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街道“二人转” 翻转新唱法——北京开创基层治理新格局

曾经有人戏称街道工作是“二人转”: 社区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着部门转。 如今,这“二人转”有了新唱法: 部门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绕社区转, 归根结底都是专心致志围着居民转……

创新-创新探索

街道二人转”  翻转新唱法

——北京开创共治共享基层治理新格局

 

   曾经有人戏称街道工作是“二人转”:

社区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着部门转。

      如今,这“二人转”有了新唱法:

部门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绕社区转,

  归根结底都是专心致志围着居民转……

 

 这一年,北京街道变化不小。

    头一桩:街道办事处腰板儿硬了。委办局吹哨即至,地域内组织执法,自己就能做主,不用层层沟通汇报请示了。

    第二桩:街道干部的眼光变了。过去习惯朝上看现在变为往下看”——不仅看,不少人自己就沉到下头,当起了居民身边的社区专员。

    曾经有人戏称街道工作是二人转:社区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着部门转。如今,在北京市一系列改革措施之下,二人转有了新唱法:部门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绕社区转,归根结底都是专心致志围着居民转。看似简单的秩序重建,开创了首都基层治理的新格局。

 

    赋权“瘦身”, 街道围绕社区转

    街道是城市治理的基本单元。北京这样一个超大城市,由333个街乡镇组成,其中街道办事处有152个。面积大的数十平方公里,小的仅1平方公里。

    可甭管面积大小,街道工作普遍面临一个困扰:婆婆太多,束手束脚。想干点儿事太难了。这是不少街道干部共同的吐槽

    现在,情况变了。

    西城区德胜街道党工委书记孙广俊今年就干了件挺大胆的事儿——试点全域自治停车,破解困扰居民已久的停车难题。即统筹街道范围内的路侧停车空间,实行付费停车的自治管理模式。眼下,已在6个社区施划了642个街道自治停车位,到今年年底符合条件的46条街巷将全部完成车位施划,提供共享车位2250个。地区居民办证后享受停车优惠。

    把碎片化的公共资源统筹起来,由街道自主施划居民共享车位,这事儿在全国都没有先例。我敢干,是因为市里在给街道赋权松绑。孙广俊说。

lqiaobin9b31_b.jpg


草厂四条小院议事厅是胡同居民解决问题协调邻里关系的重要场所。

本报记者 邓伟摄  

    今年2月份北京市召开街道工作会后出台了《关于加强新时代街道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要给街道赋予协调统筹的六项权力。而从去年开始实施的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和今年更进一步的接诉即办机制,为街道调动相关委办局力量提供了制度保障。

    今年5月份,德胜街道吹哨,召集区交通委、城管委、公安等部门共同筹划全域停车试点事宜,大家听了都很兴奋,觉得这是破解老城区停车难的一个新路子,纷纷从各自角度出主意,提建议,帮助街道把这件事儿促成。孙广俊说,今年7月份市交通委出台的关于道路居住停车管理的工作意见,进一步明确街道可以协调开展停车自治管理,这些赋权赋能的措施,让我们街道干部干事创新更有底气了。

    街道创新活力的激发,不仅来自于外在的赋权,还来自于内在的革新。

    作为最基层的政府派出机构,街道在社会治理体系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然而长期以来,街道内设机构都是向上对口,上面布置了什么活儿,街道就有相应科室来承接。街道围着部门转,根源也在这里。

    今年,全市152个街道全部完成大部门制改革,精简内设机构从平均19个到57个,事业单位统一规范设置3个,机构职能从向上对口转为向下对应,社区建设、民生保障、社区平安等部门设置,全部是围绕着居民的日常生活诉求。街道围着社区转的逆转由此实现。

    在市民诉求日益多元,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问题日益繁杂的今天,基本治理单元动力和活力的激发,为构建北京超大城市基层治理体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眼睛向下,部门围着街道转

