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中央再次强调“新基建”,有何深意?

时间:2020-03-14 21:38:26编辑:admin


最近,“新基建”这个词火了。所谓“新基建”,全称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社会运行重点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事实上,这并非首次提出“新基建”,早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相关的基础设施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那么,在当下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中央再次强调“新基建”,有何深意呢?

何为“新基建”?

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新基建”后,在专家中已初步形成的共识是,“新基建”主要是指基建的领域、地区及内涵等与俗称“铁公基”(铁路、公路、港口、码头、机场、隧道等)的传统基建不同。

新的领域是指要调整投资领域,在补齐铁路、公路、轨道交通等传统基建的基础上,大力发展5G、特高压、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大数据中心、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新型智慧基建。

新的地区是指对人口流入地区和人口流出地区要有区分,采取不同的政策。人口流入地区,可以适当扩大基建规模;而对人口流出地区,则要避免因大规模基建造成明显浪费。

新的内涵是指除硬的“新基建”之外,还应加强软的“新基建”。包括补齐公共服务短板、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加强生态绿色基础产业发展等,甚至更宽泛一点,还包括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和建设金融基础设施、建立新激励机制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等。

为什么要重视“新基建”投资拉动?

从目前来看,疫情对中国经济供给侧和需求侧形成了双重压制。在供给侧方面,导致制造业和服务业工人离岗,工厂或服务场所关闭或半关闭,工厂制成品或服务供给下降。在需求侧方面,疫情的影响是分化的。一方面,其使得消费性生活品和防疫物资的需求大幅增加,在供给受到压制下导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其压制工业原材料和制成品的需求,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下降。

疫情后,因为出口和消费恢复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更应重视基建投资,特别是“新基建”投资对我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新基建”与传统基建投资两者有一些共同点,比如均需要商业银行投放更多的信贷支持,同时均可以增加就业。但从拉动的对象和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影响来说,两者也有很大的不同。传统基建主要是指修路修桥修码头机场和港口等,显然其将增加钢铁、水泥和工程机械等传统行业的需求,如果过度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很容易形成过剩产能。而且,传统基建因需要更多体力型初级劳动者,因此其所解决的主要是低端劳动力就业问题。而5G和人工智能等硬的“新基建”与医疗和社会管理等软的“新基建”,适应了互联网化和数字化的需求,有助于培育经济新动能,不用担心未来形成落后的过剩产能;在就业方面,“新基建”需要更多脑力型劳动者,从而能缓解大学毕业生人才的就业压力。从长远来看,对于劳动力质量提升和结构优化也会产生积极影响。

综上所述,尽管当前“新基建”投资的规模仍较小,但这不妨碍其将成为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对此,应予以高度关注。从国家层面来说,应该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并配以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风险防控,防止过多热钱涌入“新基建”领域。

(作者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管理学院讲师、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