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只关心消费效用和性价比,高段位的精神就是一地鸡毛

时间:2020-08-05 17:18:07编辑:admin


1.jpg

  当一切社会关系都可以被换算成货币或实物自由买卖时,多元观念的扩充便会将所的“所有人”看成基于“我”的需求才具有价值。个人的意义归类可以被理解为一系列借助数码标注的体量,其关心的是效用,是性价比而不是有意味,有高度的人生风彩。

  故此,已没有不一样的人生叙事,也无需参照某种绝标准作优劣比较,每个人都只能依据自己的偏好,在无限量的“效用排序”中筛选合意部份为自己所用,使得所有人生事务都可以被替代,被议价支付从而让其娱乐功能远超所有严肃的救世主张。或许,确有良心发现而同情人民,扶危济困的资本家,也有基于系统维护,套取人气而讨好群众的政策动议,但却不会有超脱利害权衡的市场逻辑和资本主义。

  所以,有学者说,资本主义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擅长把政治问题转化为利益竞争,置换成个人单打独斗的法律问题,从而吸纳有淑世情怀,有担当并立志为民请命的抗议者去搞项目,做公益,但却想方设法阻止其发动群众搞革命。

  缘乎此,现代人既无力正视自己的孤独,也无法超越当下的平庸去张望另一种向度的人生,故只能如过滤影象般搜索纷至沓来的人设景观,将社会理解为 “祛魅的世界,定义为没有道德,灵魂空洞的理性主体,从而忽视人的意义感和伦理价值,目力所及尽是可以分类检索的超女帅哥、油腻中年,浑段子、蚁人,政客明星狗血八卦等林林总总,毫无心热体温的城市元素,流行样品……,无所事事,言不及义,翻炒每天都必定发生的新闻事件,演绎着没心没肺,傻乎乎的幸福打发光阴。所谓猎奇消费,冲浪养生好不热闹,但高段位的精神领域则几乎空白,一地鸡毛。

  至此,所谓道统、学统或分类专家的知识立场,都只能根据效率和收益考量,不能也不愿承担严正的智慧与道德启示,更无法主导社会正气的汇聚与阐发,而文化及其现代人所依赖的媒体,则将窥阴揭私、展示社会丑闻作为其营销策略,或索性专事“扬恶抑善”,热衷于对经典的颠覆、恶搞,以及无中生有的技术穿越以投合公众消费和取乐。人们也还关注公众的需求,但却是心无旁鹜,唯利是图,其目的不在于将人心导向光明以提振社会整体的精神高度,而是让人退缩到只有身体的调理和维护。

  所以说,消费与自由神话看似新纪元时代最具魅惑性的公共话题,但当理性主义和消费刺激被纳入国家与社会管控系统,其意旨就不仅止于在公共领域增加一种装置,而是对人的生存路径、社会关系进行格式化重构,其特点是全民爱钱,头脑和兴趣统一,注重概括性体制服从,把人按公司组织编织,小单元的身份归纳,这不仅有利于公权和资本随意进入私性领域侵蚀民意,修剪人心,也符合一切外部性资本强权的统摄意图,极权主义如此,资本主义也如此,前者明目张胆用法权硬性收编,后者温情脉脉用消费主义拢络,都是基于剥夺性占有而布下的陷阱。(待续)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