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填海造地建房运动:失重
2011-11-15 10:53:00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大连填海造地建房运动:失重的跃进无论大大连要建多大,一方面是GDP的高速增长,一方面百姓却没有同步享受到GDP增长带来的成果...

大连填海造地建房运动:失重的跃进

 

无论“大大连”要建多大,一方面是GDP的高速增长,一方面百姓却没有同步享受到GDP增长带来的成果,甚至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

 

8月29日10时06分,中石油大连石化公司厂区内875号柴油储罐发生火灾。这是自去年“7•16”中石油储油罐输油管线爆炸后,大连所经历的第4场大型储油爆炸事故。

 

不论是静电引起的这场火灾、台风冲垮防波堤险致化工气体泄露,抑或“操作失误”导致修建中的地铁路面塌陷,根源皆在于这座城市不顾一切地向“大”发展——中国最大炼油基地、亚洲最大广场、世界最大核电站……

 

大连“十二五”规划称:到2015年大连GDP要达到10000亿元,占辽宁省三分之一;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在2010年500.8亿元基础上,增加至1000亿元,占辽宁省四分之一。

 

基本都是5年翻一番

 

2002年,时任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提出要建“大大连”的口号时,时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指出:“大连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建设‘大大连’的构想,我理解是要把大连在过去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大、做强、做美、做富……多年前,我曾经讲过‘不求最大,但求最好’的发展思路,意在强调城市的良性发展,注重内涵和质的提升。‘不求最大’也是相对于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特大城市而言,期求寻找大连恰当的定位。但对于大连的总体实力,当然希望做大做强,而对大连的某一方面,如大连的园区、大连的企业,更希望异军突起,做大做强做好。”

 

2010年,这座1.3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土地财政收入竟高居全国第三,以 1157.75亿元的数字同比增长320.6%(相比2005年),变身“工地”。侵填海洋的沙石堆砌了庞大的土地财政收入。

 

大量造地、卖地,引入工业投资,大都集中于高能耗、高物耗、高回报的重化工项目,不仅压缩了大连服务业的发展空间,同时工业绩效却不及东北老工业基地沈阳等城市。“化工”大连的背后是对环境的改造和污染。

 

鲇鱼湾变成油罐湾

 

14年前,大连即开始兴建填海工程。号称“亚洲最大”的星海广场,就是当时通过填埋一块114公顷的海边废弃盐场建成。这里迄今仍是大连的“名片”之一。

 

在2008年,这座有着中国最长海岸线的城市,开始了一场填海造地建房运动。

 

最初,国家海洋局给大连划拨了630公顷围填海指标。“年中时发现根本不够用。”大连市海洋局一位人士透露。最终,大连拿到了1900公顷的指标。

 

大连市海洋局曾根据调研结果估算出,到2020年,围填海需求将达3万多公顷,但一年后的再次调研就发现至少会超过四五万公顷。2010年大连土地财政收入飙升至1157.75亿元,是2009年的3倍,增幅全国第一,总量全国第三,紧随北京、上海。

 

鲇鱼湾位于辽东半岛南端大孤山西北麓,这里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自然形成了渔村,渔民们在这里傍海吃海。1974年,大连新港在大孤山东北侧建成。这个水域面积达180平方公里的现代化深水油港将鲇鱼湾划成了辖属陆地面积。当地渔民陆续搬离鲇鱼湾,房子留给了前来捕鱼的外来户。

 

2002年,大连新港首次大规模填海施工全面展开,为港口新增80万平方米港区。大连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提供的《大连新港新30万吨级进口原油码头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国环评甲字第1505号)指出填海作业最终占据了海底,因此对底栖生物的损害是不可恢复的。

 

在这块新填地上,共建成投用装卸原油、成品油、液体化工品的顺岸码头和栈桥码头泊位10个、铁路装卸场站2座、成品油储罐36.8万立方米、液体化工品储罐12万立方米、原油保税储罐60万立方米。

 

到了2008年,国储库300万立方米原油储罐即将建成,南海二期60万立方米原油储罐已开工,沙坨子150万立方米原油储罐、中石油150万立方米商业储罐、新30万吨级原油码头等重点工程陆续上马。

 

鲇鱼湾逐渐变成油罐湾

 

2010年7月16日18时08分,新港附近中石油的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随着一声巨响,大连30公里海岸线的嗓音哑了——10万立方米油罐爆裂起火,大量原油泄漏,流入附近海域,50平方公里的海面被盖上了一层油污。

 

新港街道的渔民用手比划,“部分海域油污厚近1米”。

 

海水被粘稠的原油裹住了,发不出声响。“中国北方最大”的金石滩黄金海岸度假区的浴场没有了欢笑声,空荡荡的海滩被涂上了一层黑油,像刚刚浇注的柏油路。

 

