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冷战遗留物“五眼联盟”,被疫情撞出几道裂缝

时间:2020-05-14 17:18:01编辑:admin


【环球时报驻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特约记者 肖岩 王潇 青木 柳玉鹏】冷战遗留物“五眼联盟”无疑是全球情报系统的顶级“朋友圈”。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5个展开情报合作的盟友被形容为“1只大眼+4只小眼”,但“小眼”没少被“大眼”施加压力。2013年曝光的“棱镜门”事件让“五眼联盟”在全球名声扫地,也让“五眼”之间的关系有了细微变化。美澳近年联合出品的谍战加爱情剧描述过这种奇妙变化,而在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态度上,“五眼”聚焦点也并不完全一致。俄罗斯媒体甚至开始讨论“五眼联盟是否破裂”的话题。答案不会这么简单,但考虑到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其他“四眼”为维护自身实际利益,已或明或暗地开始与美国周旋。

蠢蠢欲动的“冷战遗留物”

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5月2日发表“独家报道”,称“从‘五眼联盟’获得的秘密档案显示‘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很快,德国、英国等国媒体就说,该档案根本不存在,怀疑是美国驻澳使馆在背后捣鬼,借机“甩锅”中国。“五眼联盟绝密档案”闹剧已引起澳大利亚民众的不满。

德国新闻电视台5月8日报道称,该联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情报联盟。二战期间,美英两国于1941年就开始考虑建立情报共享机制。1943年,美英签署“美英通信情报协议”。二战结束后,该协议经过修改,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入,“五只眼睛”成为这5个国家的代称。当冷战拉开序幕后,“五眼”就成为针对苏联和华约国家的情报联盟,是“反共力量大集结”。

“‘五眼联盟’情报合作最初始于二战,冷战时期主要监视苏联及其盟国,而现在监视全世界。”据俄罗斯纽带新闻网报道,2013年曝光的“棱镜门”事件曾给“五眼联盟”以最沉重的打击,特别是美国监视包括德国等欧洲盟友的做法引起众怒。从斯诺登透露的信息看,“9·11” 事件后,该联盟通过网络监视全球,“在搜集情报领域侵犯了各国平民的人权和自由”。“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曾爆料,英国情报部门每天可以收集6亿个电话信息,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私人公司的85万名员工可访问英国数据库。澳驻亚太地区的外交机构也在参加“五眼”协议中有关秘密数据收集计划。加拿大被指控在NSA帮助下,加大了对南美洲国家的监视,如监视巴西能源和矿业部的动态。

苏联解体后,“五眼”之间的合作曾一度弱化。近年来,“五眼联盟”又蠢蠢欲动,试图将情报共享等合作引入新阶段。“五眼”成员每年都定期举行情报负责人会议以及部长级峰会等。在美国推动下,“五眼”不仅在应对中国崛起、反制中国渗透等战略问题上密切合作,还成为阻止华为参与5G建设、应对网络安全、反恐、海事安全等领域的重要情报合作与立场协调平台。德国《每日镜报》2013年曾援引加拿大通信安全局(CSEC)的报告说,“五眼”间的合作内容涵盖信息情报、国家评估、国防情报、安全情报、人工情报以及反恐六方面内容。

新西兰在“五眼联盟”中分量最轻,即使如此,也“表现积极”。2015年3月,《新西兰先驱报》曾报道过斯诺登披露的一份文件。该文件显示,新情报机构的电子监控项目不仅覆盖南太平洋地区,还包括中国、日本、印度、越南、朝鲜、伊朗和南极地区。新方将信息提供给美国NSA,以完善美方的全球监控网络。新南部的怀霍派基地2009年全面升级后开始搜集各方情报,如监听南太岛国政府部长和高级官员的电话信息、邮件往来、网络浏览记录、聊天记录等。新西兰间谍极力表现的目的就是,“确保其在美国领导的联盟中的地位”。

其他“四眼”被讽为“仆从国”

