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天村实验,播撒基层民主之种

天村实验,播撒基层民主之种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22日07:13 荆楚网-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记者李剑军 实习生...

天村实验,播撒基层民主之种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22日07:13 荆楚网-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记者李剑军 实习生徐波

  背景:2000年至2003年,北京天则研究所组织村民自治课题组,在我省沙洋县的沈集、李市、沙洋等3个镇10个行政村进行了村民自治课题实验,简称“天村实验”,主要内容是:以《宪法》、《村委会组织法》为依据,对村民进行系统的“公民教育”,包括民主决策、民主监督、民主管理、民主选举。实验方式包括讲座、问卷调查、开座谈会、对话会等  ,共培训了约4000名村民,接受宣传和咨询者达7万人次。

  今年8月,沙洋县新一届村委会换届选举进入试点和酝酿筹备阶段。记者近日前往沙洋探访了当初的实验地。

  村民:知道自己的权利吗?

  4日下午,顶着炎炎烈日,记者来到距沙洋县城30公里的沈集镇公坪村,这里是当初“天村实验”的第一站。

  许多参加了天村培训的村民,对当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要说村民自治,以前也知道一点皮毛”,身材瘦削、脸庞黝黑的7组村民张良轩回忆道,记得那是个冬天,他和很多村民冒着雨雪撑伞听课,头一次知道自己原来还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等一大堆民主权利,专家们还告诉村民怎样和乡镇干部沟通,鼓励村民用行政诉讼而不是无序围攻的方式解决争端。“这些东西,听起来有点儿虚,实际上很管用。”张良轩说,以选举为例,过去村民参选热情不高,培训后大家都很珍惜手中的一票。

  鄢岗村的例子颇有说服力。全村800多人,以前参选率只有50%左右,但2002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时,参选者多达700余人,占了90%以上。有些在荆门打工的村民,也纷纷回来参选,经群众提名的候选人多达百余人。

  再如收水电费,过去由村干部代劳,收多收少,村民心里往往是“黑”的。培训后,村民们心里亮堂多了。在鄢岗村3组,40多户村民分别推举吕义满等3位村民为“片长”,他们不拿工资,义务为村民代收水电费,深得信赖。

  不少村民开始自觉参与村务。以往,村级财务是支部书记说了算,管理较乱。现在各村基本上都有民主理财小组,审核监督村里的收支,至少每半年公布一次。

  曾任村会计20多年的老党员左远志,退下来后被村民推举为鄢岗村民主理财小组组长,人称“铁算盘”。“村民相信我,我不能当聋子的耳朵”,他恳切地说,“我的任务就是,让村里的每一分钱花得明明白白。”

  村干部:“村官”是不是越来越难当?

  “村官越来越难当了1公坪村支书王远志感叹说,过去,村里的大事小事,一般都由书记、主任说了算,现在大不一样。

  他举例说,2003年底,村里修一条1公里长、6米宽的公路,总投资多少,一方土要花多少钱,都得提交村民代表大会和全村党员会讨论通过。路修好后,一些村民觉得6米路“窄了点”,想把路改成8米宽,村里还得按原程序走一遍。

  地处沙洋城郊的洪岭村,村委会主任杨东山也有同感。村里曾想将五家山一林果基地卖给李市镇某老板,召集村民代表开了几次会讨论,一些村民认为对方出价太低,硬是给否决了。“这就叫民意难违1杨东山说。

  村民民主意识的觉醒,推动着村干部角色的悄然转变。尤其是免除农业税后,村官们普遍感到,过去单纯“对政府负责”的威权管治显然已落伍了,“对村民负责”的新理念呼之欲出。

  最显著的特征,是村干部的服务意识更强了。今年6月,公坪村旱情严重,王远志多方奔走,积极与附近的乐山水库协调,促成对方以3900元打包供水,为村民节省大量水费。9组旱情严重,王远志又动员村干部和20多名无职党员,沿着3公里长的渠道一路撒开守水,奋战几昼夜保住了秧苗。

  在洪岭村,有村民曾公开向杨东山“叫板”:“连村里的路都修不好,自来水都没喝的,还当什么村干部1针对群众反映的走路难、吃水难,洪岭村近两年积极争取上级支持,加上村里自筹资金,修了1公里水泥路、6公里沙子路。预计今年10月份水管铺好后,全村2000多人都可吃上干净卫生的自来水。

  5日中午,记者走在洪岭村新修的水泥路上,路面宽阔平整,跟县城没啥两样。54岁的妇女王兰红对记者说,“过去这个路坑坑洼洼,一下雨全是泥水,现在好了,不说走,看着都舒服。”

  村民自治: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自1988年《村委会组织法》颁布试行起,我国村民自治已走过了17年历程,村民自治的理念已广为人知,成为基层民主的重要形式。

  天村实验课题组负责人周鸿陵指出,人类社会不容侵犯的原则是自由、平等、和谐,中国现代化的基本目标就个人而言是从臣民到公民,就社会而言是从威权国家到公民国家,就与世界关系而言是从闭关锁国到融入公民世界。

  因而,天村实验锁定“公民教育”,旨在造就一大批区别于臣民或半公民,具备现代意识和法治精神的公民,村民自治的关键就是村民的公民化。

  沙洋县民政局官员彭永锋认为,“天村实验”播下了基层民主的种子,取得了明显成效,对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同时也应清醒地看到,我国农村社会结构仍处于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期,许多基层官员缺乏现代法治意识,行政权力的边界意识很模糊,而村民受传统观念、文化程度等限制,独立自主的公民意识、互助互爱的自治组织还很薄弱。在沙洋县一些官员看来,村民自治与当前的村民素质及农村实际不相适应,一些宗族房头势力、黑恶势力仍在向村委会渗透。在沙洋镇群力村,因宗族势力大、派系多,勉强选出来的班子缺乏凝聚力,工作一直处于散漫状态。“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民主、法治、和谐的村民自治前景诱人,但远非立竿见影,需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中国社会治理网


时间:2010-10-13   来源:未知   

相关热词:

上一篇:周鸿陵的天村实验
下一篇:把茅和“天村实验”连接在一起的是周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