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碎片化时代的政治动力学

时间:2020-09-21 10:41:45编辑:wen


  先强调下所谓政治,如同我在上一次“认知训练营”里所说,指的是广义政治,就是一切要由实力对比,而不是只要对照规则就能解决问题的游戏。也就是说,处处皆政治。传统上的政治精要就是要实现以多打少,朋友要多多的,敌人要少少的,即所谓统战,但碎片化时代的打法有了新面相。

  社交媒体兴起,使真实权力发生从来没有过的重新分布。过去,有些地方一人一票,有些地方不是一人一票,但不论在哪里,向来使用的是什么模板,游戏都在重新洗牌。社交媒体上总是一人一个声音。

  如果说普选制政治,终结了传统意义上的君权神授型精英,使代议制精英兴起,那么社交媒体时代使得代议制精英极为不适。社交媒体扫除中介,正在造就直通车精英——无论有没有选举,声音就是权力。它带来一个副产品,权力表现得进一步粗鄙化。

  所有权力说到底都有粗鄙一面,但从前总要把粗鄙藏起来。现在不然,直通车型的精英一个比一个粗鄙,一个比一个自豪地将粗鄙展示给所有人看。权力来源的分布变了,来源越直接越分散,它就表现得越粗鄙。

  新世界地图

  在一人一个声音的粗鄙新世界里,直接收集、凝聚权力,你得知道新世界的地形图。

  我们先来看大盘:

  第一, 声音极为分散。

  发声的成本与发声的人数成反比。社交媒体使得发声成本变得如此之低,于是有能力发声的人变得空前的多。

  一部政治史就是发声人群逐步扩大的历史。古代只有贵族能发声,后来有产者也能发声,再后来专业技能人士也能发声,再后来妇女也能发声,最后是所有成年人理论上都能发声,实际上则是通过一层层的代表替他们发声。

  今天通过社交互联网,每个有手机和社交媒体账号的人都能直接发声,发声群体空前扩张,不再需要代表来中介。每个人都在抢话,抢着说别人没说到的话,如果别人都说过了,那么就抢着把它说得更坚决。于是在任何重要议题上,都创造了完整且强烈的意见光谱,从最左到最右都有。在任何问题上都无法形成共识,因为没有谁有能力整合整个舆论场。

  第二, 事实既重要,又不是绝对重要。

  事实当然是重要的,因为社会总的来说还愿意相信事实是一切的基础,偏离事实太远太久,空中楼阁总要垮塌。

  但事实又不总是绝对重要的,因为事实从来不绝对,公认为事实的东西,总是以社会共识为前提。如果社会在一切问题上都不存在共识,也不存在寻求共识的默契,那么事实也就不存在了。

  任何一件事,只要有人愿意,就有能力把水搅浑,而社会这么大,总有人愿意搅这浑水。社交媒体上所有重要问题,都是今天一个定论,明天一个翻转,后天再翻转回来。没有锚以后,社会表面上是一个社会,其实是并排的无数回音壁,各在各的回音壁里,听各自的回音。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

  第三,极端永存。

  极端永存,因为无论多极端的声音,在社交媒体的无尽散沙化空间里,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回音壁。你从朋友那里所学到的,其实是从朋友那里辗转回来的你自己的看法。

  有个故事说,有人嫌天堂太挤,于是宣传地狱发现了石油,大家都往地狱跑,这个人也跟着跑,一问为什么,回答道:大家都信,搞不好是真的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向朋友学习最终变成被回音壁支配:空间那么大,人那么多,无论多小的线索,都能凭空聚合出足够丰盛的土壤,自我供养。传统社会中,边缘声音会枯萎死掉,社交媒体时代的边缘声音永保健康。无他,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成本高低不同。

  第四,一切皆站队。

  社交媒体是直接媒体,扫荡中介,一方面让你与其他人直接相对,另一方面因为这种直接相对,所有互动方式聚拢成一种,就是投票。

  投票表面上投别人,实际上是投自己,动员与自我动员融为一炉。明星崇拜叫作饭圈,不同的饭圈之间必须要battle。销售不叫销售叫带货,买卖成为依附于网红与“粉丝”之间情感互动的附带行为。

  基于真实的或表演出来的情感,用动员体制聚拢商业、文化、社交中的林林总总,因此将一切都抹上一层,或深或浅的政治色彩。不要说你不讲政治,站队就是政治。哪个饭圈不站队?

  新媒体政治的打法

  明白了形势,那你应该有什么样的打法呢?

