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中制智库新望:疫情是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

时间:2020-03-18 15:54:16编辑:admin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与全球蔓延,对制造业的影响显而易见。疫情期间,企业在采购、生产、销售等环节均受到影响。而资金压力对中小制造业企业的影响更不容小觑。但业内专家判断,疫情对经济增速负面冲击总体可控,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中国是制造业大国,门类齐全,产业链相对完整,而且国内市场潜力巨大。如果应对得当,本次疫情将是中国制造业实现凤凰涅槃,迈入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

复工复产是战“疫”决胜的根本保障

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小民营企业普遍抗风险能力弱,债务重,利润低,疫情对此类企业冲击较大。所以,也应该是国家政策需要救济和关照的重点。中小制造企业大面积的复工复产,对于人民群众生活的正常化,对于全球产业链的恢复和正常运行,具有标志性意义。”

疫情发生后出于防护需要,各地采取隔离防控、限制人口流动等措施,原材料难以及时送达,人员复工推迟,产能利用率下降。企业收入无法保证,但是员工工资、社保、税费、租金等均为刚性支出,企业资金缺口扩大。根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商业模式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朱武祥等人对995家中小企业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影响的情况及诉求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总计58.05%的受调查企业应收预计下降20%以上,62.78%的企业认为员工工资及五险一金是主要的支出压力。超过2/3的企业资金维持能力不超过2个月,其中34%的企业认为难以维持1个月,企业的诉求主要是在社保、租金、员工薪资等成本支出方面给予补贴或减免。

新望谈到,除了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外,还担心疫情结束之后,有可能会出现通胀,中小制造企业还将面临新的压力。他认为:“发生通胀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企业停产,商品供应的缺口,引起物价上涨,最典型的是口罩等护理用品,尤其快递货运受到限制以后,带动相关产品和服务价格普遍上涨;另一方面,灾情过后,会出台积极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大衰退,伴随大通胀,随后又有可能政策回调出现通缩。”

业内普遍认为当前疫情对经济增速的负面冲击总体可控。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模型预测:若新冠病毒疫情能够于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实现全面复工,那么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总体影响将为-0.17个百分点;若疫情持续到2020年第二、第三或第四季度,预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别为-0.36、-0.55和-0.77个百分点。此前ACCEPT研究院在疫情发生前公布的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测为6.1%,考虑新冠疫情的影响后,根据疫情结束的时间不同,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应在5.3%-5.9%之间。研究院认为,如果政策应对得当,当前的冠状病毒疫情总体影响有限,政府能够实现既定的政策目标。

然而对制造业的影响也是直接和显见的,李宁、红蜻蜓、海澜之家等这些服装鞋帽门店,还有包括苹果、华为、OPPO、联想等门店停歇。对此,新望认为,这次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主要有四方面:

第一、疫情对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影响最大。

第二、制造业受相关产业拖累。包括有交通、物流、酒店、娱乐、餐饮、商业地产等,里面近30%-50%是制造业。而这些行业一旦停摆,必然传导到加工制造环节,导致上下游订单减少。

第三、制造业的消费、出口下滑明显,投资也将会下降。制造业是供给侧,消费下降必然出现供给过剩。

第四、对中国制造业产业链安全影响。中国在电子、机械和设备领域已经全面融入全球价值链,产出占全球份额高达38%-42%。由于产品细分,产业链全球化,中国出口产品中,中间产品比重高,占全球产值比重高。但疫情期间,要防止国际厂商将制造业关键环节从中国转移出去。

但总体来看,疫情对中国制造业虽有影响,但困难是短期的,损失是可控的,恢复也是相对容易。当前随着制造业企业的复工复产,这既是这场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标志,也是从根本上打赢这场战役的物质保障。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

中国社科院世经所余永定研究员认为,中央最近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非常正确、非常及时,2020年,中国经济实现6%的增长,其内在逻辑仍然没有改变。

制造业对中国经济发展具有特殊重要的作用。新望认为,中国的大国崛起,主要靠制造业。我国2010年成了第一制造业大国之后,随后2011年就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成为第一大出口国。中国在世界经济的地位主要靠制造业支撑,工业大国、军事大国,都是靠制造业。中国全球化程度最高而且受益最大的也是制造业。中国制造有显著的四大优势:庞大的产能;完整的产业链;超大内需市场;有效的产业政策。所以,通过自身的优势,提升在全球产业链的话语权。

目前,大部分制造业产业集群仍在中国。麦肯锡咨询公司2019年发表的中国与世界报告指出,自2003年以来,中国对全球经济的依赖在降低,但是全球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却在增加。报告指出,中国自2009年成为全球最大出口国,2013年成为最大货物贸易国,全球货物贸易占比从2000年的1.9%提升到2017年的11.4%。同时中国也是33个国家的最大出口国,65个国家的最大进口国。该报告估算,中国对全球制造业的贡献达35%,其中零部件占外国品牌手机的35%-50%、农业机械的60%-80%、电子汽车的60%-75%。

中国国内的市场潜力仍然十分巨大,城市化进程尚在途中,消费升级蓄势待发,新经济势头正猛。尤其随着各地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帮助制造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尽快复工复产的优惠政策,如苏州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帮扶中小企业的政策。这些政策集中在保企业生存、保企业现金流,在银行信贷、最低工资发放、阶段性降低社保缴纳标准、房租减免和延期缴纳、相关税费退还和减免等方面,其效果正在向实体经济传导。

新望提出,面对新的国际贸易环境,中国要注意加强亚洲经济圈和洲际产业链的打造。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认为,要继续坚持建设沿“一带一路”倡议的全球价值链。进一步加强沿海地区与东北经济圈、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价值链的建设,鼓励形成更多的国内经济循环和联系,适度替代全球价值链弱化的负面效应,发挥国内经济的韧性和超大规模市场的调节作用。

疫情促使中国制造加快转型

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变。疫情发生后,中央的一系列政策,应对及时,效果明显。因此,专家们对中国经济未来仍持乐观看法。

新望提出,疫情可能是中国制造的新起点。疫情催生了新商业模式、新产业、新消费、新领域。因此,将会迎来中国制造高质量发展的新周期。

医药、医疗、医护类制造业,受益最明显。清华大学生物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宏广谈到,新冠肺炎的爆发暴露了我国医疗器械尤其体外检测设备的短板,未来向“国产化”发展的进程会加速;政策向疫情倾斜,特事特办,利好创新药。生物医药研发,尤其特效药、化学试剂和疫苗,其市场需求将持续存在一段时间,企业会获得超额收益;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医疗享受流量红利,成为线下医疗的重要补充,老龄社会的到来,医护、护理市场将迅速发育,老年健康产业和医养结合式服务将进入越来越多的家庭。这对相关制造业会起到拉动作用。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广宇这些年一直倡导“新实体经济”,他说,移动通讯、5G、大数据、短视频,为企业线上转型提供了技术支撑,如线上购物、游戏、服务外包、居家办公、远程视频会议等等,都因为疫情的发生,得到前所未有的加速发展。一些有条件的企业已经线上办公,发展线上业务。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正在考虑向智能制造转变,用机器人生产代替流水线工人,减少人员聚集彻底解决用工荒的问题。新冠疫情也将成为制造业提升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的加速催化剂。

新望认为,今年是“中国制造强国战略”提出的第五年,五大工程,十大领域,都在实施当中。而如何从合格制造走向优质制造,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如何做到技术强、企业强、产品强、软实力强,这将是未来中国制造业需要发力的重点。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