥时候我也不知道。”

  征地已经持续了几年时间。

  从2017年10月17日开始,固安县东湾乡和村里的干部就来动员农民卖地了。他们挨家挨户做工作,手里拿着一张纸让农民签字,但是上面的具体内容被遮住了,不让看;下面既没有盖章也没有日期。

  村民们说,他们至今没有看到征地公告,也不知道征地补偿款是按什么标准确定的。

  李青山记得很清楚,那是2017年秋天,十九大就要召开了,马申庄村干部找到李青山,说上面要征他家的地,一亩8万元。李青山50岁了,平时关心政策和时事新闻。他思忖,这些地都是基本农田,也是家里的命根子,补偿这点儿钱花完咋办,靠什么吃饭?协议也不让看,咋能同意呢?但他听到有人叫嚷:“你不签也得签,你不签我也有办法让你签了。”

  从2017年11月开始,不断有人到家里威胁、骚扰,家里人生活在恐惧之中。不得已,他花钱在门口和院墙上装了监控。

  但田地无法监控。2017年12月25日17时左右,在李青山不知情的情况下,李青山种植的350棵直径5厘米的桃树被强行清除。他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1万元。

  2018年1月6日,东湾乡政府工作人员到李青山家,允诺增加三分地的利益让李青山签字,李青山还是没答应。

  2018年1月8日凌晨1点,几名不明身份的人谩骂恐吓他和家人,并砸坏他家大门、向院内投放炮仗。

  当天李青山就去东湾乡派出所报警,派出所给了一张回执,上面受案文号为固公(东湾)受案字【2018】0037号。

  1月10日下午4点左右,这伙人再次来李青山家寻衅滋事,李青山向东湾乡派出所报警,东湾乡派出所接警后,将这伙人带走。

  1月11日,村干部再次到李青山家游说未成的情况下,很快又有七八个人来到李青山家威胁。

  李青山说,1月12日,他找到东湾乡乡党委领导,却被训斥:“这么多人都签字就你不签,你头上长角了?就得找人修理修理你!”

  李青山的遭遇并不是个例。东湾乡有不少人不仅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在这个过程中还受到辱骂、恐吓、骚扰、打砸等暴力欺凌。

  村民赵杰家有一块地,因赔偿太低他起初不同意。不明身份的人员经常去他家骚扰、威胁。2017年12月31日深夜,他家大门被砸坏??迫于压力,第二天赵杰签字了。

  谢之伟介绍,从2017年12月开始,十几个人经常到他家威胁恐吓。谢之伟上有80多岁的父母,下有上学的孩子??不得已他还是签了。

  村民反映:仅东湾乡马申庄村就有900多亩基本农田,350多棵果树被以各种手段强行征收。开发公司和东湾乡政府合作的名义,按无地上物的8万元/亩、有地上物的12万元/亩的低价强征,再以100多万元/亩的价格对外出售。目前征收土地900余亩。村民们介绍,其中无政府文件、属于非法征收的达400余亩。

  因征地手续、补偿等问题,李青山和同村的人多次向东湾乡政府和有关部门反映,但至今没有得到一个说法儿。

  当地村民介绍,2017年夏天,正值壮年、拖家带口的大清河开发区主管征地的副主任,喝下大量除草剂自杀身亡,不了了之的决绝背后似乎诉说着无穷无尽的难言之隐。

  村民王锦标说:农民的土地是口粮田,也是很多家庭唯一的收入来源,没有土地,不少人觉得“根”没有了,营生也没有了。年轻人可以外出打工,但年龄稍大的人或照顾老人孩子不能离家的人怎么办?征地那点儿钱花完了,基本生活都没有保障。何况还有很多被强行征地的农民,至今得不到补偿。

  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次斗争的重点领域是农村,打击重点是“村霸”“行霸”。这让长期敢怒不敢言的村民看到了希望,也敢于说话了,期盼有关部门能严查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的涉黑涉恶腐败问题,还老百姓一片青天。

  2019年12月12日,廊坊市公安局决定公开缉捕涉黑案件成员张勇、袁清臣、周大鹏(前述不明身份的人),并将悬赏金额提高到5万至10万元。消息传到固安,东湾乡的李青山等老百姓亦喜亦忧。

  高兴的是,公安机关采取了行动;忧愁的是,即便抓住了这几个为害乡里的小混混,未办征地手续就强占农田的人能追责吗?幕后“保护伞”能追责吗?那些永远失去土地的农民,未来的生活保障又在哪里?

  “当补偿的那点钱都花完了,没有了土地的农民,你说以后靠什么吃饭?我们村有几个人,地卖了,现在钱也花完了,有个头疼脑热怎么办?”李青山抛出了这个问题。

  望着路边“胸怀事业 心系百姓 求真务实 勇于担当”的大字标语,李青山和村民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坚信不远将来,有关部门会帮他们算清赖以安身立命的土地账。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