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智能社会“凶猛”地来了

时间:2020-03-10 21:38:18编辑:admin


    一、 5G是一辆“战车”,走来的是一个兵阵

  最近几年,人们一直在讲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对这些概念人们已经耳熟能详。也有许多公司为了抢到先机率先投入,但是实际上却只有投入不见产出,这是因为他们起得太早,早到了这个朝阳产业还没有升起。朝阳产业不会在半夜鸡叫的时候到来。

  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似乎一直是传说,若隐若现,许多投资者都因为“半夜鸡叫”赔得血本无归,甚至成为了人们眼中的骗子。其实人们很难把半夜起床的先行者和真正的骗子区分开来。

  为什么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技术在世界范围内仍旧方兴未艾?因为现有的传输设备无法解决它们所需要的巨大流量。它们就像几个威武的“武士”,需要一辆大而快的战车,这辆战车叫作5G。

  现在,5G这辆“战车”已经启动,正在轰隆隆地向我们驶来。这辆“战车”上,一定会站着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这几个“武士”,它们将携手而战。

  其实不仅仅是这辆“战车”和这几个“武士”,和他们一起走来的,还有许多“步兵”,那就是智能机器人、智能生产线。这是一个庞大的智能化队伍,他们将所向披靡,重塑整个社会。

  二、 智能社会是一个新阶段

  智能化正在将我们的社会改造成智能社会。时下信息社会这个概念已经无法描述这个新的时代,我们已经大步迈入了智能社会。

  我们进入信息社会的时间并不长,它是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作为信息处理手段的,我们的社会已经被信息化。智能化并不是以往的信息化,而是以具有对信息数据更高层次的处理、运用能力的设施为基础,对社会的一个全面改造升级的过程。智能社会并不就是我们刚刚适应的信息社会,而是一种新的社会阶段。当然这个阶段也可以看作是信息社会的第二个阶段。

  大流量信息的畅通,一系列新模式的出现,智能机器人和智能生产线的广泛应用,是智能社会的基础性特征。这些将会带来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社交方式、社会治理方式等方方面面巨大的变革。

  在以往的观念中,社会变革总是被认为是天大的好事,其实每一次变革都是双刃剑,变革越快越巨大社会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越深重。因此我们不要简单认为智能化是一件好事,其实它可能会带来前所未有的问题。任何国家对这些问题缺少足够的预见,应对不及时,都可能出现料想不到的危机。

  三、 智能化是一把“大剪刀”

  实现智能社会的过程叫做智能化,智能化和以往社会变革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在于:以往的技术变革都是为人类提供更好的工作手段,主要是在体力上强化人或者替代人,而智能化则是许多拥有超过人的能力的设备大量地替代人。因此它将是一把巨大的剪刀,它会把很多人现在的经济、生活中的位置替代掉,把与之相关的关系、组合无情地剪掉。

  区块链会给许多东西赋予价值,一些东西被炒得价格升高,但实体经济可能又一次受到冲击,从而改变经济生态。

  拥有巨资的企业会率先使用机器人,获得超额利润,许多中小企业可能纷纷倒闭,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出现一个高潮。智能的剪刀会剪掉许多企业。

  机器人大量地进入工作领域,许多人会因此失业。智能化的剪刀会剪掉好多人的岗位和收入,首当其冲的可能是进城的农民。

  智能化会让繁重的体力劳动、重复性劳动、计算性劳动、简单创造性劳动甚至某些表演性劳动失去市场,那么人将来干什么?未来生活,有这样几种职业可以选择:管理、创新、艺术、娱乐、体育。许多人无法适应这种转型,可能会尴尬而无奈,城市劳动者包括知识层都可能加入这一队伍。

  因此,智能化将是一把“大剪刀”,原有的许多课程和专业将是多余的,可能现在许多工科的专业将不复存在,教育面临重大转型。

  这把“剪刀”对我们的生活也不客气,智能机器人也在毫不脸红地准备替代人们的配偶。当然这种替代只是部分的,但是一部分家庭可能因此而解体,甚至一些人可能对组成家庭失去兴趣。同时,智能机器人配偶和人组成的人机家庭可能会出现,甚至养育孩子的方式也会变化。

  “大剪刀”效应,将带来许许多多的问题。这个效应会成为一个时代热词,这个热词将让我们痛并快乐着。

  四、 社会天平的倾斜谁来扶正

  智能化过程会比以往工业化、信息化的过程都更迅速,“大剪刀”效应会让社会在一系列方面迅速失衡:

  一部分抓住先机、资金雄厚的企业率先智能化,因此得以迅速扩张,如同特斯拉一样,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化生产线会成为新兴企业的标配。智能化程度低的企业、特别是中小型制造类企业迅速被淘汰。智能化高的企业赚取空前的超额利润,而且无需支付工人工资,因此社会金钱很快会向少数投资者手里集中。

  与此同时,智能化会造成社会大量失业,特别是低端劳动力失业。文化水平低的城市青年和农村青年首当其冲。这部分人即使有就业机会,工资水平也会降低。可以预料,这会带来新一轮低端收入家庭的贫困。

  所有的教育都应该是为未来培养人才的,所以教育是一项穿越的事业,应该培养人的穿越能力。但是教育往往是教人既有的知识,给人套上既有的思维模式。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教育的根本性的矛盾。智能化“剪掉”许多行业和职业的时候,教育对变革会更加不适应,在这方面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面对社会即将出现的产业失衡、财富失衡,面对一部分企业的危机和低端收入人口的失业,面对教育面临的挑战,应该怎样应对,这是智能化时代社会治理上应该及早筹谋的问题。

  五、 中国需要未来学家

  智能化已经开始,智能社会在迎面而来,但是我们的社会对这方面问题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因为我们一直社会缺少对未来的研究,缺乏具有前瞻性的未来学家。

  美国走在世界前列,他们一直比别的国家更重视往远处看,因此先后有一大批著名的未来学家,例如托夫勒、奈斯比特、弗里德曼、霍金斯等,另外还有亨廷顿、布热津斯基等学者的研究也涉及未来学。在美国,未来学是深受社会、企业和政府重视的显学。

  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一直在追赶发达国家。虽然现在我们和发达国家在许多方面现代化程度已经越来越接近,甚至在GDP上有望追赶美国,但是在未来研究上我们仍然缺少必要的准备。着眼未来,如果我们没有居高视远的能力,那么如何才能在世界上领跑?没有一大批研究未来的学者,没有一批未来学家,不能够占据未来的制高点,我们怎么能成为世界强国?

  只有预见未来,才能把握未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需要更多“桅杆上的瞭望者”。

  (作者系中央党校教授、博导,学习时报社原总编辑,信息社会50人论坛专家成员)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