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文人议政总脱不出东林陋习,常以“不变应万变”

时间:2020-09-10 13:40:24编辑:wen


  文人议政总脱不出东林陋习,常以“不变应万变”,是非论断皆不出“易道史观”,诸如阴阳变化、刚柔动静、机缘巧合或功利顺逆等,凡涉及历史问题和时事策论,总少不了臣僚忠奸,宫廷狗血之类。故常常把天下纷争和社会痛苦归结到人际内耗和善恶取舍,对无可奈何的时运变迁和世道悲欢,则一例陷入因果业报和周期律,或不知所云的“宿命论”。
  
  杜宁冷眼观世的猫画
  文人好高论,喜欢宏大叙事,最爱居高临下贬人民,搞启蒙,但其所作所为更像是追名逐利,玩自嗨的“自己主义”,有淑世情怀,却不愿求真务实,最多也就是饭局上猜八卦,闹情绪,在舆论场斗气,比“出格”而已。不争尚好,扯下去则多是羡慕嫉妒恨,与正义、政事都没啥关系。
  观中国近现代一系列历史事件,无论打什么主义旗号,草创阶段肯定不是名利打包配送的生意,而是家国劫难中重塑光荣的奋斗与牺牲,这类似宗教殉道和封圣运动,纵有众多批判嘲弄也无改其内修政教,外御强敌的历史正统性。
  
  杜宁冷眼观世的猫画
  自满清以降,无数逆势而起的中国人无疑都是中国近现代奠基和立国绕不过的苦难历程,教科书式的艰苦奋斗,慷慨赴义虽不乏文过饰非,也少不了路线、立场和观念之争而留下种种不堪和悲情,但总方向都是为中国在列强环伺的丛林世界争主权、定名份,而不是现代一班有“考据癖”的文人纠缠的流飞短长和戏曲演义。
  因此,在中国,无论搞什么主义都不出中国道统而务使天下归心,以大众利益为其宗旨才具有历史与现实的正当性。是以故,为国为民就是信仰的价值本体而且责任无限。
  就目前而言,“为人民服务”或许有务虚之嫌而难以落地,但其不仅是现实需要,也内含了中国特色的“政治伦理”,能否兑现另当别论,这正如基督的“神爱世人”无须求证,也不影响人们信主一样。
  由此可知,政治策论的要义不在高大上,也无所谓名头和逻辑的自洽,而是广土众民的接受性。殊知,政治倡议倘无众生拥护和参与,就只能是梁山式的“入伙”,或小圈子江湖乱!
  所以,在中国文化生态和政治语境中,政教合一不但是传统,也是当下能覆盖大中华,团结多数的上层建筑。缘乎此,无论标举什么理念旗号,倘若想参政议政,就得在为人处世,人格品味上有超越凡夫俗子的境界和本事。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