    街道的大部门制改革,催生了一批社区专员。他们的身份是街道干部,但办公桌却设在了社区里面。

    48岁的赵霞是东城区和平里街道的老科长,干了近20年的街道工作。去年11月份,她被街道任命为社区专员,负责二区和兴化两个社区。

    入户、聊天,和大爷大妈们一起唱歌、跳广场舞,赵霞没过多久就和两个社区的居民们混熟了。但真正让居民和社区干部觉得她不是外人的,是几件麻烦事儿的处理。

    头一件是和平里中街的乱停车问题。赵霞牵头,在这条街组建了共治共建委员会,街面上的单位、餐馆20多个,都是会员,各自落实门前三包,一招见效。

    第二件是通情达理细致耐心工作到家,令人口服心服拆除了一片20多年的违建,还原街道风貌秩序。

    第三件是为二区社区16号楼居民,拆除了阻挡阳光的老旧自行车棚,住户们再也不为晒不到太阳、车棚环境脏乱差皱眉了。

    工作推进起来并不易,我身后的街道办事处全力支持,这没得说。最关键的是能不能赢得居民的理解和支持。赵霞深有感触地说。因为拆违,她和社区干部被推搡,被嘲骂,甚至暗自掉过眼泪。但大量细致耐心的工作,最后让涉及利益的居民心也软了。得了,妹妹,你说什么时候关张就什么时候关张。该拆拆!一名在违建里开店的女老板最后说道。因为要拆自家的违建心里老大不痛快的尚大妈,在违建拆除后,拉过赵霞的手说,闺女,走吧,上家吃饭去。

    这些暖心话,赵霞铭记在心里。在她看来,做社区工作关键在一个字:你对社区工作有感情,居民的事儿你件件放在心里。你对社区没感情,那不管来多少趟,不管有什么问题,你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们的居民是最可爱的,从来都是将心比心。 

lqiaobin9b32_b.jpg

大兴区“接诉即办”调度指挥中心内,工作人员在处理市民来电。

本报记者 武亦彬摄  

 

    像赵霞这样的社区专员,在全市已有1300余名,均由街道大部门制改革中选派出来的科级干部担任。他们下沉到社区里,以真情付出赢得居民的信任,为居民切切实实解决了一批操心事烦心事,用实际行动打通为民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如果说街道和社区是血脉相连的血亲,那么委办局等职能部门过去是不怎么走动的远房亲戚。但在今年接诉即办等工作机制的撬动下,这些远房亲戚也主动到社区串门了。

    建国门街道治国胡同45号院,是一处私房院。从今年2月份起,有居民频繁打12345,反映45号院有人搭二层违建。后来街道社区上门一走访,发现虽然反映的是违建问题,其实背后是家庭矛盾,亲戚之间因为房子的问题起了纠纷,其中一方举报另一方私自盖违建,要求拆除。

    “是违建当然该拆,但这两家要是掰了,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街道办事处吹哨,区建委、城管委、规划等部门到社区报到,一是认定是不是违建,另一个也是做两户居民的工作,化解矛盾纠纷。经过前后5个月的调解,违建拆除了,两家因房子引起的纠纷也基本化解。

    部门围着街道转,街道围着社区转,社区围着居民转。随着治理中心下移、力量下沉,一批百姓身边的诉求得到快速妥善解决。今年全市12345热线的民生问题解决率由1月份的39.78%提升到10月份的69.52%;群众满意率由60.30%提升到83.59%。

 

    35项重点任务,层层围着居民转

    “一子落,满盘活。街道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使北京的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面貌焕然一新。

    曾经被屡屡诟病的天通苑回龙观地区,东小口城市休闲公园、回龙观体育文化公园今年相继亮相,居民休闲健身有了好去处。破解地区交通拥堵的天通苑北交通枢纽已经投入试运行。上地至回龙观自行车高速的落成,让上班族有了出行新路径。引入的人大附中、清华附小于今年9月开始招生。在党组织、党员双报到等工作机制,回天有我社会共治品牌活动的号召下,越来越多力量参与到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大型社区治理样板的实践中。

    核心城区,1300余条背街小巷今年完成整治。违建拆除、架空线入地、增加小微绿地、大型电力箱体隐形”……街巷传统风貌日渐恢复。雍和宫大街修旧如旧,依据历史底蕴还原雍和八景;什刹海荷花市场整体改造,重现百年前市井风情。老城文化金名片越擦越亮。

