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凌水的一个改制样本
2011-11-15 10:38: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大连凌水的一个改制样本  105家企业 3.5亿银行贷款 1800亩土地 三无职工  在城市化过程中,原来的农业人口都变成了非农...

大连凌水的一个改制样本

 

  105家企业 3.5亿银行贷款 1800亩土地 “三无”职工

 

  在城市化过程中,原来的农业人口都变成了非农业人口。与此同时,企业的主人反而成了“三无人员”——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而有些人却轻而易举成为亿万富翁。

 

  大连凌水是甘井子区的一个经济强镇,在城市化(“镇改街、村变居”)过程中,原来的农业人口都变成了非农业人口。与此同时,大量的集体企业资产、银行贷款、土地等生产要素也参与了一轮“改制”的过程。利益重新分配的结果出乎不少职工的预料:企业的主人反而成了“三无人员”——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而有些人却轻而易举成为亿万富翁。

 

  土地置换银行贷款的玄机

 

  庙岭是凌水下属的一个村级单位,鼎盛时期有大连鑫凌企业集团等105家企业。但由于集体所有的制度背景、管理不善以及所属行业大多为冶炼等技术含量低的夕阳产业等原因,经营上逐步陷入困境,部分企业处于亏损、部分则欠了大量银行贷款。

 

  大连市和甘井子区等政府部门提出了“消灭集体企业,改制率达到100%”的要求,而镇里领导则顺势提出“要在土地上大做文章,要充分利用土地解决镇改街、村变居这个过渡时期的问题”。

 

  村级集体企业欠了银行贷款怎么办呢?村委会想出了“以土地顶贷款”的办法。

 

  村委会给村民的解释是:如果镇改为街道办事处、村改为居民委员会后,村委会就没有处置的权力了。

 

  “以土地为条件,剥离企业的银行贷款,然后将企业改制”的政策,实施起来则另有玄机。

 

  说是用集体的土地来顶掉集体企业的银行贷款,但操作中并不是直接把土地抵押给银行,而是找了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由它承担银行贷款,同时把集体土地给开发商使用。

 

  集体企业的银行贷款本金及拖欠的利息当时共计3.5亿元。2003年1月29日,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镇庙岭村委会和大连金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企业出让合同”,将大连鑫凌企业集团公司及其所属的大连特殊钢总公司、大连玻璃器皿厂、大连凌水钢球厂、大连海滨轴承厂等17家企业,连同1500亩集体土地(包括企业占地以及其他园地、荒地等)全部转让给大连金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者承担3.5亿元银行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村委会主任栾传治和大连金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于世国分别作为甲乙双方代表签字的日期是2003年1月29日。而2003年9月18日,才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并通过了出让协议。而上面签字是所谓村民代表,据老百姓指认,也主要是村委会领导班子成员和企业负责人。

 

  国务院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与乡村签订协议圈占土地,或使用农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土地法》对集体土地转为建设用地规定了严格的审批程序,无论规模大小必须经过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但庙岭村委会和开发商的协议将这一切都轻易地绕了过去。

 

  更有意思的是,在2004年4月15日,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镇庙岭村委会和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镇盖章出具了一份“证明”,上面有村委会主任栾传治的印章和镇长安祥福的签名,内容却是“大连金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征用凌水镇庙岭村集体土地53.88224公顷”国家征用土地的神圣权力,在大连凌水被直接赋予企业了。

 

  庙岭村的老百姓认为一些干部出让企业和土地的行为,既不公平,没有解决职工的安置等问题,也违背国家法律、法规,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但2008年3月8日凌水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学伟带领的一班人,和栾传治带领庙岭村委会,以及开发商代表于世国等开会,形成的“共识”仍然是:“以土地置换贷款、企业改制的决策符合庙岭村情”。

 

  集体企业改制后的去向

 

  集体企业的改制在进行,但具体的资产处置方案老百姓并不知情,而等他们见到的时候,似乎已经太晚。

 

  比如,大连特殊钢总公司改制的时候,有审计评估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是:总资产56432.67万元,负债总额为54540.62万元,净资产为1892.05万元,但经村委会最终审核,确认大连特殊钢总公司除土地、房产和贷款本金及利息外的净资产额为4000万元。

 

  资产处置方案是这样的:作价1000万元转让给村干部、企业负责人和职工,普通职工和部分村机关工作人员出资294万元以现金购买;其余706万元由村干部和企业负责人共计11人购买,306万元先交纳现金,其中庙岭村支部书记孙盛国出资96万元,其他干部分为35万和15万两个档次;其余的400万元则由村委会借钱给这11个干部,其中借给孙盛国125.49万元,其他人分为45.75万元和19.61万员两个档次。

