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社会观察》:石狮拆迁闹剧

2011-03-04   来源:《社会观察》    
《社会观察》:石狮拆迁闹剧 2003-11-2 9:24:39 作者:佚名 摘自:《社会观察》   编者按  2003年,胡锦涛同志在七一...

《社会观察》:石狮拆迁闹剧


 
2003-11-2 9:24:39 作者:佚名 摘自:《社会观察》 


  编者按

 

  2003年,胡锦涛同志在“七一”讲话中告诫各级领导干部:权为民用,利为民谋。同时提出“群众利益无小事”,“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能停留在口号和一般要求上,必须围绕人民群众最现实、最关心、最直接的利益来落实”。


  今年9月,本刊第14期报道了《南京拆迁自焚》后,许多读者纷纷来信,提到了时下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不少部门和领导干部打着政府的幌子,巧立名目,不惜违规、甚至违法,漠视群众疾苦,与民争利。

 

  如果说南京玄武区邓府巷的拆迁是拆旧建新,那福建石狮的湖南角小区是一种典型的毁新建新。也许目的不同,但因为同样是闹市里的黄金地段,邓府巷全是几十年的陈年窝棚,而湖南角则是一批装修精致的漂亮建筑、甚至高楼。这种拆迁,无疑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
  


  石狮拆迁闹剧


  
  记者 曹怀宇 特邀记者吴榆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福建石狮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因为叶落归根的华侨的大量涌入和服装鞋帽等产业的迅猛发展,经国务院批准,80年代末成为县级市。走在石狮的大街上,仅凭林立的高楼和彻夜不息的物流,人们就可以感受到一种经济迅猛发展的朝气。因山多平地资源稀缺,石狮市区的地价几乎一年一个跟头,直线飚升。到目前已高达每亩地800多万元。
  


  有奖死亡
  


  2003年10月23日,石狮的天空阳光明媚。面对记者,74岁的洪溯烟老人目光呆滞,他儿子双手抱头,耷拉着脑袋,不愿回首那曾让他们全家苦痛难言的阴霾:

 

  古历4月25日,是石狮常见的雨天。71岁的施红纱老人心脏病又犯了,因为九二路地段步行街的拆迁,当地有奖励政策,搬得越早奖励越多,从1万到5千不等。她一直坚持早点搬,因为她和丈夫一起经历了反右和文革动乱,丈夫在历次运动中没受过打击,主要是从不乱说,很听“政府”的话。这次“政府”又下了令,还有奖金,还是按要求做为好,反正拆迁的有180多户人家,要吃亏不靠自己一家。这位胆小怕事的家庭妇女一直是洪溯烟老人心中的痛,那是对相濡以沫半个世纪的知心爱人的怜爱。洪溯烟老人说,因为她没有工作,一辈子围着锅台转,心里有事就会很较真。虽然她从不发脾气,但自己知道她很可怜。加上有病,全家人都小心奕奕地护着她,尽量不刺激她,让她难过。

 

  因为拆迁补偿太少,洪溯烟父子主张暂时不搬,老太太很生气,说自己天天在家里,周围尘土飞扬,自己迟早会死在这里。眼看有奖搬迁的最后期限马上就要到了,指挥部承诺按时搬迁的可以马上领到奖金和补偿费。少是少点,总比没有强,先拿到手再说吧。全家一核计:搬!

 

  6月25日,儿子不放心,给指挥部打了个电话,要求先给钱,后搬迁,指挥部不置可否;说自己母亲有心脏病,千万别刺激她,回答说没问题。

 

  三天后,又是暴雨倾盆。房子里已没有人,老太太舍不得他遗漏的一个用了很多年的小铝勺,想进去拿,但有拆迁办的的人粗暴地制止了,并马上贴了封条。

 

  老太太当场心脏病发作,晕倒在泥泞中。


  凌晨,老太太死在医院。


  洪溯烟老人说,家里条件很差,自己一个月拿三、四百元退休金。幸亏当天儿子领了奖金,有现金交抢救费,但拆迁连协议也没签,补偿费目前还没有眉目。老伴原来是农村户口,一直是家庭主妇,没建过世面,有事就想不开。虽然抢救很及时,还是没救过来。记者看到,老人那双浑浊的眼里,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他儿子告诉记者,目前全家人没有工作,现在的房子是母亲出事后拆迁办提供的过渡房,在政府院内。自己有三个孩子上学,担心连现在的房子也不让住,不敢得罪任何部门,不能多说。
  


  无家可归的富人
  


  石狮确实是个富地方,像洪家一样因为贫困而被迫先领点奖金的拆迁户并不多。延年路王天塔、蔡清蛾、王仁贵等人告诉记者,就算奖金有10万,自己也绝对不要:太亏多了!