    老旧小区的有机更新也不落后。适应老龄化特点,海淀北下关街道南二区在全市首次尝试适老化改造,从楼梯到老人家里的防滑垫、洗澡椅,各种细节改造为高龄和重度失能老人营造更安全的生活环境。朝阳在全区建设249个全景楼院,既打造360度触目即景的优美环境,又体现360度的人文内涵、安全管理和特色风貌。促进垃圾分类,全市将在各小区设置大件垃圾暂存站点,解决居民没法处理床垫等大型垃圾的苦恼……

    今年本市街道工作确定的35项重点任务,给市民生活带来的变化还有很多:

    如新建150家社区养老驿站,增加10家养老照料中心;增补蔬菜零售、便利店、早餐点等便民网店1132个;东城、西城、朝阳、石景山等陆续组建应急小分队,为失管小区突发的水电气热问题救急;50余处小微绿地给市民增加了新的休闲地,等等。

    在给街道赋权、吹哨报到常态化、政府力量下沉等综合改革措施下,曾经的硬骨头现在有了有力的破解途径。环境提升,街区更新,民生保障服务的实事,一件件落到实处。本市在全市街道工作会中提出的文明街道、活力街道、宜居街道、平安街道的建设任务,得以有序推进。

 

    共治共享,社区治理共同体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聚焦中国之治的优势和效能,提出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首都北京立足实际,率先构建共治共享的基层治理新格局,作出了大量努力和尝试。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社区治理体系建设。

    “过去,社区是街道的腿儿,干好多政府派下来的活儿。天桥街道虎坊路社区党委书记杨森是10年的老社工,对社区工作的难处颇有体会。过去他兼着社区服务站的活儿,每月光给居民医药报销算账,就得牵扯不少精力,入户走访的时间被大大压缩了。

    自从天桥街道启动一站多居改革,原先8个社区8个社区服务站,改革后合并为2个社区服务站。全科社工承接了养老、社保等各项下沉到社区的政务服务。社区干部得以腾出大把时间,专心致志开展社区服务和组织居民开展协商共治。

lqiaobin9b33_b.jpg

   天桥街道推进社区治理新模式,服务事项从78项增加到129项。图为工作人员为居民讲解垃圾分类。本报记者 阎彤摄  

 像这样的一站多居社区服务站改革正在全市推进。为社区减负,今年本市还建立了社区工作事项准入机制,市级部门下排的社区表格从16个部门的44项精简为7个部门的7项,减少84.1%;区级部门从平均67项精简为3.4项,减少94.9% 

    在虎坊路社区,杨森和几个社区主任走街串户的时间明显增加了。就在前两天,为一户残疾家庭盖违建的事儿,前后上门4趟,最后违建拆了,对方残摩没处停放的问题也妥善解决了。为处理这类居民身边事,杨森们一天轻轻松松能走2万步,大伙儿都开玩笑,说鞋都比从前费了。

    党组织带头,党员作骨干,助民邻里帮帮团”“老年开心驿站”“百姓论坛宣传站”“燕儿姐亲情服务站等活动在虎坊路社区开展得红红火火,拉近了居民之间的距离。

    社区建设从来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需要包括居民、地区单位等各方力量的广泛参与和支持。

    全市各社区都建起党建协调委员会,驻区单位、回社区报到的在职党员,个个为社区建设贡献一把火朝阳群众”“西城大妈”“石景山老街坊等倾情投入,大院议事会、小院议事厅、五民协商工作法等民主协商形式的创新层出不穷。老北京人有里有面儿的文化基因,正逐渐转化为社区治理的效能。

    再庞大的城市也是由一个个细小的局部组成。其中街道是城市的单元,街道治理是打通为群众服务的最后一公里。社区是城市的细胞,社区治理解决的是群众家门口的事。

    为街道赋权,为社区赋能,首都基层治理体系的雏形已经形成。眼下,北京街道工作的系列改革措施仍在紧锣密鼓推进。以人民为中心,全市上下将利用未来一段时间,努力构建具有首都特点的超大城市基层治理新格局。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11月18日 作者:《北京日报》报记者 王海燕

 

(本网根据自身特点对大小标题作了编改,并加了提要)



时间:2019-11-18  

相关热词:

上一篇:天津:街道平台“吹哨”  部门线下“报到”
下一篇:“朝阳群众”新时代社会治理方式提档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