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美智库 | 我们正在进入特朗普时代的倒计时

时间:2020-07-30 21:39:26编辑:admin


微信图片_20200730113647.jpg

  特朗普陷入了恶性循环。新冠肺炎引出了最严重的危机,这场危机深深地打击了总统和整个国家的每一个弱点。Thomas Wright认为,经过三年混乱之后,我们终于步入了特朗普时代的最后阶段,迎来了我们长期以来担忧的危机和崩溃。该文最早发表于《大西洋月刊》。

  正文

  目前,美国正处于“诸神的黄昏”时期,即特朗普时代的最后阶段。在第一阶段,特朗普受到不完全地束缚。在第二阶段,特朗普可以为所欲为。第三阶段,即“算账”阶段,特朗普自食其果,尤其是在中国和伊朗问题上。

  在混乱的三年里,起码在共和党人眼里,唐纳德·特朗普终于“混”过去了。前任总统遗留的强劲的经济遗产鼓舞了他,共和党人的愿望清单激励了他,其中包括任命司法人员、放松管制以及废除伊朗核协议。然而,几乎所有对特朗普政府的分析中都包含一条警告:一场严重的危机将会颠覆共和党的努力,并会考验这位经验不足、心怀报复的总统。尽管如此,我们都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幸运地度过这四年,而不发生任何能改变范式的事件。

  新冠肺炎引出了最严重的危机,这场危机深深地打击了总统和整个国家的每一个弱点。战胜疫情需要科学、纪律、对权威的信任、牺牲和耐心。紧接着,另一场危机随着经济萧条而来。随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残忍谋杀。目前已有10多万人死亡,4千多万人失业,暴力抗议活动蔓延到全国各地。特朗普陷入了恶性循环。他没有能力采取必要的政策来解决这三个危机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他采取了令人大跌眼镜的做法——指控记者谋杀,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试图起诉奥巴马政府官员。这些行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但他仍旧冥顽不灵。

  外交政策不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上周连续48个小时的罢工凸显了特朗普在各州政府中煽动的混乱。周四,中国人大批准了一项新的香港安全法。对中国的这一举动,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政府发表了联合声明。在幕后,美国外交官正在组织将于6月底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妄图同与会领导人将会在香港问题上形成统一的“立场”。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希望能够亲自出席,声称这是疫情停摆后恢复正常的信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他们将会出席。德国总理默克尔则更为谨慎,但她表示,她将以“为多边主义而战”的任何形式参加G7会议。G7尚未达成协议,但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对该问题的前景十分看好。周四晚上,针对弗洛伊德谋杀一事引发了抗议活动。星期五,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警告,称他威胁要使用暴力。他在推特上写道:“抢劫起,枪声落(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特朗普试图将转移注意力作为回应。他在下午2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他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并单方面宣布对香港问题作出回应。几个小时后,默克尔宣布退出峰会。特朗普在第二天表示,他将推迟峰会,并邀请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参加。

  这一推迟使多边组织相关行动的希望破灭。此外,俄罗斯坚定支持中国的立场,即香港问题纯属内政,其他国家不得干涉。一些观察人士认为,邀请更多国家加入峰会是为了孤立中国,但实际上弄巧成拙。

  中国在联合国中扮演的领导角色比其他四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总和还要多。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试图建立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以抵抗这种影响力。今年早些时候,他们取得了一个“胜利”,即中国失去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主席的地位。特朗普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对这一努力造成了致命打击,如果其他国家认为美国正在从联合国中脱身,那么他们就不会听从华盛顿关于联合国应该如何运作的建议。

  将俄罗斯纳入G7峰会是特朗普的长期目标,但这与5月20日白宫发布的对华战略相矛盾。这一评估以冷战早期有关苏联威胁的最重要文件之一——NSC-68为模板,在阐明其与中国政府竞争背后的理由方面,该评估比以往走得更远。虽然没有提到俄罗斯,但它确实谈到了民主和威权主义间的制度竞争,美国需要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组成全球联盟。G7为如何建立这种机制提供了基础,但如果俄罗斯也被纳入其中,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这48小时内,特朗普采取行动的净效果是,给美国政府在中国问题上的努力泼了一盆冷水。如果特朗普能耐心、自律、克制地实施相关政策,他就有可能取得成功。对于他会有多担心他的行为会对他不关心的问题和人产生负面影响,只能依赖想象。这是未来五个月的预期。多重危机愈演愈烈,他就会越猛烈抨击,但效果只会越来越差,只会让美国变得无能为力和无足轻重。美国人民将为此付出代价。

  在特朗普时代的剩余时间里,已经没有办法走出“诸神的黄昏”。对于负责任的高级政府官员(有几位是主要和副级别的)、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以及州政府,他们面临的问题不是如何说服特朗普做正确的事,而是如何限制损失,以便在他离任后修复政府。这可能意味着,即使有必要,也不要敦促特朗普对危机采取行动。尽可能绕过总统。共和党州长们宣布他们独立于党内领导人之外,试图在国会就外交政策问题制定两党合作的方案,比如在国际机构中与中国竞争、防止俄罗斯的干涉、转移特朗普的注意力,使他无法做出真正重要的决定。如此以来加强了宪政民主,维护了美国的国际利益。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