河南人老何给位于鲇鱼湾的大连新港建筑有限公司做更夫。那晚他刚吃过晚饭,就听到“哪儿放炮了”,5分钟后的又一声巨响捎带着两块巨大的钢板从天而降,削在了他打更的院子里。他没命地向西跑,但无论怎么跑抬头望总有巨大的储油罐矗在北面,他不知道爆炸地点离自己多远,只感觉下一刻就会有另一块碎钢板朝他砸过来。

 

鲇鱼湾残留的20来户人家发现了来钱的营生——捞油。原本在休渔期的渔民,买上十几个塑料桶,穿上防护服便出海了,为自己赖以为生的海“蜕皮”。渔船“突突”地穿梭着。生意寡淡许久的饭馆又起了灶,做起快餐。村尽头几个按摩、拔罐的门脸也亮起粉红色的荧光灯,见到生面孔就招呼“来唠两毛钱”。

 

10年前从内蒙来的刘老板开的小饭馆,自然就成了二十来户人家聚集聊天、互相打听消息的地方。7月24日傍晚,刘老板的老婆攥着一厚沓百元大钞进来了,后面紧跟着6个满身油污的人。坐稳,分钱。“10桶给了我们1700,太少了吧。”“得了,这个价又不是一天了。”大家为你多一桶、我少一桶争执着。最后捏着钱三两散去,盘算着一天下来的收益,他们脸上带着赚到“外快”的满足。

 

两天后,大连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副市长戴玉林明确告知与会记者:对泄漏原油的收购价是每桶补助300元。

 

现在鲇鱼湾的围墙已经修好,这片小湾终将是一个个储油罐的落脚点。

 

国有企业出地,私营企业投资

 

8月8日,已由超强台风减弱为强台风的“梅花”登陆大连,撕开了一段防波堤,堤内的PX项目生产用化工储罐受到了威胁,几乎酿成剧毒化工产品泄露的严重后果。

 

这条消息披露后,很多大连人才知晓自己身边竟然藏有如此危险的不定时炸弹。

 

地铁塌陷、油罐爆炸、防波堤溃坝、化工厂险情关乎生命;拆除凤鸣街老建筑、国家园林城市被除名、狂热地围海造地影响环境。为此,24岁的大连人王禹程写了一篇文章《你受苦了,我的家——大连》:

 

她无奈褪去了青翠的山皮,让高价的钢筋混凝土肆意地扎根。她无奈徘徊在海风里,击打着岸边,那是她对污染品最后的反刍。她无奈清洁的城市被挖得纵横交错,处处塌陷,取而代之的是什么面子工程和莫须有也没人信的官方许诺……大连的面积没多大,不需要地铁,七横八纵的胡乱改造;不需要建一座化工厂,扼住六百多万人的命脉;大连也不必那么有钱,不需要出卖自己的地皮,去给房地产做嫁衣;也不需要用几十万吨原油当炸药给我们看家护院;不需要你毁了天然的湿地、翻开草皮、刨开山丘去建那些没人去住的烂尾楼。我们不需要!

 

这些文字,和相关的音频,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

 

8月14日,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近10万人来到大连市政府前的人民广场,相约“放风筝”。

 

现场没有风筝,只有横幅和标语

 

从7时陆续有群众进入广场到18时人群逐渐散去,11个小时“和平、理性”的请愿行动,最终让大连市政府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择时搬迁。央视用11秒的时长播报了这一消息。

 

本刊记者从大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得到的2006年内资企业注册资料显示:福佳大化系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王义政,注册资本13.25亿元,其中福佳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0.8亿元,占81.5%股份,其余由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出资。

 

记者、环保志愿者介绍说:大连很多化工项目都是这样:国有企业出地,私营企业投资。为福佳大化提供计量泵的大连里瓦泵业有限公司工程师周北峰则介绍:因为石化属暴利行业,投入20亿,第一年或许就能回收利润两三个亿,所以很多民营资本趋利而来。

 

一篇报道称,王义政早就从政府工作报告中领悟到城市的拓展方向,更觅到了企业的发展先机。他说:“民营企业要在国民经济建设主战场有所作为,就要为城市,为百姓,为政府解决实际困难。”

 

十几年来,大连的城市定位可以分为3个阶段:薄熙来主政时期的“不求最大,但求最佳”,孙春兰时期的“大大连”,夏德仁时期的“三个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国际物流中心和区域性金融中心)。

 

最近几年大连出租车司机喜欢“拼客”(同时载几拨顺路的客人),但他们的收入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多少,用他们的话说,“房价上涨、油价上涨,拼客那点钱都浪费在堵车上了。”

 

8月22日,大连市为争创第三届全国文明城市,由各街道配合“消失”了路边摊点。待考察团离去,人们又都聚到街头巷尾,喝酒烧烤,吆喝买卖,聊天纳凉......


2011-09-05 09:44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填海卖地收入飙升至千亿
下一篇:【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已填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