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已填
2011-11-15 10:56:00   来源:《民主与法治时报》   

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已填部分手续不全遭罚 7年的时间,100多万平方米沧海变成陆地。最近这个声势浩大的填海工程戛然而止,...

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已填部分手续不全遭罚

 

    7年的时间,100多万平方米沧海变成陆地。最近这个声势浩大的填海工程戛然而止,开发商大连安达圣岛集团董事长秦安昌说:暂停的原因是“银行信贷紧缩”。

  目前,已经填的100多万平方米中,有35万平方米手续不全。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方面表示,已经下达了处罚决定。但在大连,进行填海的却不止这一家开发商。

 

  7月2日,大雨过后的大连小平岛泥泞不堪,偶尔能见一辆卡车甩着泥点子驶过,岛上冷冷清清的。20天前,这里还是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漫天的灰尘,像沙尘暴”。

 

  昔日,坐落在海边的“小平岛假日酒店”是岛上生意最红火的饭店,如今这个两层楼的酒店却人去楼空,它面朝的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是一大片尚未整平的土地。

 

  2001年,大连安达圣岛集团开始了小平岛的填海工程。7年来,这个位于大连西南部的半岛迅速膨胀。安达圣岛集团董事长秦安昌告诉《与法制时报》记者:小平岛原有面积约70万平方米,填海后,已经扩大到近200万平方米。

 

  渔民刘立新目睹了小平岛膨胀的过程。2002年,小平岛渔港被填死。渔民们换了一个地方停船,但因填海范围扩大,他们不得不再次转移。他们从家走到“渔港”所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从几分钟到半个小时。

 

  岛上三四十条渔船都停靠在一个临时“渔港”。其实这并不是渔港,只是填海造地的一个角落,因为它避风,渔民们才把船停在这里。他们把麻绳的一端拴在大石头上,另一端系在船头,因为“不让往下扔锚”,怕对填海工程有影响。但刘立新更担心的是,不一定哪天,这个“临时港”又被填了,渔民们又被赶走,“连停船的地儿都没有”。

 

  刘立新的担心暂时不会发生,这个庞大的工程最近暂停了。

 

  庞大的工程

 

  小平岛渔港是个自然渔港,在《1990年农业部关于公布第二批沿海渔港名称的通知》中,它名列其中。

 

  “原来小平岛刮多大风,船都没事,船厂、坞道都有,在沙滩上也可以修船。”刘立新说,而填海之后,这一切都没有了。

 

  但因为填海,岛上居民王玉海有了新营生,他在这个工程中负责过磅。7月1日上午,王玉海没什么活儿干,他说: “今天涨潮,不能往海里头投石头。”

 

  过磅点离现在渔民们停船的“临时港”很近。在工地的入口,竖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写着“非过磅车禁止驶入” ,显示着过磅员曾经的权力。

 

  站在写着“梅特勒-托利多”的地磅上,王玉海有些自豪地说:“这是德国的磅,都是电子的,只要车从上面通过,电脑上就能显示出吨数来。一般一辆装满石头的货车有三十来吨重。”

 

  “一晚上能过500辆车,这还不算多的。”王玉海讲述着他的辉煌历史。

 

  “500辆?不算多!”渔民刘立新说,他见过载满石头的货车排队都“排了有二里地”。

 

  一阵海风吹来,夹杂着腥味,时不时还有几只海鸟光顾一下这个“临时港”。与其他的渔船不同,一艘十几米长的船停在岸边,船上有一辆工程车,甲板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岸边堆放着一堆堆的石头。

 

  填海用的石头来自哪里?王玉海说,是从旅顺的山上拉来的,至于价钱是多少,他也不清楚。

 

  在这块填海造出的陆地上,已经建起了住宅楼。“岛的西部将建26栋花园洋房,还有一栋别墅王,这个别墅王建在人造岛上,四周是人工湖。”安达圣岛集团的售楼小姐于淑华肯定地说,这些建在填海造地上的建筑绝对安全。

 

  “这是大连最大的盘,一期面积就有127.6万平方米。”她向记者介绍整个小平岛项目,目前二期已经开始填海。“三期还没开始填。”于淑华指着地图上位于小平岛东南方的4个小岛说,“以后要把这4个坨子(小岛)连起来。”这是他们的三期工程。

 

  不想当钉子户的钉子户

 

  于淑华告诉记者,为了保证建筑风格的统一,岛上原有建筑已经拆除了一部分。

 

  2004年3月12日,大连圣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达圣岛集团的子公司)斥资22亿摘得小平岛127.6 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然而,“小平岛的拆迁是从2002年开始的。”小平岛所在镇凌水镇镇长安祥福告诉记者。

 

  但直到现在,岛上还有7户“钉子户”,耿荣就是其中之一。她不喜欢别人叫她“钉子户”,她也不想当“钉子户” 。她告诉记者,邻居们多是被开发商吓走的,但她没被吓走,当然她也不满意开发商给的补偿。

 

  耿荣从2004年一直坚持到现在,但她现在想搬走,“却走不了了,人家不让动迁了”。现在她家“断水断电断暖气,周围都是土堆,进出都不方便”,她不想继续耗着了。

 

  最近,耿荣找安达公司负责动迁的一个领导谈动迁的事。“他说安达现在没钱了,银行不给安达贷款了。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工人和承包商都撤了。”

 