 

  大连海滨轴承厂总资产3986.63万元,负债总额为2746.81万元,净资产为1239.82万元,但经村委会最终审核,确认大连特殊钢总公司除土地、房产和贷款本金及利息外的净资产额为250万元。村委会的资产处置方案是这样的:全部资产作价50万元,由村委会主任栾传治以现金购买25.5万元,其余24.5万元由职工出资购买。

 

  大连玻璃器皿厂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报告是:总资产1339.64万元,负债总额为1104.9万元,净资产为234.74万元,但经村委会最终审核,确认大连特殊钢总公司除土地、房产和贷款本金及利息外的净资产额为50万元。村委会的资产处置方案是这样的:作价10万元,由村委会成员王秉祥以现金购买5.1万元,其余4.9万元由职工出资购买。

 

  大连凌水钢球厂总资产6078.29万元,负债总额为5187.84万元,净资产为890.45万元,但经村委会最终审核,确认大连特殊钢总公司除土地、房产和贷款本金及利息外的净资产额为400万元。村委会的资产处置方案是这样的:作价60万元,由村委会成员勇忠全以现金购买30.6万元,其余29.4万元由职工出资购买。

 

  普通职工出资部分,平均每人出资5000元或2000元不等,三年后按8%的利率,大部分都清退了。这样名义上属于全体村民的集体企业,变成了股份公司后实际上到了村干部和企业领导手里,跟大多数普通职工没有关系,其他村民更没有份了。

 

  一家改制而来、注册资本3000万元的大连凌水兴盛建材有限公司,18位股东全部为村委会成员和原企业负责人,全部以原企业的实物出资,孙盛国一人出资额就达到941.01万元,占出资比例31.37%,其余17人分为254.91万元和117.66万元两个档次,分别占比8.497%和3.922%。

 

  2008年4月28日,大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查询内容显示,另外一家注册资本2900万元的私营企业大连荣盛特殊钢有限公司,出资人全部是村委会成员和原企业负责人,孙盛国一人认缴出资额就达到909万元,其余14人认缴出资额分为246.41万元和113.73万元两个档次。

 

  “三无”员工

 

  一个自愿 两个服从

 

  开发商拿到了地,一部分转手卖掉,一部分重新注册公司自己开发房地产,大发其财;原企业注销或者变成空壳公司,银行贷款要么逃废、打了水漂,要么依旧挂在那里,一分钱没有还;而一些村干部和原企业的负责人,则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

 

  劳作了几十年之后,职工发现自己成了“三无人员”: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职工去找镇里,领导的态度很强硬,提出的原则是“一个自愿,两个服从”:自愿选择安置的,由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负责安排岗位,如不接受,视为放弃就业权利,根据劳动合同法解除关系。两个服从是:安排职工上岗就业的,职工必须服从;暂时无就业岗位,需要职工待岗的,职工必须服从。昔日作为主人翁的企业职工,感觉像被猪崽一样甩了……

 

  2008年5、6月间,岭村的一些职工代表多次到大连市工会等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村委会主任栾传治也曾答应“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重新查账。”但再也没有下文。后来,老百姓听到议论,说开发商已经放出话来:“如果把我的地收回去,我就让他们(镇村干部)全进(监狱)去!”

 

  2008年8月12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街道办事处,见到了安祥福主任。安主任听明记者来意后说:“采访去找区宣传部”。

 

  王学伟副主任则先是对记者说:“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后又要求记者采访的话,必须通过甘井子区宣传部。

 

  但是当记者赶到甘井子区宣传部的时候,又是另一番情景:传达室的一个老头先是说主管杨部长不在;见记者拿出手机要给杨部长打电话,他又改口说:“我上去看看在不在……”他走到二楼杨部长的门前在门上拍了一下,转身就将记者往回堵,说“不在,不在”,记者挤进门里一看,不仅杨文存副部长在里边,而且凌水办事处的副主任王学伟也在这里了……

 

  记者提出采访凌水的企业改制、土地转让等,希望能安排街道办事处的相关负责同志介绍些情况,杨部长先是对记者发了一通牢骚,说媒体为什么关注这样的事情?!接着又让记者拿出采访提纲,但等他和凌水的宣传委员电话里交流了一番后,放下话筒对记者说:“不安排了……”

 

  记者发稿之前获悉,庙岭一些“股份没有完全退出”的企业职工,准备通过法律程序讨要自己的“分红权”。中国经济时报将继续关注。


2008年09月17日 00:05  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 王南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城乡治理项目规划
下一篇:【大连社会事件】大连凌水镇土地租金能收回吗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