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持续的忏悔和自我否定,必然导向文化和人格低劣论

时间:2020-09-15 09:28:12编辑:wen


  因信称义必然导向政*治正确,异化而成居高临下,毁人自义的斗*争思想和道德优越论。从文化与观念发生学上讲,任何社会行为与结合模式都源自其不同的地方知识和历史传统。就其广义的演化梯度看,一神教之前的文化、巫术和宗教认信,虽不乏政治冲动而屡被曲解利用,但其主要功能多是基于人生顿挫,运途舛逆而寻求保佑和救济,一般只作情感纾困和命运挫折的慰藉和安抚,其选择多具有分散皈依的个人化自主倾向,少有周密的管理制式,也无意对人的心灵进行深耕改造和系统性重置规范。

  一神教及其派生的现代政教理念和价值观则不然,其教义不仅主张真理的唯一性和信仰提纯,强调上下同一和社会组织关系的严密性。还特别强调整体观念和宰制性服从,对世道人心进行改造与救赎,也即灵魂的自我检讨和精神修正,并通过持续的忏悔,不间断的反思性自我批判,社会化群众运动,反复锤炼以达于自我否定,自我升级改版,进而植入不可争辩的基本教义,这种不厌其烦的检讨和批判,必然导向自我贬损和人格低劣论,从而将因信称义的内心体验和地方知识标榜为具有普世正确,且肩负着改变世界的“大使命”,鼓励政治扩张及其文化帝*国主义。
 
  印度圣城瓦拉纳西

  就事实而言,从“理念论”到一神教,利维坦和现代人民主权论,说法和名称不同,但都是一种形而上学,唯心主义的认知逻辑和观念闭环,或者说是一种基于信仰而非事实求是,不能证伪的假命题,其价值属于无边界,不可重复参验的总体论而与科学无关,也无涉真理和客观性,在语义学上更不存在可以讨论的条件和论证框架,而是人们基于自己的认信建构出来的“理想国”。从其生发历史看,大都缘起不能祛魅的情境之中,是前现代克服天命无常,寻求精神统一,或抵偿生计风险的意义来源。

  在近现代,一神教及其与之关联人文主义则被置换成因信称义的政治正确与道德优越论。就学理而言,和文化一样,如只将价值认信归于个人选择,或基于小众皈依,而不介入社会关系和公共事务倒也无妨,一旦结构化为国家精神,并成为统辖性意识形态,则必然引发政治纷争和压迫性观念冲突。近现代社会达尔文主义,优生学、纳*粹主义和种*族优越论,以及沃勒斯坦“中心~边缘理论”等世界性难题都与此有关。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