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大连社会事件】围海造地富了谁?
2011-11-15 11:16:00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围海造地富了谁?—— 大连普湾新区征海 渔民利益受损 过去20年间,中国沿海地区加速填海造地,导致岛屿消失。而同时,日本...

围海造地富了谁?

—— 大连普湾新区征海 渔民利益受损

 

   过去20年间,中国沿海地区加速“填海造地”,导致岛屿消失。而同时,日本和越南却投入巨额资金加固周边的海岛。 

 

   围海造地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对海洋生态环境和海洋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如何平衡两者关系当是政府决策时首要考虑的问题。

 

   3月5日,尚在烟台联系转产事宜的养殖户赵玉嵩获悉:政府要在第二天拆除他位于大连市炮台镇的海参圈。

 

   赵玉嵩不敢怠慢,连夜坐船、开夜车,终于在凌晨回到大连。

 

   几个月来随着大连普湾新区的开发建设,不时传出的强拆海参圈的消息令众多海参养殖户坐立不安。每每有这样的消息传来,养殖户们几乎就会倾巢出动,然而有时在拆迁地点等上一整天,也不见政府的人来。久而久之,这种类似于“狼来了”的游戏已经让养殖户感到精神疲惫。

 

   56岁的赵玉嵩告诉记者:因为有先前的经验,这一次他并没有通知其他养殖户前来声援,但政府的人是真来了。带着4台挖土机的施工队人员告诉他的家人:“镇长通知我们今天过来挖海参圈!” 

 

   “没有的事!根本就没有人和我谈好。镇长这不是公开捏造事实,欺骗他的部下吗?”在反复确认赵玉嵩本人确实没有同意后,施工队人员带着4台挖土机离开,并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同意,就要强拆,这次是没有拆成,下次就不知道怎么样了。”赵玉嵩的心很纠结,这让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大构想下的利益博弈  

 

   在普兰店的西南隅,有一条秀美修长的蓝色海湾,横嵌渤海东岸,这就是美丽的普兰店湾。

 

   自2010年4月,大连市把普兰店湾列入新市区,并宣告普湾新区正式成立。原属于瓦房店市的炮台镇也被划入普湾新区。

 

   “中国北方的维多利亚”、“大连市的次中心”、“举全省之力建设普湾新区”,在这样的口号下,大连市政府制定出了普湾新区“一年出形象,三年初具规模,五年基本建成”的宏伟蓝图。

 

   如今,在去往普湾新区的高速公路一侧,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普湾新区万科来了”的广告牌高高竖起。而据了解,万科是最早来普湾新区开发房地产项目的,今年5月其开发的楼盘即将开始预售,每平方米售价达到7000元,此外还有多家企业也都和普湾新区管委会达成了投资意向。

 

   眼下,普湾新区正在进行的就是征海和填海工程,征收普兰店湾两侧密集分布的海参圈、虾圈,然后进行海域整理,将蜿蜒曲折的海岸线“拉直”。

 

   在今年的山东两会上,民革山东省委提交的《关于蓝色经济区发展中科学指导“围填海造地”的建议》表示,尽管“围填海造地”可以缓解城市建设和工农业用地紧张状况,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无序的围填海工程也会造成恶劣的负面影响。科学规范和遏制目前的过度围填海风潮,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然而,政府征用——填海造地——高价出让的利益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位于普兰店市九七立交桥北侧,一座会所式的别墅区是普湾新区管委会临时租用的办公地点,尽管远离市区,却随着普湾新区的开发而声名远播,甚至连黑龙江的商人都来此洽谈、购买房地产。 

 

   更让坊间诟病的是目前普湾新区管委会和普兰店市政府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普兰店市政府主要领导在开发公司兼任董事长、经理等要职,这为当地的土地市场提供了低价征用海域、高价出让等诸多便利。 

 

   当地养殖户告诉记者:这个拥有政府背景的公司出手阔绰,一个月之内便斥资70亿元,连买26块土地。

 

养殖为新区让路  

 

   旅顺人赵玉嵩在炮台镇拥有117.6亩海参养殖圈。像他这样的养殖户在当地有1000多家,涉及5个乡镇,均位于此次普湾新区填海施工建设的动迁范围之内。

 

   据了解,普兰店海域原本以养对虾为主,由于技术和市场等原因一直惨淡经营。前些年外来户发现将闲置的虾圈改造后可以养海参,纷纷前来承包海面。

 