五眼联盟”近些年也出现了一些新动态。美澳近年联合出品了一部以“五眼联盟”如何合作为背景的谍战剧——《松树谷》(Pine Gap)。松树谷隐藏在澳腹地沙漠中的“爱丽丝泉”,被看成是美国针对亚太地区军事和核导弹威胁进行全球情报拦截和卫星监视的主要枢纽。在该情报基地卫星地面观测站入口处的公路旁竖着写有“闲人免进”字样的牌子。《松树谷》剧情描述大国在亚太地区的博弈和美澳情报合作的微妙关系。在剧中,作为东道主的澳方情报人员受国力强弱影响,不得不听命于美方,甚至“女一号”澳方情报人员还爱上“男一号”美国黑人特工,但残酷的现实是,美澳双方也有信息壁垒,特别是“美国人从来都把对国家的忠诚置于情感之上”。当中美关系因南海局势紧张时,松树谷信息调度指挥室内澳美情报人员展开激烈的辩论,最后还是澳方劝阻美方不要将紧张态势升级。这让看过该剧的澳大利亚观众意识到,美国打压中国并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但在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中,澳大利亚还是要扮演好美国人的一只“眼”。

松树谷被认为是澳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资产,很大程度上帮助美国加强了对中国、俄罗斯部分领土和中东地区的间谍卫星监控。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总理曾飞往松树谷,听取澳美情报官员的机密简报。但就像《松树谷》剧情所表现的,澳想在中美博弈的夹缝中左右腾挪,以此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尽管这些分歧和澳方的焦虑并不足以撼动美澳之间的盟友基石,但澳国防部前高级官员、现澳国立大学战略研究荣誉教授休·怀特在其新著《如何保卫澳大利亚》一书中提出,当澳遭受军事打击时,或将无法如从前般依赖美国的保护。他呼吁澳必须加强军工发展以求自保。这是澳专家公开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军事优势日渐式微表示担忧,也是在质疑美国军事保护伞是否能真正庇护澳方。

俄罗斯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主任鲁斯兰·普霍夫近日表示:“二战已结束75年,‘五眼联盟’已过时。目前,在这一联盟中,美国人只是与其他盟友分享自己的‘残羹剩饭’,在情报领域其他‘四眼’实际上什么也看不到。‘五眼’之间远非伙伴关系,而是美国利用自己获取的信息拉拢的仆从国。其他国家实际上得不到什么真正有用的信息,只是被迫采用美国人的话。”普霍夫分析说,美国现在更多的是转向与其他国家进行双边情报共享。

在德国柏林国际政治学者奥利弗·福克斯看来,“‘五眼联盟’正出现越来越大的裂缝”。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五眼”现在实际上就是“1只大眼+4只小眼”,美国是绝对主角,但 “4只小眼”并不愿再百分百地服从,只是仍无法脱离美国的掌控。奥利弗·福克斯认为,权衡“利弊”,只有在“五眼”共存的前提下,尽量与美国周旋。但不能忽视的是,“五眼”有时还是步调一致,如近期纷纷出台反间谍法案和强化管控所谓“外国代理人”措施。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位前高级官员曾私下表示,对今天的美国来说,“五眼联盟”早已超越情报联盟的范围。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希望将“五眼”打造成为军事、政治、经济和科技“全领域”的“超联盟体系”。如在先进武器的研发问题上,“五眼”之间可共享几乎任何级别的敏感军事技术,美国最先进的战机和武器可以毫无保留地向其他4个盟国出售。之所以英、澳、新、加能得到这一特殊待遇,除了它们与美国政治、经济制度几乎一致外,更重要的是其与美国“同文同种”。该官员认为,相比,历任美国总统对欧洲及东亚其他盟国一直抱有隐忧,担心未来国际局势一旦发生剧变,这些国家有可能与美国保持距离甚至投入别的阵营。