 

  王仁贵的次子说,自家的店面是1986年买的,三间连着,有117平米,连装修在内花了38万。因为正好处在九二路与延年路的拐角,应该是黄金地段的黄金位置,三间店面光收租金每月就有13500元。目前这几间店面有人出500万买王家也不肯。没想到拆迁核价竟然把店面定为一类乙等。按石狮现行补偿标准,他只能在新落成的步行街拿到一个60来平米的新店面和20多万的补偿费。王的儿子说,我们并不是不讲道理,只要求三个店面换三个,差价愿意多退少补。这完全符合《福建省拆迁管理条例》的精神,但有关部门竟然把这要求当笑话。

 

  和王情况相似的还有很多,但大多敢怒不敢言。


  38年前,吴婉芬是拆遣现场的第一户居民,那时这里还是荒地。后来自己挣了钱,加上亲戚的支助,重新建了一栋六层楼。下面是三间店面,因为地处农贸路的黄金地段,自家住了一套房,其余出租,每个月房租就可以拿7500元。本来,2000年城市规划改造时,自家楼前的地面无偿退后了3米,没拿到一分钱补偿,现在却又要重新规划把房子拆掉。自己对当地有关部门真是没有信心。她声音柔弱:太不讲道理了。


  6月中旬的一天,吴婉芬办事回家,突然发现自家门前被栅栏围住。膨胀螺丝深深打入水泥地,焊上了杯口粗的铁管。吴向工人说理,工人说: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吴找到湖滨办事处的陈书记,陈告诉她:像你这一户,我们就不理你。吴说,丈夫太老实,自己又没有兄弟,没有人为她出头。


  和吴芬婉相距不远的是吴天平,他告诉记者,70年代他们叔侄四家合伙在农贸路建了7个临街店面,有386平方米。1980年农贸路按城建规划拓宽改造时,店面被拆除80多平方米,分文未补。后来叔侄将店面分家析产并到石狮市司法局公证处进行了产权公证。但目前拆迁办认为吴家叔侄一直是财产共有的合伙人,只能按一家计算。如果按4家补偿,叔侄就能在新落成的步行街分到4个店面地皮;而如果按一家补偿,4家人只能分到2间店面。随着子女的长大,这个家族会有扯不尽的麻烦。另外,这些店面本来被评为一类乙等,有资格分到底价为115万元的相应店面地皮,但目前被告知,由于将来的一类乙等的店面地皮不够安置,他们只能分到底价为85万元的二类甲等店面,差价30万元却没有补偿。


  记者从官方的方案里看到,步行街所有街道的黄金地段的100多个店面都被涂成了黑色,那是将来要进行公开拍卖的。而所谓的新店面分配只是将现有建筑推平后重新给拆迁户分一块指定的地皮,上面的建筑还得拆迁户自己重新建设。当然,这个“自己建”只是“统一建设”后由拆迁户自己掏钱,每个店面要交25万元。

 

  石狮市政府一位姓蔡的秘书告诉记者,由于地理位置不一样,每个店面要交的款项有可能突破25万元。


  记者采访的这些拆迁户在石狮都还算有钱人,但普遍很伤心,认为如果按照石狮现行标准拆迁,他们都会破产。在香港定居20多年的吴金传本想报效桑梓,在这里盖了一栋2500多平米的7层楼,店面9间,现在补偿协议都没签,钱没补,楼没了,无家可归。他和记者说话时很压抑,在阳光下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一连串说了好几个“没想到----没想到故乡会这样!”
  


