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王志纲:大国之争,美国错判了一点

时间:2020-08-14 21:39:29编辑:admin


  月10日-13日,2020正和岛(江西)创变者年会暨第八届正和岛岛邻大会在江西南昌盛大举行。

  在这个不平凡的2020年,很多人向战略思想家、智纲智库创始人王志纲咨询:中国和美国会不会打起来?中国的国运怎么样?下一步该怎么办?

  面对这些问题,王志纲先生于8月11日主题论坛上做了题为《国运2020》的精彩分享,以下是演讲精编:

  20.jpg

  站到舞台中间,我有一种穿越之感,仿佛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因为,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三种身份、三重角色。

  第一,16年前我曾经帮助江西省做了红谷滩的整个发展战略策划,没想到16年之后沧海桑田,南昌从一个只有100万人口的城市,变成了现在一江两岸600万人口的繁华城市。

  这是中国的一个缩影,高速城市化、现代化、工业化都在这里产生了。

  类似这样的项目我们做了100个以上,成都、重庆也都在短短15年以上实现了高速的城市化、工业化和现代化,如果不是故地重游我真的想象不到它的变化。

  包括现在开会的这个国际会议中心,当时是绿地集团来做的,还是我们引进来的,没想到伴随中国高速发展,它也成长为上千亿甚至往上万亿跨进的企业,这就是中国的缩影。

  第二,我用了三年时间写了一本书《大国大民》。首先感谢正和岛这个平台的热心邀请,感谢正和岛总编辑陈为先生每天的催促,像我这种成天做战略的人哪有工夫写东西,但是在他们的催促下,我三年前开始一个省一个省地写。

  其中一个小插曲就是江西,当时发表的每篇文章都有几十万、上百万的阅读量,我会看贴子里的评论,我发现跟贴中反响最强烈就是江西。

  为什么不写江西?

  江西人民感到非常遗憾和没有存在感。

  如果不是因为正和岛创变者年会要到这开,我真的不想写江西,因为在中国“四梁八柱”里面,似乎有它不多,无它不少。

  没想到最后在写江西过程当中,我发现两宋和宋元时期江西是整个中国的脊梁和重镇,就像《滕王阁序》里面写的一样,在中国有着最辉煌的一段历史。

  第三,我这次来遇到很多企业家,他们见到我都会问:“中国和美国会不会打起来?中国的国运怎么样?下一步怎么办?”

  他们又把我推回了我的本业——战略咨询师。

  我的确是做战略咨询的,而且做了26年,加上我在新华社的14年工作经历,算起来已有40年。

  这40年的经历刚好赶上中国40年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在这期间做了成千上万的项目,一直在前线参与中国天地之变,所以人家问我也有道理。

  那么今天我就把这三个东西打包归结一个主题——国运2020,谈一谈我对中国现在和未来的看法。

  在谈之前,我想提一个人,他也是这些年来企业家最热门的一个学习对象——王阳明。

  我是贵州人,从我3岁起,我的父母就一直跟我讲王阳明。

  关于王阳明,我只想讲两条:第一条,王阳明建功立业是在江西大地上;第二条,王阳明告别人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在江西大地上,我觉得王阳明留给我们最有价值的就是临终前的那句话——“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一个人不能选择他出生的时代是乱世或者盛世,但是他可以选择释放内心的正能量。这是我对王阳明心学的理解。

  把这句话延伸到当下,对于中美关系也是这样的,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人想把中国往死里打,谁也躲不了,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投降和妥协,但是很显然,投降和妥协也没有用。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奇葩”的民选总统,特朗普既没有美利坚先贤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气魄,也没有传统美国政客的鲜明政治倾向。他更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看起来很聪明,绝不吃亏,锱铢必较,殊不知商人和政治家完全是两种思维。

  面对来自美国的挑战。想要从根本要解决问题,还是要向内求。今天我想分享以下几点。

  01、没有危机,中国不可能有今天

  40年经历,让我对整个中国发展有了一种必然性的认识,这个认识可以概括成三句话:

