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独家约稿:特朗普能否延续2016年的“幸运”?

时间:2020-10-21 09:17:40编辑:wen


  美国大选是2020年世界政治的焦点,进入十月份,美国大选已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在各类别选举的候选人也在尽全力开展宣传,争取更多选民支持。同时,从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美国政坛的一系列事件为选举带来了部分不确定因素。不仅如此,在疫情再度袭来的特殊背景下,邮寄选票成为今年大选投票的重要来源,这可能将极大改变美国大选的面貌,并有可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但是,从目前整体的格局来看,民主党人的稳定领先局面基本未被打破,而特朗普则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局面。无论2020年大选的最终走向如何,美国政治仍将继续经历社会极化与分裂化的影响,此次大选将为我们提供观察美国政治的重要窗口。
 

  特朗普能否延续2016年的“幸运”?

  观察大选走势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是各家民调数据。虽然,2016年的民调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各方对大选局势的判断,但是,客观使用民调仍然是预判美国大选走向的重要基础。况且,2020年的民调方法也经过了新的更新。从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各民调机构公布的数据来看,拜登在全美范围内继续保持稳定的领先态势,且这一态势在十月初有所扩大,一度达到三个月以来的最高点。而特朗普方面则继续保持着四成左右的支持率,在十月初支持率甚至有小幅回落,导致十月初两人的民调支持率差距出现了扩大趋势。同时,考虑到特朗普近两年的经济与民生政绩、疫情治理的成果、两党动员策略与效果等因素,拜登可能在竞选中比特朗普拥有更多利好因素。

  虽然许多人将2016年大选与此次选举比较分析,认为拜登当前获得的优势并不如希拉里当年的明显,民主党人拜登可能继续“爆冷”输给特朗普。但是,四年过去,大选面临的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拜登相比希拉里在民众好感度上有明显优势,中间选民可能大大减少。自从宣布竞选总统后,拜登不仅在全国支持率民调上长期领先特朗普,其好感度等级也持续、明显领先于特朗普,且有较大差距,这为拜登赢得大选争取了更多有利因素。这与2016年的情况截然不同,当时,选民对两位竞选者的好感度均不高,且对希拉里的好感度多次震荡,甚至数次与特朗普十分接近。这表示2016年存在大量的中间选民,对特朗普与希拉里均不喜欢,而2020年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

  另一方面,“羞耻选特朗普”现象在2020年出现了新的变化。 2016年,由于特朗普种族歧视等出格言论,其部分支持者在接受民调时,不愿表明自己将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但在2020年,特朗普的执政能力经历了检验,在经济与民生、种族与移民、新冠肺炎应对等诸多领域,特朗普的表现都遭至更多的批评。“反特朗普”群体更加庞大与稳固,这一点从特朗普总统工作支持率变化可见。三年多来,特朗普工作支持率基本维持在45%左右,到2020年,由于应对疫情不利与国内种族骚乱问题,其工作支持率经历了较大跌幅。特朗普执政四年后,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担任总统的素质与能力应有了更全面和深刻的认识,“羞耻选特朗普”现象对民调科学性的影响正在减弱。
  

  首场电视辩论与新冠确诊都没有为特朗普带来红利

  美东时间9月29日晚,总统大选首场电视辩论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举行,特朗普与拜登代表两党首次在公开场合就大选议题进行交锋,辩论涉及选民最为关心的疫情、经济、最高法院法官提名、种族矛盾等等重要议题。此后的10月2日,特朗普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随即被送往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进行治疗,三日后出院返回白宫。这两项新进展都使得选情产生了变化。

  不过,两个在九月底到十月初的新状况,在民调上都没有对特朗普产生帮助。在电视辩论方面,多项在辩论之后采集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度有所上升。由于特朗普在辩论过程中反复打断拜登的发言与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的流程,首场辩论场面混乱,此后多家媒体进行的即时调查中,民众普遍反映观感不佳,尤其对特朗普的负面评价更为显著。而特朗普新冠检测阳性,入院治疗,也没有使得更多选民对特朗普转而抱有同情态度,相反,在特朗普确诊之后,白宫相继有数名顾问及工作人员感染,使得美国行政决策中枢面临新冠病毒的威胁,对于特朗普的竞选造成了新的问题,选民对其观感因而也没有根本好转。因此,整体而言,九月末到十月初的一系列变化都在朝着不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发展。

  并且,拜登在摇摆州的优势较为稳固。拜登当前在数个摇摆州已经建立了一定的支持度优势,在部分州,拜登的领先优势甚至相比2016年希拉里竞选时的优势更为明显。如在宾夕法尼亚州,九月下旬以来拜登的领先优势就在扩大,平均差距从4个点扩大到了7个点。而在三个重要的铁锈带州威斯康星、密歇根以及明尼苏达,拜登都能够保持至少五个点的领先幅度。