美国政界人士也意识到,面临美国在科技、贸易和地缘战略上的压力,其他“四眼”正被要求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选边站”。让这些国家为难的是,美国强烈的孤立主义、保护主义倾向及零和思维经常伤害到这些国家的利益。如特朗普政府最近两年一直以“华为危害西方国家安全利益”为借口,要求其他“四眼”与华为切割。俄卫星通讯社近日刊文说:“为什么在华为问题上,英国没有听华盛顿的?加拿大立场也尚不明朗?”文章称,美国一再呼吁所有盟国从其5G电信网络中彻底淘汰中国公司的设备,否则就威胁停止与合作伙伴交换敏感情报。按照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安德烈·卡尔涅耶夫的说法,美国不希望单枪匹马与中国对抗,所以从2018年起就忽悠“五眼联盟”中其他几国的情报部门一起遏制中国,但目前并没有真正达成一致。

俄罗斯《真理报》网5月5日发表题为“‘五眼联盟’破裂:对俄罗斯的教训”文章称,美国指责中国隐瞒新冠病毒数据,但“五眼联盟”中的其他国家并不急于支持美国的这一说法。显然,这些国家不希望与中国发生对抗。文章说,尽管西方情报机构或官员的反俄声明都是胡说八道,但过去很少有西方权威媒体公开反驳他们。

从“五眼”到“九眼”再到“十四眼”

德国《焦点》周刊7日刊文评论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五眼联盟”一直被视为全球情报领域最顶端的“朋友圈”,风光一时。通常来说,其下一层是“九眼”(加上丹麦、法国、荷兰和挪威),再下一层是“十四眼”(加上德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典和西班牙),以色列、日本、新加坡和韩国等也“时有贡献”。这些都是“五眼联盟”的延伸,层级决定情报合作的深浅。美国曾借“五眼联盟”旗下的“梯队”项目截获欧洲空中客车公司高层与沙特政府的通信记录,在窃取别国商业机密后,用于服务本国企业。

以德国为代表的其他欧洲国家一直与“五眼联盟”“恩怨”不断。《环球时报》记者去年10月曾到过位于慕尼黑南边的小城巴特艾布灵。小城只有1.8万人,背靠高山,风景如画。这里曾有美国设在德国的“监听基地”,至今还留有巨大的白色球状监听建筑。据当地退休老人马库斯说,直到“棱镜门”曝光时,他和当地居民才得知这里是美国的“监听基地”。据德媒报道,美国从2004年开始从巴特艾布灵撤出监听设备。

德国《明镜》杂志2013年10月报道称,“五眼联盟”旗下的“特别搜集服务”项目在全球部署了80处监听机构以窃听各国机密通信。这些机构中的19处在欧洲,德国就有2处,其中一处离总理府近在咫尺。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声称自己在敌国监听下工作,只是她没想到盟友美国一直在对其下手。

美国2010年曾考虑拉上法国成立“六眼联盟”,但因法国政府提出与其他成员享受同等待遇等条件而被美国否决。“棱镜门”事件后,两位很有影响力的美国国会议员曾致信时任总统奥巴马,要求把德国纳入“五眼”。奥巴马甚至还与默克尔就此交流过。但德国最后还是拒绝加入“五眼”,部分原因是“棱镜门”事件后,美国仍不愿意签订德国政府提出的“互不从事间谍”协议,这让德国很失望。

未来,德国更不会加入‘五眼联盟’。”奥利弗·福克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是因为美国的“美国第一”政策,以及“五眼”已不符合未来的情报合作需要。但他认为,目前,德国等欧洲国家,仍离不开和“五眼”的合作,尤其是共享有关恐怖主义、右翼极端主义等领域的情报时。

奥利弗·福克斯说,总的发展是,未来欧洲情报将更加独立,而国际情报合作也会更多元化。为避免情报机构各自为战,欧洲国家也在寻求相对独立的情报联盟。2003年,欧盟成立欧洲情报分析中心。今年2月,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倡议下,23个欧洲国家建立了欧洲情报学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