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老外交官华黎明:这是我一生见过最严重的世界性危机

时间:2020-03-31 21:38:51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


新冠肺炎疫情已造成全球72万人确诊,3万多人死亡,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病例。

21.jpg

华黎明

耄耋之年的老外交官华黎明出生于抗战烽火之中,外交生涯见证了伊朗伊斯兰革命等重大历史事件,曾为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担任翻译。谈及眼前的新冠疫情,华黎明坦言,这是他一生中见过最严重的世界性危机,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将超过两次世界大战。世界各国应积极合作,抛弃地缘政治考虑,携手抗疫,共同战胜危机。

全球疫情尚未达到顶峰

北京日报客户端:现在全球疫情处在什么阶段,您如何评估当前的全球抗疫形势?

    华黎明:中国的疫情控制住了,但中国以外的地方还在发展,向全球蔓延。全球疫情可能还没达到顶峰,从顶峰跌落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32.jpg

3月28日,纽约医护人员将病人送往布鲁克林一家医院的急诊室。新华社发

中国以外的抗疫形势越来越严峻,全世界将近200个国家鲜有幸免,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很大。美国作为第一大经济体,股市已经接连狂跌,三次熔断,美联储把利率几乎降到零,失业人口已经到了328万。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是空前的。

全球主要的产业链在中日韩三国,市场在欧洲和美国,能源在中东。中日韩都受到疫情严重冲击,欧洲受冲击尤其大,中东油价大跌。全球经济都受到很大冲击。

 33.jpg

3月28日,确诊后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通过视频指导工作。 新华社发

有人说,会不会引发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大萧条?我注意到,经济领域的一些专家认为还不至于引发那么严重的大危机,但至少二战结束以来的70多年,人类还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世界格局将会受到巨大冲击,经济会发生大倒退,中国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疫情冲击超过两次世界大战

北京日报客户端:像巴菲特这样的人物,已经说新冠疫情是他从没有见过的局面。在您经历过的重大事件里,这次疫情是不是最严重的?

华黎明:以我的年龄来看,这是我这一生中见到过的最严重的世界性危机。我经历过经济危机、局部战争,二战我赶上一个尾巴。但我觉得新冠疫情给经济造成的损失可能比二战还要大。这是人类遭受的一个非常大的灾难,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全球性的打击。

34.jpg 

3月20日,从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愈出院的患者金先生与护士道别。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摄

在我的印象里,人类所经历灾难中最大的是一战、二战。这次疫情的冲击我认为比两次大战还要大。一战主要战场在欧洲,二战在欧洲和太平洋,其他地区还相对安定。但这次疫情是全球性的,以病毒传播的方式,让全球都卷进去了,这是比世界大战还要大的灾难。

疫情证明人类需要全球化

北京日报客户端:从全球来看,控制疫情的关键是什么?

华黎明:疫情的发展,从全球化的角度看,倒是“坏事变成好事”。从2016年开始,世界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趋势。美国特朗普政府和中国打贸易战,欧洲出现了英国脱欧等很多“黑天鹅”。这次疫情本身就告诉全世界,世界是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疫情这么大冲击之下,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全世界70亿人是个大家庭,必须在全球数据、医疗资源、资金、物资和病源流动等方面通力合作,才能把疫情控制住。疫情对全球化趋势是个很好的反面例证,人类真的需要全球化,不仅是经济发展需要,还要共同面对危机。

 35.jpg

3月30日,一名消费者拎着购物袋走在武汉市武商广场内。当日,武汉市多家商场开门迎客。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费茂华摄

从中美领导人通话、G20视频峰会也看出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这样唯一的超级大国,中国这样经济排在世界第二位、14亿人口的大国,都不可能单独处理人类面临共同的问题,只有相互合作。像中美两个国家之间,要采取合作,要抛弃地缘政治思考,特别要抛弃“零和游戏”的冷战思维,来面对人类社会面临的很多新问题。

 36.jpg

罗马的卡萨帕洛科临床研究所内,医护人员和患者与病魔搏斗。 新华社发

这次疫情应该对人类有所启发,人类本就是命运共同体。中美两国关系,世界各国关系,还有如何解决全人类问题,都应该抛弃地缘政治思考,真正通过合作共赢,迎接21世纪以后的各种挑战。

人类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体制来管理自己?

北京日报客户端:在疫情全球蔓延之下,我们看到中国,还有俄罗斯,在自身疫情控制得力的情况下,还可以大力度援助其他国家,包括意大利这样的老牌发达国家。

华黎明:中俄两国,尤其是中国,处理疫情时有几点是成功的。第一,突如其来的疫情暴发,中俄两国领导人毫不犹豫地把人的生命放到第一位。特别是疫情在中国爆发时,正值国家经济下行和春运的亿万人口大流动,中国政府果断地把其他问题先搁置起来,全党、全军、全国总动员解决人的生命和安全问题,待疫情基本控制后不失时机地复工复产。

 37.jpg

3月25日,中国第三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在出征前合影。 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摄

相比之下,有的国家疫情已经爆发,政府还在折腾股市、降息,举棋不定,抓经济还是抗疫,一直在犹豫,直到确诊病例过了4万,才下决心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第二,中俄两国都有比较高的行政和执政能力,就是令行禁止,政府一声令下,大家就居家隔离,“封城”的封城,交通停止的停止,该监测的监测,这在很多国家做不到。直到现在,一些西方国家疫情十分严重,但很多人都不愿意戴口罩,都不愿意取消他的聚会。这是我觉得我们跟他们很不相同的地方。

欧美国家本身的一些问题,也随着疫情暴发而暴露出来。比如他们经济情况实际不是很好,又受到疫情冲击,跟控制疫情有关的生产活动,比如口罩、防疫用品、呼吸机的生产,中国可以很快动员起来,上亿的口罩,成千上万的测试盒、呼吸机、防护服,都可以生产出来,但在欧美国家做不到。这确实反映了经济能力或制度上的优劣。

38.jpg

 俄罗斯军车抵达意大利,帮助意大利对抗新冠肺炎疫情。 俄罗斯国防部/塔斯社图片

疫情蔓延全球,自然也引起人们对制度的思考。一直以来,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度说三道四,但是这次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中国充分发挥体制的优越性,对疫情全面监督、控制。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在学习中国的经验。

这些都在体制问题上给人们提供了新的思考,就是人类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制度来管理自己?尤其是面对一种重大自然灾害、重大困难的情况下,给全世界提出了一个重新思考的机会。

专家简介

华黎明,1939年生。1956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自1963年至1983年,先后在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和中国驻伊朗使馆任职员、三等秘书、二等秘书和一等秘书。1983年后,先后任外交部处长、参赞和副司长。曾担任周恩来、刘少奇和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波斯语翻译。1991年至1995年任中国驻伊朗大使。1995年至1998年任中国驻阿联酋大使。1998年至2001年任中国驻荷兰大使兼中国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代表。1998年,被阿联酋总统扎耶德授予“一级独立勋章”。2006年至今,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