  总而言之,首场电视辩论与新冠确诊都没有为特朗普带来竞选红利,而拜登在多数摇摆州的领先优势仍然较为显著,且已经比较稳固。在竞选进入到最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特朗普阵营要完全抹平目前的显著差距且实现反超的难度非常高,目前的整体趋势对于特朗普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九月下旬以来,特朗普在数项议题上都面临着新的困境。经济方面,国会两党就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协商陷入僵局,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财政部长姆努钦多次磋商均没有实质进展,协商在九月底破局,民主党在众议院先行通过了超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但由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拒绝考虑民主党自行提出的计划,法案预计不会有实质进展。而特朗普在谈判破局时指责佩洛西“毫无诚意”,接受新冠治疗出院后,威胁中止有关协商,使得美股三大指数在10月6日一度暴跌,随后一日特朗普修改口径,提出可以就向民众发放补助和航空公司援助这两项刺激方案单独协商,才使得美股重新恢复上扬势头。然而,两党的协商至今没有实质进展,市场普遍对于选举日前能否达成援助方案表示审慎态度,这对于特朗普的选情显然不是利好因素。

  最高法院问题成为九月份美国政治的焦点,自由派法官金斯伯格离世触发法官人选补位问题,特朗普与麦康奈尔等共和党高层执意在选前极短的时间内推动任命新法官,9月26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一系列举动引发舆论争议。巴雷特本人的反堕胎、反奥巴马医保的立场,更多的作用在于巩固了共和党的基本盘,但同时也对民主党选民有负面效应。根据《纽约时报》在最高法院争议时于摇摆州宾夕法尼亚进行的民调,51%的选民表示更信任由拜登来提名新任法官,44%选择特朗普,而在该州的支持率部分,拜登则领先特朗普9个百分点。最高法院争议并没有显著推高特朗普的支持,反而激怒了另一部分选民,甚至可能有向民主党选民催票的效果。

  疫情方面,特朗普继续了他轻视现有状况、鼓吹胜利的策略。近期特朗普反复在媒体上强调疫苗很快就会出现,甚至一度宣称十月底就有疫苗,但负责研发的各大药厂纷纷对此相当谨慎。而他在十月初确诊新冠,并没有为其带来选民的广泛同情,但有关他病情、感染路径等不够清晰的信息发布,确诊前毫无防疫措施的各项公开活动,以及由他开始在白宫出现的超三十人感染新冠的状况,都反而进一步证明了特朗普目前在新冠疫情应对上的混乱。这些都使得特朗普当前的竞选面临更大的压力。

  因此,目前特朗普在国内施政的多个议题上都面临着困境,挑战还随着议题进一步增加。而距离选举投票日不到一个月,他现有的能够催高自身支持者的招数,以及机遇,已经所剩不多。
  

  大选前仍有哪些关注点?

  随着美国大选进入到最后冲刺阶段,依然有几项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首先是邮寄投票问题。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美国选民在投票方式上将有较大转变,从过往传统的在选举日当天前往投票站亲身投票,改为提前通过邮寄方式完成投票。实际上,当前美国大选的投票已经开始,27州的超过六百万美国选民已经完成了投票,而其中大约三分之二的选民是不从属于两党的中间选民。目前来看,民主党选民的投票可能处于领先地位,但同时,大学学历以下的白人选民,即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基本盘,也在积极参与邮寄投票。如此,邮寄投票将可能使得今年的实际结果具有一定悬念,而邮寄投票过程中所产生的废票、票数统计时间差等等问题,都有可能在开票计票阶段产生影响。两党也都有可能围绕邮寄投票的问题有各自的策略,值得进一步观察。

  其次是最高法院提名的推动问题。在共和党于参议院选举面临不利局面的情况下,特朗普也极度希望在选举结束前尽快完成任命程序,从而保证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处于稳固的控制地位,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的控制权能否保证所有程序都能在选举前,或者本届国会结束前完成,依然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而这一议题也有可能左右两党各自选民的投票意愿与热情,因此需要观察十月份参议院的一系列变化。

  最后是特朗普个人的选举应对。在特朗普第一场电视辩论不断采用打断的方式干扰流程正常进行,招来不少民众反感之后,负责筹办选举辩论的委员会决定修改规则,并因应他新冠确诊的情况将第二场选举辩论改为远程进行,这一变动遭到特朗普反对,也最终导致原计划在本月15日的第二场辩论无法进行。剩余的唯一一次辩论将在本月22日举行,特朗普是否还会继续以他原有的方式来宣传理念?除了电视辩论之外,他还会以哪些方式来进行自己的选战,都需要持续进行追踪与分析。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