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求神拜佛更像是纾厄解困,议价收费的“信用承诺和生意”

时间:2020-08-06 17:18:07编辑:admin


1.jpg

  八

  现代性对个人的系统化介入和干预,使得专业分工和电子资讯的高效能够帮助人们突破空间感和肉身局限,将人的触角延伸到更为广阔的维度,让人们通过虚拟镜象抹平各种差异和特质,未经审察,不用实践即可上天入地穷尽各种“可能性”。在现代性之下,高度概括的问候,格式话的语词,修辞得体的文法、批量生产的点赞符号,不动声色的微信表情包,将所有动人心魄的人间情事都置换成必须依赖“防腐剂”才能保鲜的空心感受。

  因为人生变得进退失据睐,也就无需“瞻前顾后”;社会失去了烟尘缭绕的人文活性,所以人们有理由“将真事隐去”,将记忆删除并省略掉所有生动的细节,仅仅为了轻松方便,一次性消费然后“过把隐就死”(王朔语)。

  由此,人性苟且贪欢的品质被激活,被教唆并完全依赖于娱乐文化改装的“奶头战略”反复教唆,不仅道德取消主义蔚然成风,荣誉感严重“亏损欠账”,还因三观异化而让立志做好人好事者被恶意贬低,弄得诚意正心,坚持捍卫公共利益者“灰头土脸,躲躲藏藏”!这时候,谁还会痴心于神祗的召唤作浪漫的远游?世界在简约化,一切都在不确定之中,面对技术清场和媒体选择性优化重置,个人的抗争显得势单力薄而且无济于事,个人自主的表达因缺乏“结合力”而被主流遗弃。一切都不可改变,似乎只有认同公共标准并积极接受“市场”改造,与时俱进绕着商业策划的“主旋律”跳舞,无依无靠的个人才能融入主流,才能获得公共认可的身份,获得评价和命名。

  如此,人们便可以事不躬行、足不出户,画家无需独对造化采天地之灵,诗人不必感时忧世穷年忆黎元,甚至哲学、宗教等植根于人的命运处境、熔铸了人的心智并内涵着人生忧患的精神水土,也被现代性之下的“效率迷狂”四处围猎然后论价开发!在市场与科学主义裹挟之下,没有了人性自给自足、可以恬然退守的家园,当然也就不会有灵魂的栖居之所,连思想、语言、乃至情绪表达都被纳入同一性的体制范式进行“货币化”定量分析。

  哲学不再有直抵生命堂奥的意义阐发,宗教不再关注有限性焦虑从而失去了内在的救赎功能,人们也还在求神拜佛,而且不无端肃虔敬的表情,但多不是基于人生困厄的心灵慰藉,而是利害权衡,礼尚往来,按价收费的“信用生意”。

  这时候,个人自主的领域被势能强大的公意志大面积浸蚀剥离,鲜活灵动的个人被整饬、被分解重构,然后按符号或概念编程设置,成为便于资本及其行政中枢分级操控、率性拿捏的“无机物”。总之,个人既不必作判断当然也就无所谓选择;既无需对现实处境作符合切身体验的意义诠释,也不必对个人化的未来作价值预期。因为一切都有组织替你着想、有人帮你谋划,只需按缘起博弈论设计的的趣味和意图裁剪组装,成为符合市场收购的标准元件,将个人自主的功能消解灭失,从而托身于代表公众利益的社会经济组织,你便可以作到生存无虞,有“生路”可走,有富贵可享。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