   将虾圈改造成海参圈,需投入巨额成本。向亲友借款、甚至将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很多人把东拼西凑借来的钱和大半生的积蓄都投了进去。

 

   赵玉嵩回忆,海参养殖户的到来着实让当地村民高兴了一把,村民们都很急切地将手中的虾圈承包给养殖户,有的承包合同一签就是10年。在虾圈主眼中,这些外来户很“彪”。因为养海参投资巨大再加上技术问题很容易血本无归。

 

   经过几年的失败和摸爬滚打,养殖户们终于有了海参养殖经验,也逐渐上了规模,此时到了2010年4月,作为大连次中心的普湾新区成立,这一片海域全部被征用,而承包合同仍未到期。

 

   按照政府的要求,尽管养殖户们已经不再投苗,但即将到来的收获海参的季节还是让他们怦然心动。

 

   2010年7月13日,《大连普湾新区海域征用补偿办法》让养殖户们再也高兴不起来。

 

   该办法规定:“补偿包括实物资产补偿和养殖物补偿两部分。实物资产参照有资质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进行补偿,海参养殖补偿每亩不高于2万元。”

 

   政府规定的补偿数额并未经过第三方评估,补偿标准也远低于周边地区,这令养殖户难以信服。按照此补偿标准,失地农民和失海渔民成了不折不扣的输家:前期投入少则百万、多则千万,都无法收回,半生积累甚至举债贷款都将打水漂。

 

   2010年的秋季,由于天气太冷,海参很少,养殖户们在已经错过一季收获的情况下,又寄希望于2011年四五月的收获季节。然而目前的情况是,他们不知道还有没有拣海参的时间。

 

   补偿标准同市不同价  

 

   2011年2月26日,普湾新区大雪封路,养殖户们意外地接到了炮台镇政府打来的电话,要赵玉嵩等5名代表务必到镇政府来谈谈。

 

   之前找政府反映问题没人理,这次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几名代表很高兴,认为政府是有诚意要解决问题,纷纷表示,“别说下雪,就是下刀子我们也要去”。

 

   赵玉嵩告诉记者,当时镇长说的话让大家都没有想到,镇长说:“你们也给我个面子,赶紧把字签了,钱领了。不签字就挖,我本意不想要带血的政绩,但是上头逼得紧,我也没有办法。”

 

   如今,在普湾新区海参养殖户的看护房里,墙角处几乎都摆放着几瓶汽油,养殖户们说一旦遭遇强拆,他们随时准备与海参圈共存亡。

 

   “地方政府在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说我们是刁民,说我们漫天要价,影响城市北扩。”海参圈主崔延禄一再向记者重申,“我们不是刁民,这点一定要澄清。养殖户们是赞成普湾新区开发建设的,我们不要最高补偿,但至少要拿回我们的前期投入啊!” 

 

   事实上,这份《大连普湾新区海域征用补偿办法》每亩两万元的补偿标准被养殖户们广泛质疑。

 

   赵玉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7年修建哈大高速专线曾占了他两个海参圈,当时政府的补偿标准是每亩28400元,海参的市价是每斤40元,2011年,海参已经涨到每斤100元不止。“4年后的今天每亩补偿还是2万元,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更让人觉得离谱的是,对海参圈根本没有任何投入的虾圈主的补偿标准却是每亩3万元。赵玉嵩告诉记者:“这不排除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因素,因为虾圈主多是当地人,而海参养殖户们99%都是外地人。”

 

   自然,虾圈主都满意地在《养殖物补偿款发放通知》上签了字,拿钱走人。本该谁投资谁受益,结果却如此不公,最终引发了海参养殖户和虾圈主的矛盾。一些海参养殖户把虾圈主告上了法庭,但法院对此类案件均不予以受理。

 

   失海养殖户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每次当年轻的养殖户提出要去大连市政府上访的时候,有着20多年党龄的赵玉嵩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党员都在努力劝说他们不要去,要相信政府,但现在事情发展的结果让赵玉嵩也有些失望。

 

   而早在2006年,同属大连范围的旅顺口区征海补偿时,每亩海参圈的补偿标准就已达到5万元;庄河市2007年61号文件规定海参圈每亩补偿4万元;2010年10月,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和花园口经济区的征海补偿也在4.5万元。

 

   对比周围平均的补偿标准,养殖户们认为2万元的补偿标准显然过低。“我们不要最高的补偿标准,拿个均价行不行?同属于普湾新区的复州湾每亩的补偿价为4万多元。都是一个妈的孩子,怎么也不能差一倍啊!”

