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人要社会共情,谁能抗拒“洗*脑“保持真相?

时间:2020-09-03 13:59:16编辑:wen


  古老的善恶观并非形而上学命题,而是确保共同体生生不息,人人都有盼望的文化和精神规制。周公制作乐,多数王者以神道设教,树榜样,旌表尧舜禹墨汤武、王进喜、雷锋……,引人向善,做好人,见贤思齐岂止政教需要,也能化民成俗。试想,人生在世需要彼此认同的社会共情,谁能不加掩饰,抗拒异化洗脑,活脱脱保持“真相”?同样,现在有人认为过去重德治,严刑峻法不好,不讲人权,但若无权威禁忌和“肉刑”喝退放胆“妄人”,逼人向善,大家都讲自*由主义,都乱搞而无所畏惧,谁能过得安身?
  朱子曰:“饮食者,天理也,山珍海味,人欲也;一夫一妻,天理也,三妻四妾,人欲也”。现代讲消费,民主人权一贯正确,社会與论也在重复警告,使得权势者不敢公开对此动粗。但资本为王的政治和交换体系总会变着法子让社会程序重置,让众生再次“洗脑”!尤其时下,高科技、产权私有借助金融玩家,媒体造势和政治结盟,为权势者作了“隐身化”处理,老套的社会批判和革*命鼓动,不仅难以撼动不公不义,阶层压迫也被置换成一系列游戏规则,虚化为繁琐的专业主义法律论述。结果是:压迫性主体“不在场”,失败者被“心理问责”,当成不具“结合力”的非主流做孤立化“病案”处置,反抗者都不知道是谁剥削了谁,谁该反对谁?
  因应资本编制的社会关系都需要交换筹码,要对人做一神教式的身份和能力“拣选”,结果肯定是等级差序和财富不均,大量“边缘”人物落魄而被污名化,病态化,这不仅可以帮助赢家在良心上减负,还可以再造一个供养资本的产业。如此裂变叠加,资本主义即可做大做强。
  值得注意的是,大数据、新技术提供了依赖性服务,借助服务造就了格式化的心理倾向。或许,可预见的将来,多数人可能会高高兴兴,乐而忘忧然后“民*主地”选择专*制,这样的社会极有可能产生一个名义民*主实则专*制的札米亚京式的“我们”;赫胥黎式的“美丽新世界”。
  这种未来制度的真正统治者是数据和概念,是资本,是技术系统即:人工智能+互联网+万物网穿插综合,多管齐下。数据就是秩序,就是政治和法律,就是精神文明和公共维护者,系统为王的等级制不仅正确,而且可以将所有人编进网页,一个人就是一个无机物,一个结点和数码,一个无所作为的系统组件。至此,去道德,去人味和主体性的等级制一劳永逸,民*主自*由、人*权问题,因无“挡道者”和明确的屏障而失去了讨论价值。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