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调研 > 正文

河北武安1132矿山大案突显县政治理危机
2011-08-04 15:21:00   来源:读者推荐   

河北武安1132矿山大案突显县政治理危机 旭东 中国青年报3月30日报道:2011年3月2日晚11时许,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北尖山村村...

河北武安1132矿山大案突显县政治理危机

 

  旭东


    中国青年报3月30日报道:2011年3月2日晚11时许,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北尖山村村东一非法盗采矿点山体坍塌导致4名民工被埋遇难。笔者之所以称之为大案是因为四条人命背后是构成非法采矿罪等多项刑事、经济犯罪等长期的大规模事实。这些事实破坏生态环境,侵占国家资源,扰乱经济秩序……这些事实也不仅存在北尖村、矿山镇,凡是有类似矿产资源的地方都很可能存在这种事实。而这些事实是县政治理严重危机的必然表现。


    改革开发初期,在矿山镇境内,镇办铁矿、各村集体办矿、县直各单位办矿、个体办矿等小铁矿纷纷有水快流,曾有上万外地农民在那打工。后来市直单位撤出,村集体矿流失到了个人手里,一部分人迅速富了起来。近几年国家加强了安全生产等方面的监管,有证铁矿越来越少,但铁矿石的价格越来越高。于是不法分子们用各种手段盗采国家铁矿石,2008年2月矿山镇某野猪养殖示范基地内就发生了造成26名矿工死亡的铁矿爆炸案件。


    如果不是这次出事,非法采矿的事实是不会暂停的,那里将继续“每天都在批量生产富翁”。当地老百姓也许不知法,但有关部门的执法人员也不知道那是严重违法行为吗?矿山镇是个大镇,不仅驻有公安局派出所、国土资源所,还驻有法庭、国税分局、地税分局、工商分局,环境保护局等部门也派有专员。不法分子长期大规模盗采铁矿石、无证照选矿、尾矿排污,有关部门不可能不知情,是放任不管还是管不了?为什么放任不管?为什么管不了?非法盗采导致山体塌方也时有发生,其他危险也随时有可能发生。难道有关官员公务员就情愿不法分子得利自己担风险? 2008年“2·17”爆炸案发生后,河北省检察机关依法查处了武安市国土局执法监察大队长韩海潮等9人涉嫌玩忽职守案,并案查处了西门铁矿原副矿长胡泉等9人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人员失职、受贿案。


     不管是行政不作为还是执法不力,基层政府监管失责是县政治理危机之一。“相关部门到现场来执法检查,作业队伍就白天停工,晚上作业。但检查的工作人员一走,他们又会重新开工。有时为了逃避检查,他们会选择在夜里作业。”这些不能成为相关官员渎职的借口,“检查的工作人员一走,他们又会重新开工”停工就不管了?为什么不取缔现场?地摊没生意,城管来了不照样没收吗?


    非法盗采矿点、无证照选矿厂是否存在公务员参股呢?改革开放了,但资源是国家的,行政许可权在政府,公务员参股私营经济是路人皆之的普遍事实。2005年河北省出台了《关于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问题的实施意见》,规定凡各类国家公务人员以本人或他人名义投资入股煤矿(依法购买上市公司股票除外)的,必须在今年9月22日前撤资。但至今未见清理纠正国家公务人员投资入股铁矿。既是裁判又当运动员,利用公权力谋取利益,公务员参股私营经济是县政治理危机之二。


    “2008年7月25日,武安市人民政府秘书长李树明主持召开了矿山镇尖山村对塌陷区进行治理垫地的协调会。2009年8月,北尖山村村委会以“采矿废弃地复垦”的名义向武安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土地开发整理项目。此后,武安市国土资源局批准了北尖山村村委会提出的总面积为296.6亩(其中新增耕地面积为200亩)的立项申请,开发整理期限为一年,地理位置为“村西、村北、村东南”。”以垫地的名义盗采国家资源,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能拿到“垫地”的通行证、护身符。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基层政府、部门的负责人新老接替。当初的个体户在当初官员的关照合作下早已富甲一方,成为代表、委员,哪里还把后来的基层官员放在眼里。当然北尖山村也不至于一点地也没垫。“12月5日,武安市政协主席李永安,市委常委、秘书长李树明等人调研、察看了北尖山村300亩废矿区垫地工程和即将启动的千亩尾矿坝垫地复垦区。”垫了多少地?山体什么样,盗采矿点、无证照选矿厂,难道李主席看不见、看不出来?党政县吏操纵公器掌控特殊利益是县政治理危机之三。


    “村西最大的明采矿点等数个矿点都为苗增民所开,而有村民若是想在一些小矿点里采挖,需要分一部分股份给苗增民”如此村霸是怎么入党的?他懂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吗?怎么当上村党支部书记的?苗增民又需要分一部分股份给谁?“获得武安市国土资源局批准的垫地复垦协议”,给自己盗采国家矿藏资源的违法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并被当地媒体吹嘘为“当代愚公”。土壕村霸窃取把持基层政权是县政治理危机之四。  


    “你们是记者吧,我们市委已经都交待过了,来的记者都由我们宣传部统一安排……”武安市相关部门一度将事故的发生归因于地质灾害。3月2日,河北新闻网3月5日发布的消息将4人的死亡归结为“采石时突遇山体坍塌”。消息称,“3月2日,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尖山村村民杨某等4人在村东地质断裂带取石时突遇山体坍塌被埋遇难。政府事发前监管不力,事发后“不惜一切代价,调用足够力量,每天组织现场处置人员200多人、动用挖掘机6台、运输车辆35台,24小时不间断清挖土石 ”,为救援善后埋单。 “有时还召集村民到矿上堵路、堵门、拦车,影响矿上的正常生产。我们拿他们没办法”。纵容不法分子大规模盗采、无证照选矿、尾矿排污而没有人向更上级政府和媒体反映,发生灾难后封锁消息、隐瞒真相,这就是武安市当局要全力维护的稳定?! 维稳异化是县政治理危机之五


    “北尖山村内的所有明采矿点都接到了通知,停止作业”。停止作业就行了吗?过一段时间继续以垫地的名义盗采铁矿石、无证照选矿、尾矿排污?有些干部已经不再是人民公仆?所有地方政府还都是人民政府吗?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北武安市委副书记王社印帮助老乡农民工讨工
下一篇:河北永年3名村民自焚阻止施工 副县长停职检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