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社区社会组织:让居民成为社区治理主角

2018-08-08   来源:新锐大众  
想要社会组织充满活力、可持续发展,需要从顶层设计、创新机制,推动社区社会组织经费渠道多元化、提供创投项目、不断充实专业社工等。新旧动能转换不只是在经济上,也应该放在社会治理、社会组织建设上。


       最近,济宁市任城区团委开展的“七彩暑假班”在济阳街道进行得红红火火。今年街道承接该活动的是济阳街道社会服务中心,他们通过链接济宁市永丰街中心小学、大智教育集团、益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等社会资源,开设了英语口语、日语交际用语、面塑、剪纸等多项特色课程,深受学生家长的喜爱。

       “这种政府出资、中心承接项目为居民提供服务的项目,希望可以越来越多。”7月12日,济阳街道社会服务中心主任孙辉介绍,这两年济阳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通过引进、培育、孵化社会组织,让更多居民参与到社区治理中。但仍面临着发展不平衡、组织经费来源单一、机制不健全等问题。社区社会组织要发展成长,这几道坎怎么过?

       为何成立半行政化社会组织?

       “2016年3月中心成立。街道从内部选取了6名专业人员在中心工作,并提供了2100平米的5层办公楼无偿交由中心使用,承接的多是街道的社会工作服务,开展活动需要的资金也由街道贴补。”济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韩波把这种方式称作“半行政化”,成立的初衷则是孵化培育更多社会组织为社区服务,规范“草根型”社区社会组织。

       韩波告诉记者,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中心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在服务群众任务越来越重的今天,发挥社区社会组织的作用,调动更多居民参与到社区治理中,不仅是社区治理的需要,更是改革创新的需要。今年年初,民政部更是出台了《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意见》,如何培育?如何发展?韩波认为,前期政府的支持不可或缺。

       “因为政府在社会组织的发展中可以协调公共资源、经费支持、动员居民参与。”韩波说,对于成长期的社区社会组织来说,他们面临着人才、资金等方面的压力,需要政府进行扶持,但最终的目标还是要推向社会。

       枢纽型社会组织 引领、带动、聚合社区社会组织发展

       自从有了济阳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辖区居民发现活动越来越多了。“以前一到什么节日,街道社区就搞活动。现在平时就有不少活动。最近我就带着小孙子到社区学习防溺水、自救知识,挺好。”家住南门社区的二大娘笑着说。

       作为枢纽型社会组织,济阳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在政治上起到引领、带动或桥梁纽带作用,业务上起到聚合作用,日常工作上起到服务管理平台作用。

       中心对外引进了较大的社会组织,比如济宁市运河义工服务协会、济宁市蓝天救援队、济宁市同路爱心服务中心等,2年内免费提供办公室、会议室等;自身孵化社会组织,比如最近颇受欢迎的益扬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心;同时也会对各个社区的“草根”组织进行规范、提升,引领他们从松散的小团体变成一个有制度、可持续的组织,并形成有特色的、独立自主的社会组织品牌。

       “别小看‘草根’,虽然他们没备案、没规范、没计划,但中心对其指导规范后,他们能对社区管理起到很大的帮助。”孙辉以草桥口社区的万家欢服务队为例,该组织整合了物业公司、业委会、楼长、网格员、文艺团体、社区志愿者等,不仅能为居民提供全方位的服务,也在客观上减轻了社区的服务压力。而且,很多“草根”也需要展现自己的地方,比如舞蹈队、歌唱队,现在不用再自己找表演的机会,有活动中心会通知其参加。

       呼唤顶层设计 社区社会组织也需“新旧动能转换”

       孙辉告诉记者,正常来说,公益创投应该是城市社区社会组织持续发展的主要动力形式。由政府选取辖区内满足群众需求的项目进行创投招标,对于得标的社会组织进行资金、场地等多方面的扶持,但就目前来说,政府并没有科学稳定的招标机制,中心成立以来,只参与过3次创投、微创投招标,且规模相对较小。现在,中心开展的不少活动,都是来源于街道、社区的党组织服务经费。然而,经费来源单一,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

       另一方面,社会组织也没有稳定的创投专业人才。虽然现在街道有51个社区社会组织,但类型明显不平衡,51个社会组织中,文体类24个,占比超过47%,志愿公益服务类17个,占比超过33%,其余占比分摊心理咨询、专业机构服务、帮困助残和文化传承等几类。如果真的有医疗保健、维权调研、养老临终关怀等社区公共服务项目,根本没有能承担的专业化力量。而且,这些社会组织的成员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退出后是否会有后继者,也不得而知。

       “想要社会组织充满活力、可持续发展,需要从顶层设计、创新机制,推动社区社会组织经费渠道多元化、提供创投项目、不断充实专业社工等。新旧动能转换不只是在经济上,也应该放在社会治理、社会组织建设上。”孙辉说道。


责任编辑:songtt

相关热词:

社区治理

社会组织

上一篇:探索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基本路径
下一篇:大数据进村,县级审批“村里办”——河南邓州创新农村治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