  第一,稳住基本盘,远比争取对立面重要。

  社交媒体时代,政治动力学的关键是寻找同路人,而不是争取敌人。能把敌人争取过来固然好,但这事太难,成本太高。转化一个敌人,远远没有寻找一个朋友成本低。社交媒体空间多有利于找到朋友,就有多不利于转化敌人。更何况,就算能转化一个敌人,很可能同时会创造新的敌人。

  社交媒体空间的极度碎片化,使得你哪怕只是轻轻调整下站姿,就会要么左边要么右边,碰到另一群已经设定好站姿的人们。得一人,失两人,不符合社交媒体时代的动力学。明星不能动人设,也是这个原因。

  所以,社交媒体时代,最重要的是创建并稳住基本盘,有基本盘的玩家不会被真正打倒。

  第二,别想着团结大多数,团结大多数的结果,就是谁也团结不了。

  团结大多数,今天的名字叫作投机,四面八方左中右的批评会呼啸而至。你无力反驳,因为你去团结大多数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像投机,听起来像投机,闻起来也像投机,你就是在投机。

  在不同意见多如牛毛,且每个意见都在强力搏出位的时代,做坏事都可能有人给你说话,唯独投机绝对没人为你说话。

  第三,人设宁鲁棒(robust)勿完美。

  鲁棒的意思就是反脆弱,经得起打击。没人经得起全方位人肉。但只要你想出头,则一定有全方位无差别的人肉攻击在前方等着你,全民皆侦探,翻你历史旧账,追溯还没有时效。

  面对这场炼狱,你赢是赢不了的,躲是躲不开的,关键是能抗得住。抗打击是第一位的,还因为只要你不倒下,肯定会有一天轮到你赢,因为同样的炼狱在等着你的每一个敌人。

  再具体讲讲什么是鲁棒:一技有特长,浑身是破绽,就是鲁棒。你把人设定在白莲花,那就一点不鲁棒,一粒微尘都能打垮你,因为你不能有瑕疵。你的人设要是定成我撒谎,我贪财,我好色,但我就是要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那就没什么能击倒你,却有可能遇到那些把你抬上铁王座的人民。

  第四,绝不能认错。

  抗住的第一大要素就是绝不认错,哪怕明明白白是你错。

  不认错就总还有得救,总有一天能等到剧情反转。哪怕做错被抓现行,那也不是世界末日。就算压力好似泰山压顶,你也要坚信它退潮只需要7秒钟。因为它退潮的确只需7秒钟,人们的记忆力就只有7秒钟。忍忍就过去。

  但如果你自己认错,那就绝对没得救。认错不是你自己的事,你不是一个人。铁粉表面上支持你,实际上支持他自己制造的那个你,你认错就是你背叛铁粉。你背叛他们,他们就抛弃你。没有铁粉,你什么都不是。

  第五,发声权要完整地、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

  如果你被断章取义被歪曲本意之后再去纠正,晚了,印象已经刻板,群众已经翻篇。他们已经放下,只有你自己无法放下,但又能向谁去诉说?谁耐烦听呢?所以,自己想说的话要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说,不要让中间商赚差价。

  说的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个痛快,但要注意一次只说一个点,群众情绪和注意力的最大公约数只能消化一个点,你别说一方面另一方面,自己找平衡点远远没有让铁粉清爽来得重要。

  杜鲁门说过,经济学家老是说on one hand,on the other hand,烦!给我找个一只手的经济学家来!杜鲁门是个老油条,他不是为自己提要求,他是为群众代言。

  41814fb1fa6da19d1964c98b305fa93.jpg

  马立智先生书法作品

  最后,享受混乱,享受当下。

  享受当下和享受混乱本来是两件事,但现在是一回事。高度碎片化,极端永存,无意也无法寻求妥协和共识,在这种生态中,团结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团结。权力的碎片化与声音的碎片化,相伴而来。

  以美*国为例,执政者推行政策无法再期待,也因此根本就不去寻求社会的广泛支持,因此是机会主义地执政。这批评对其反对者同样成立,反对同样也是出自机会主义。执政者发生交替之时,预测新来者政策的最好指针,就是他会颠覆刚下台那位的政策。

  如果说特*朗*普有什么政策逻辑,那就是反奥*巴*马;假如美国人选出的下一个总统来自民主党,那预测他有什么政策很简单,就是反特*朗*普之道而行之。融断复融断,来回翻烧饼。这最终推出一个悖论:所有人都想上台,但上台的那位不大会有好下场。

  这纷乱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它内耗太多,在任何事情上都太没有实质进展,业绩表现太差。反对太容易的结果,就是什么都做不成。它会寻找一条出路,英明领袖响应时代召唤而生,一剑斩断难题。不是政客总算变英明了,而是社会终于烦透了。从碎片化到大一统,这条路历史上走过很多次,血与火,剑与盾。貌似解决不了的烦恼,拿破仑一炮就轰掉了。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