  第一,逼出来的改革

  如果没有危机,没有一群对人民、对国家、对历史负责的优秀人士能够实事求是,通过危机倒逼改革,中国不可能走到今天。

  在座企业家如果没有被“逼”,也不可能产生了不起的人物。

  为什么任正非这么厉害?他的应对简直超越了美国和特朗普的想象,这是源自他所经历的苦难和严峻的外部形势,没有考验锻炼不出来像任正非这样的超强的企业家。

  第二,放出来的活力

  想要提高效率,最重要的就是松绑。政府对民营企业最大的支持,就是不干预,有求必应、无需不扰。

  只有接地气、尊重现实,才会释放每个人的性格和发展。

  回望1978年之前,所有的人都不思考问题,懂的人不让做,不懂的人瞎指挥,这种做法的理论支撑就是所谓的计划经济。

  所以在摒弃掉教条,敢于放手后的短短几年时间,全中国释放出了巨大的活力。

  在座的企业家,有的人曾经是官员,有的人曾经是农民,为什么能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正是因为释放出来的活力。

  谁是英雄?领导说了不算,市场说的算!40年的历史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第三,摸出来的市场

  当活力得以释放,指导这一切的游戏规则就是“看不见的手”——价值法则,而价值法则的载体就是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不是你说它是洪水猛兽,它就不存在;不是打压它,它就不存在。它是躲不掉的规律,因为它是效率的发动机。只有市场经济能提供最大的效率。

  四十多年来,貌似毫无路线预设的中国改革,实则一直有一条强大的内在逻辑——市场化。

  1990年我到深圳做采访,当时的市委书记悄悄问我:“北京方面对于市场经济怎么看?”

  那个时候讲到市场经济是犯纪律的。

  当时陈云同志有一个说法叫做“笼子经济”,是说企业像鸟一样放在笼子里面,可以让它飞,但是不可能让它飞出笼子。

  直到1992年小平南巡,最终才把笼子捅破,中国才真正地堂堂正正地走向市场经济。

  在市场经济这所大学校里,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并快速走向全球化。如今,民粹主义的思潮在全世界泛起,中国的外部环境难言乐观,我们自己应当有客观的认识:正是对价值规律的尊重,对市场经济的认同,才使中国能够堂堂正正地与世界对话,我们一定要在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逼出来的改革、放出来的活力、摸出来的市场,这就是我总结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得出来一个基本判断,这三点也几乎贯穿了整个中国四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全过程。

  10.jpg

  02、邓公的遗产:

  要我做 vs 我要做

  前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写一写,对整个中国40年概括性的总结,后来我说干脆我来写吧,就写了一篇洋洋万字的《邓公的遗产》文章。

  这篇文章是在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审阅后,冒着风险大笔一挥发表的。

  没想到这个文章出来把天捅破了,上百万的阅读量,上百家媒体转载。我收到很多反馈,还有相当高层的领导带话给我,向我表示感谢。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响?后来想想,这篇至少从三个方面给大家带来了思考:

  第一,让处于浮躁和迷乱的人们终于认真静下来好好回首一下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去哪里,我们今天是什么状态。

  第二,静下心来,思考一下邓公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翻天覆地怎么来的。

  第三,也是我最深的感受,邓小平的路线,邓小平的思想,包括什么摸着石头过河等等都是口号,根子上就是一句话——尊重人性,这是最伟大的地方。

  任何不尊重人性的高喊的口号都是耍流氓,只有尊重人性才实现了整个中国40年的天翻地覆,才能解放人类。

  而这个尊重人性概括出来就是一句话:把几十年我们坚持教条的社会主义的时候所执行的“要我做”,真正变成能够调动每个人的内在积极性的“我要做”。

  千万千万别小看这两句话,从“要我做”到“我要做”是从根本上把我国经济从濒临崩溃的边缘拉了起来,成就了超英赶美即将成为世界最强大国的历程。

  对于企业家来说也是这样的,去年正和岛在广州长隆开会,长隆集团董事长的苏志刚我太熟了,他是杀猪出身的,只读过小学,中学都没有读过,杀猪、卖猪下水的走到今天,他的成长过程、自学过程全球罕见,什么造就了他?不就是“我要做”吗?!

  去年他拉着我的手,说王老师你的《邓公的遗产》我看了三遍,没有邓公哪有我杀猪的今天?