  在耿荣看来,开发商是以没拆迁完为借口,拖延施工时间,“他们施工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工地上一个看门的妇女说,已经停工一二十天了,“没钱了”。

 

  小岛上的传言得到秦安昌董事长的证实:“所有房地产企业都面临国家政策调整以及市场不景气的问题。银行信贷紧缩,我们要保证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市场需求的项目。下半年计划投入住宅项目,市场有销路的项目。像海水源热泵就暂停了,填海的也暂停了,需要大量的资金。”

 

  秦安昌还特别提到了海水源热泵的项目,他说该项目是大连市点名让他试点的,因为“靠近海边的项目属我小平岛的项目最大,看好这个项目”。去年海水源热泵项目还获得国家财政1000万元的补贴。

 

  “海水源热泵项目,市里给我政策,当时口头答应了。但在实质推进的过程中,这些承诺都落空了。”这个身高一米八多、体型偏胖的老总,说话却是有气无力,“向要钱,不是你想象的,企业要是不努力的话,可以不给你。企业要是努力的话,关系到位了,再重视一点,他就给你了。不过我们现在也没这个精力。”

多填了几十万平方米

 

  然而,填海工程的暂停,是否仅仅是秦安昌所说的资金问题?

 

  渔民刘立新说:“二十多天前,海监支队的人天天在这儿呆着,呆了有十来天,不让他们填海,他们有时候还偷着填。”不过这一阵子没见继续填海了。

 

  刘立新还告诉记者,6月中旬,“跨海大桥也给拆了,这桥建好还没两三年呢。”他说的跨海大桥实际上是安达圣岛集团建的“圣岛大桥”,桥的两端连接的都是后填出来的陆地。“原本这桥是填海的外围。”刘立新说,但后来填得多了,这桥也就没用了。“把桥拆了继续往外填。”

 

  直到7月2日,这桥还未完全拆完,半截桥墩子还插在海里。这里没像从前那样被迅速填平。

 

  在小平岛二期填海工地上,大型起重机静静地躺在海边。这里没有工人,也没有机器轰鸣声,只能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薄雾下,四五个人挑竿垂钓。

 

  这个几乎停滞的工程,7年前,却是紧锣密鼓。

 

  谈到小平岛的填海工程,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办公室主任翟兵和凌水镇副镇长王学伟都强调“改造”小平岛的背景: 1998年《人民日报》报道了小平岛的脏、乱、差,这引起了大连市的重视,凌水镇决定招商引资对其进行综合治理。

 

  “2000年,开始做小平岛的规划。”王学伟回忆,当时很多开发商盯上了这块地。2001年安达圣岛集团就开始了小平岛项目,2002年2月,凌水镇下发文件,成立小平岛规划改造项目领导小组,从而“加强对该项目的支持、协调和组织领导,加速该项目的进程”,小组组长是时任副镇长的安祥福。

 

  大连市海洋局(2002年成立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也给该项目以政策倾斜。2001年3月14日,大连市海洋局“同意该填海造地工程使用海域”,“考虑该项工程将改变小平岛及河口湾西侧脏乱差的环境状况,加之投资巨大,同意按 50%征收海域使用金535万元”。

 

  在《海域使用审批呈报表》上,申报的填海面积是184463平方米,同年12月7日大连市人民颁发的《国家海域使用许可证》上批准的海域使用面积却是308878平方米,比申请的多出12万余平方米。

 

  对此,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办公室主任翟兵说,因为小平岛项目对环境起到了整治作用,再加上海水热泵项目也是市里的重点工程,是环保项目,因此多给了十几万平方米。

 

  秦安昌董事长则说,多批的原因是“钻井的时候发现有海沟,这个项目的实施又调整了一次”,于是之后就多批了十几万平方米。“所以,报的件和最后批的件,由于技术问题产生了不一样。”

 

  至今安达圣岛集团在小平岛的填海面积已超过百万平方米。秦安昌告诉记者,一期填了50多万平方米,一期工程的总面积127.6万平方米包括这50多万平方米填海造地的面积。“二期填了57万”,其中“有手续的是22万,需要进一步完备手续的还有35万”。

 

  2002年1月1日,《海域使用管理法》实施,该法规定,填海50万平方米以上的项目用海,应报审批。秦安昌说,在该法实施之前,一期工程,大连市共批了50多万平方米。二期有手续的22万“是在省里批的”。

 

  秦安昌表示,这100多万平方米的填海面积是办了3次审批手续,而这3次审批的具体情况,他却不愿意透露。他说有手续的22万是用来建海水源热泵项目的,但这个项目实际占地只有5万平方米,其中包括“厂房、管道、泵站、蓄水池 ”等。

 

  对于那35万平方米,北市天济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沐昕说:“这属于违法填海,分批报批,有规避法律之嫌,50 万平方米以上的就要通过审批。”

 

  翟兵主任告诉记者:“海监已经立案,下达处罚决定。”但如何对安达公司进行处罚的?翟说,这不能公开。他还表示,如果存在污染海洋环境或者扩大填海范围的现象,处罚后,“看他下一步是怎么做的”,如果补办手续,合法之后可以继续施工。

 

  关于小平岛填海的更多情况,翟兵说:“没法提供。”


《民主与法治时报》记者李梦娟 发自大连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填海造地建房运动:失重
下一篇:【大连社会事件】大连湾激荡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