 

   对于养殖户们普遍反映的养殖补偿标准令他们血本无归的问题,普湾新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许衍军并不认可,他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目前征海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大多数人都在协议上签字了,这证明大多数人都是满意的。管委会很注重保护本地村民的合法利益。至于不满意的也只是少数无理取闹、漫天要价的养殖户。”

 

新拆迁条例施行后发生强拆  

 

   浙商陈忠法认为:按照实际投入1∶3的比例来计算,虾圈主如果得到每亩3万元的补偿,海参养殖户每亩得到的补偿标准就应该是12万元。这一提法后来被当地政府说成是漫天要价。

 

   来大连30多年的陈忠法拥有3个养殖场9个海参圈,总面积358.18亩,是这里的大户。

 

   因为认为补偿不公平,在谈判的过程中,陈忠法说话声音大,嗓门高,而被当地政府认为是带头大哥,2011年1月25日,他的海参圈遭遇强拆。 

 

   最后的结果是,进排水闸门被挖、土地强行破坏,看护房屋夷为平地。断水断电,让他家20万斤的海参毁于一旦。

 

   巧的是,4天前的1月21日,“新拆迁条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才刚刚开始实施。

 

   在养殖户看来,对陈忠法海参圈的强拆无疑是杀一儆百,这反倒让养殖户们空前地团结起来,大家常常互相照应着,彼此心照不宣。 

 

   普湾新区附近有上千家养殖户的海域即将被征用。一旦征用,按现有的补偿标准,养殖户的损失从数十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据了解,这些养殖户中也并非都是暴发户、老板,下岗失业者也大有人在。 

 

   朱连江和妻子金华都是下岗失业者。2005年他们卖了自家的房子,到普兰店承包了25亩虾圈,合同期10年,租金49万元;夫妇俩又东挪西借,投了100多万元将虾圈改造,养殖海参,以期提高效益。按《大连普湾新区海域征用补偿办法》,他家只能得到43万元。这意味着夫妻俩不仅血本无归,重新失业,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心中有没有老百姓  

 

   从2010年开始,大连市政协委员讷建宏一直关注着整个大连市失地、失海农民社会权益保障的问题。

 

   讷建宏和几名大连市政协委员曾多次去普湾新区实地调查,他本人前后共去了6次之多。

 

   调查的结果让讷建宏触目惊心,他认为“有些地方存在以权谋私与民争利的现象,致使失地失海农民和养殖户合法权益屡屡被侵犯”。

 

   讷建宏告诉记者:“尽管我没有看到陈忠法海参圈强拆的情景,但后来看到被扒掉的现场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如果确是普湾新区管委会所作所为,我当时就在想,我们的管委会是和老百姓斗气呢,还是要真正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

 

   为此,他向大连市政府提出《关于调整普湾新区对失海(参圈)经营者补偿政策的建议函》。建议政策公开到位、审批评估到位、补偿安置到位,严厉禁止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半夜挖掘等方式突击拆迁或株连式拆迁,要求追查有关负责人的法律责任。

 

   据悉,这份建议已经被大连市政府立案。

 

   讷建宏的另一身份是大连市政府顾问团成员、大连市市长李万才的法律顾问。

 

   在他看来,大连市经济要发展,这没有任何过错,作为市政协委员的他支持政府决策也义不容辞。“问题是在发展中如何保护好老百姓的利益,如何依法行政,公民的私有财产不能侵犯,这是宪法规定的原则。法律规定谁投资谁获益,但普湾新区压低成本征海的办法实在是不可取。”

 

   据海参圈主反映,这次征海补偿没有双方公认的评估机构,没有评估依据,没有召开听证会倾听他们的意见,连评估报告都没有就出了每亩2万元的补偿标准,这让他们无法接受。

 

   养殖户赵玉嵩告诉记者: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希望普湾新区政府能够调整征海补偿标准,给他们一个公正、合理合法的补偿。

 

   政府到底应该怎么做?讷建宏认为解决该问题的关键就是三个“公开”,即:当地政府的动迁政策是否公开,动迁中的评估是否公开,动迁工作是否公开到位、到户。

 

   “将天地于心,为生民请命。心中到底有没有老百姓?这是当地政府应该首要思考的问题。”讷建宏的话意味深长。

 

发布:2011-03-28 10:13:18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本报记者 张晓娜 发自大连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连社会事件】普湾新区填海造地 创造地价一
下一篇:【大连社会事件】违法征用海域 辽宁现“围海造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