  拆新建新

  
  10月24日,记者站在九二路的拆迁现场,看到了一栋装饰漂亮的6层大楼。临街的墙上贴满了“老百姓的房子不能说拆就拆”之类的标语。二楼的水泥地面已被敲穿,整栋楼看不到一个人影。但知情者告诉记者,目前楼上还居住着9户人家。看到天花板上下垂的被钢筋吊在半空的水泥块,记者真不敢想象上面还敢住人。越过堆满了水泥碎块的地面,记者好不容易敲开被新铁门锁住的楼道,果然里面还有日夜守候的老人。

 

  77岁的李德辉告诉记者,为了保住房子,他们9户人家合伙在楼道安装了铁门,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听说有记者采访,很快,在李家马上就聚集了10来个人。郭天纵先生递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写满了含“石狮市政协委员”在内的10来个头衔。他告诉记者,名片上的名字是他的手书,看上去苍劲俊秀。同时,又递给记者一张拆迁空房移交单,上面手续齐全,赫然盖着“石狮市商业步行街改造指挥部”的大印,接收单位签名是蒋炎成。郭指着名片笑着说,你看,这个“郭天纵”的签名哪是我的!


  和这栋6层的交通大楼遥遥相望的是吴容民兄弟5人的9层大楼,总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吴告诉记者,他们根据城市规划,办理了各种手续,交了各种费用,在原址翻建,花了600来万元,其中每家的高级装修花了50多万元。才住了几年,就要拆掉。早知道这样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傻。


  洪世荣对记者说,湖南角小区面积并不大,拆迁前光5-6层以上面积几千平方米的大楼就有10多栋。很多房屋都建得非常漂亮,装修也很豪华,拆掉了真的可惜。群众损失大,政府因为补偿多也要受损失,不知那些决策者是怎么想的,为何非要把公私财产不当回事。

 

  最感到可惜的是吴为果老人的单家独院,小楼全部用大理石砌成。


  在南环花苑路58号2栋吴先生的新家,记者看到了一段录象,那是吴先生苦心经营了一辈子才换来的家。画面的远景,是被拆迁地的建筑,几乎没有一间不像样的建筑,要么是高楼,要么是精致的小楼,怎么也看不出是应该改造的旧城。吴先生说,湖南角小区曾是地级泉州市有名的文明卫生片区,经常在全地区的卫生检查、市政检查中被评为先进单位。吴先生还作为代表在全市的文明城市会议上作过典型发言。

 

  吴妻王琼玉老人告诉记者,他家院子里栽了价值10多万的名贵花草、树木,像铁树、玉兰、发财树、三角梅、枇杷等,每三个月要请人干一整天修剪花木。

 

  在这美丽如画的小院里,今年已77岁的吴先生一直沉浸在幸福中安度晚年。1999年石狮举行老同志庆国庆游行,离休的吴先生是旗手。游行结束,吴兴致勃勃地把那面国旗插在自家房屋的顶上。吴先生说,我们国家富强了,自己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真的热爱自己的祖国。随着画面的结束,吴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了,一切都没了。

 

  王琼玉说,夫妻勤俭一生,什么都没享受,这个小院就是他们晚年的精神乐园。自己退休早,公家没分房,也没参加房改。把原来的旧房卖了,加上娘家支助,两次装修就花了17万元,没想到只住了6年,拆掉后只答应赔5万3千元,实际上还是空头支票。大家都清楚,石狮是财政亏损厉害,不把拆迁后的空地拍卖掉,根本无力支付拆迁费。

  
  赌一把
  

  吴先生的小别墅为何会变得如此廉价,关键是石狮有关部门在拆迁的土地用途上含糊其词。而城市规划、旧城改造、土地征用三种不同类别的房屋拆迁补偿标准是不一样的。有关部门一直没给拆迁户一个明确说法,补偿标准也就不明不白。石狮市国土局张副局长明确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属于旧城改造。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是城市规划建设,这里早就建设好了;如果是旧城改造,这里是石狮最繁华的地区,建筑档次很高,几乎无旧可改;如果是土地征用,必须是用作公益事业的建设。这次拆迁之所以一直没能给群众一个明确说法,是因为师出无名,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变相卖地。因为目前步行街的投资商还没有明确,当地政府只是先把这里拆平,把大部分黄金宝地收回去进行拍卖赚取高额利润,以填补财政的亏空。至于群众是不是满意,没人理会;拍卖能不能成功,风险更没人当回事。

 