  正是千千万万的杀猪宰羊的人创造了中国的繁荣,创造了一个东方式的奇迹,这是中国能量之所在。

  从“要我做”变成“我要做”,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就找到了发展的原动力。

  20年前我到非洲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从中国到非洲工作的都是华为的人,后来他们告诉我,华为有句话——“一贫如洗、胸怀天下” 。

  伴随华为成长的路上,无数一贫如洗但又胸怀大志的年轻人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改变了命运,成就了自我。华为在海外开疆拓土,在全球各地落地生根,枝繁叶茂,离不开对这批优秀年轻人的激励。

  华为20年前出差100美金一天,就是靠这个出了民族英雄。这些孩子为了命运敢于去非洲,打造了一支铁军。

  任正非说,20年前中国电讯行业四大头,大唐、中兴等等,但是华为是后妈生的,根本不受待见,国外连大使馆不理,华为感到非常憋屈,因为这是后妈生的孩子,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华为终于成了整个中国的顶梁柱。

  据说,面对美国的打压,任正非讲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他提前5年、10年打我,对我是一剑封喉,但是今天打我,可以摔伤我,但是打不死我。”

  这个背后的根源是什么?就是从“要我做”到“我要做”。

  这个大破大立的年代,英雄辈出的舞台,激发起了中国人压抑了许久的精气神。被约束了几千年的中国人,突然遇到了某种程度的放纵。“我要做”给了芸芸众生一条改变命运的“活路”,这颗种子最后成长为累累硕果:人民群众将它变成了无数种“活法”,从“活路”到“活法”,一个灿烂的未来由此实现,一个丰满的社会由此诞生。

  于是,千百万农民从田间地头走进厂房车间,摇身一变成为现代产业工人,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推动了工业化;

  成千上万渴求知识的有志青年,通过参加高考改变命运,成为寒门贵子,跃入龙门,成长为当今社会政商学界的中流砥柱;

  不甘平庸的芸芸众生,一头扎进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中,翻滚浮沉,成就了无数富商巨贾、草莽英雄。

  03、“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为了出这本《大国大民》的书,我又对东西方历史和这几十年人生经历进行了梳理,我很赞同一句话,原来我们是就中国谈中国,现在终于能够站在亚洲看中国,站在全球看中国。

  最后我发现一个问题,几百年来西方让都是用傲慢的心态看中国,他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而今天在西方已经有明白的人看中国了,美国政治学者、著名汉学家白鲁恂曾说:“中国其实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他们发现中国原来不是一个传统国家,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这个文明属于世界四大文明之一,这个文明五千年不倒!

  04.jpg

  04、美国打击中国

  已经超出“最佳时期”

  对比他国文明,剖析中华文明本质,今天大国既成,站在前人从未站过的高度上,我们没有理由不自信。

  第一,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央集权使它能抵御很多大的灾难。

  像这次疫情,人民群众让步自己的隐私和自由获取平稳,这是西方做不到的,这是在做的过程当中展现出来的核心能力。

  第二,整个中国作为一个巨国市场,这个意义非同一般。

  美国打击中国已经超出了最佳时期,下一步中国是个14亿人口统一的市场,而且拥有3亿以上中产阶层,其购买力是欧洲和美国加起来都瞠目结舌的,也是整个中国在困难当中走出去的定海神针。

  第三,中国完成了全球最庞大的工业化建设。

  这个制造业美国想拿回去,但是已经不可能拿回去了,以中国为代表东亚最适合做制造业,我们有非常庞大的工程师队伍,有勤劳勇敢的人民,有庞大的巨国市场。

  在这个国家里面,万事皆有可能,在一个小小的手机上就会产生字节跳动这样万亿级的企业,可以产生下一个阿里巴巴、下一个腾讯,下一步,80后、90后、00后在这个舞台上将会有无限空间。

  最终历史走到今天,当美国向中国摊牌的时候,我们只要向内做好自己的事,中国是打不倒的!

  最后一句话:摸出来的市场,逼出来的改革,放出来的活力,中国的未来是挡不住的国运。

  中国不是崛起,是复兴!

  回看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是世界第一,今天中国的复兴,有赖于在座各位企业家,对明天我是非常看好的,希望大家共同努力!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