  石狮市政府一位负责人也坦承,这次拆迁始于委员提案,目的是“促进石狮市经济发展,市场繁荣”,首先保证不赔,能赚钱收益将全部上交市财政。当问及是否对议案进行专家论证和听政时,该负责人回答好象没有。不过有一点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是政府行为,里面没有任何黑幕,因为拆迁单位石狮市湖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石狮市人民政府湖滨办事处的下属单位。拆迁指挥部的总指挥是市委副书记,副总指挥是副市长,湖滨办事处的陈书记担任副总指挥。


  记者在与拆迁地周边的侨乡商业城及侨联、中信、耀中、联谊、华林、友谊、新华友等林立于市中心的几大商厦采访时发现,流动人口明显不足,到处冷冷清清,在电脑城的二楼,有一大半店面是门户紧闭,开了张的也是人流稀少。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石狮市8大城市信用社及诸多基金会被挤兑倒闭,作为担保者的市政府要因此背上15年必须偿还10来亿元银行贷款本息的沉重债务,市财政不得不每年被银行强行扣取几千万元作为还本付息。


  吴天平说,拆迁后如果土地拍卖成功,赚了钱再给群众一个满意的补偿,也算是皆大欢喜;但如果不成功,财政根本无力承担这笔意外的补偿费,恐怕老百姓要跟着遭殃,当地政府不能不负责任地拖着老百姓一起冒险。要赌也可以,输赢一起担。而现在只能算是群众出本钱,政府去赌。赢了好说,输了对不起,本钱都没了。这就是为何房子拆了,不明不白地在耗时间。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记者采访的拆迁户,没有一户签了协议,更没拿到补偿费。该拆的都拆了,该建的由谁建?钱从哪里来,目前八字还少一撇。
  


  哑音


  
  十六大报告提出,要保护一切合法的劳动收入和合法的非劳动收入,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


  随着经济的发展,公民的私有财产越来越多,对于法律保障的要求也越来越迫切。2003年6月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主持召开了高层专家讨论会,听取经济学家、法学家对修宪的意见。“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写进《宪法》的问题再次成为专家们关注的热点。提出私产入宪,最关键的是要防止国家权力对私产的侵犯。


  当前,对公民财产的侵犯最严重的表现是城市拆迁和对农民的土地征用。根据各地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的有关条例,当拆迁协议签不成时,被拆迁人只能向行政机关提出裁决,如对裁决不服,只能提起行政诉讼,这样人为地把矛盾引向了政府,被拆迁人陷入了“民告官,官裁决”的“囚徒困境”。在目前法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地方政府会无私地裁决自己无理。这是一个告状无门的法律真空,对这一点,石狮市的拆迁户吴天平深有感触。


  2003年4月,吴天平和100多户拆迁户因不服石狮市的拆迁方案,到泉州市信访局上访,石狮市拆迁办负责人陈昌隆赶到泉州向拆迁户承诺:你们不同意我们就不拆迁。但拆迁户回来后,陈指挥手下照拆不误。同时跟拆迁户做工作:你们不同意我们就不拆迁啦?你们要对着干随你们,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等得起,你们等得起吗?果然,陈书记说话算数,公告时间一过,管你同意不同意,签字不签字,拆迁队伍进场,周围尘土漫天,无法住人,不走也得走。


  拆迁户吴女士告诉记者,她曾和拆迁办的人说要拿着白布去喊冤,对方竟然笑嘻嘻地说:白布不方便,下雨上面的字就模糊;最好拿卫生纸,随时用红墨水写就是,路费我来付。至于是自己也是例行公事,同情拆迁户还是有当地政府撑腰而肆无忌惮不知道。


  拆迁户认为当地政府缺乏诚信,继续向福建省政府、人大、建设厅、国家建设部、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等18个部门上访、信访,上级领导的批示材料都要求石狮严格按国家有关政策法规处理拆迁事宜。福建省建设厅委托泉州市房地产管理局经办,泉州市房产局曾到石狮协调5次要求当地政府严格依法办事,但石狮市照样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正如吴为果先生所说,法制不健全,山高皇帝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地方上,仍然是当地政府领导说了算。


  2003年4月中旬,吴先生因为是当地为数不多的离休干部,曾被拆迁办聘请为监督小组的委员。吴说,他们要干什么我们一概不知,只要我们挂个空名,利用我们的声望去做群众的工作,我们能监督他们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

上一篇:福建石狮市政府违法征地公安刑拘无辜百姓
下一篇:台港商人游行抗议福建石狮市政府抢地迫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