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专家称制裁香港美国代价更大:美在港影响力将下滑 美既得利益者受损严重

时间:2020-05-30 17:18:01编辑:admin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28日以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制定相关法律。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28日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这充分显示出中央和中国民众维护主权完整“钢铁般的意志和决心”。

美刻意将香港当做服务西方利益的“独立政治实体”

但中国维护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合法举措,却遭到美国方面频繁的粗暴干涉。当地时间2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称,根据去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涉港法案,香港已不再是“高度自治”,并威胁将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可能针对香港进行经济或签证上的制裁。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蓬佩奥27日在国会就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作证时称,“经过本报告周期对相关进展情况的谨慎研究,我今天向国会证实,香港依据美国法律不再享有和1997年7月之前相同的法律地位。考虑到实际状况,没有哪个理智的人今天能断言,香港还保持着相对于中国(内地)的高度自治。”蓬佩奥提到的“1997年7月之前的法律地位”,指的是美国现行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法案于1992年签署,在贸易、金融等领域给予香港有别于中国内地的待遇,并且承认香港为“独立关税区”。

资深香港问题学者刘兆佳2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蓬佩奥的言论是无理、霸道、傲慢、虚伪和双重标准:他或许刻意地“不理解”“一国两制”的真实涵义,刻意地把香港当作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而且是一个受西方势力保护、为西方利益服务的政治实体,刻意地无视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宪制秩序的事实,忽视“基本法”从未规定香港的国家立法被特区所垄断这一事实,这些从法理上就不能自圆其说。

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将意味着美国在港影响力的退出

尽管蓬佩奥放言威胁取消香港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中规定的特殊地位,但多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学者均表示,美国手中的“牌”只能造成两败俱伤,美国是否愿意为了香港事务付出巨大代价还不得而知。但即使发生了最坏的情况,中国中央政府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必然会强力反击。

美国在理论上‘招数’很多,且他们也一定会在政治上和舆论上发动猛烈攻势,显得疾言厉色。但实际上,要对中国造成沉重打击、且自身只需付出很低代价的制裁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工具,美国却几乎没有。”刘兆佳此前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绝大多数美国可以采取的实际行动都是成本高、收益小的选项,且都会让自身蒙受不小的损失。

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中,美国承认香港为“独立关税区”,这也是世界贸易组织相关条约中所规定的。香港经济学家、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28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如果美国单方面取消承认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确实会对香港的经贸市场带来实质冲击。但从数据上看,香港输美产品总额每年仅约5亿美元,对外贸易并不主要倚赖美国。反观美国,其对香港贸易顺差在过去10年间累计达2970亿美元,仅2018年已超300亿美元。因此,美国政府若采取该措施,最受重创的反而是自己的出口产品。

刘兆佳告诉《环球时报》,如美国取消香港的特别贸易地位,也同时意味着其在香港影响力将迅速下滑。但香港是全世界的自由港,并非美国一家可以决定其发展走向,只要亚太地区在世界的地位和全球经济发展上的重要性还在上升,只要中国在世界的角色和功能依然重要,那么美国对香港任何制裁的影响都是短期的。全世界不同的人才和资本还将会抢夺这一平台,而美国的放弃将意味着它将很快被内地和其他国家的资本、企业和人才所取代,未来再想返回将十分困难,并花费更加不菲的成本。

梁海明也表示,美国政府若严厉制裁香港,不但令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西方企业放弃香港市场未来的丰厚回报,甚至过去在香港的投资也会化为乌有,严重损害其商业利益。而且,这些金融机构未来也将错失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其后果将严重损害既得利益者。美国企业、华尔街的商界、金融大鳄们恐怕不会为了美国政府的政治决定和特朗普个人的总统选举,而损害自身的巨额商业利益。

能让外资离开的不是国安法,而是香港的暴力和动荡

至于在港美资企业是否会因“港区国安法”的出台而撤资,香港是否会因此丧失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梁海明持否定观点,“港区国安法”的实施有助消除香港的政治疑虑,不但可令社会恢复秩序及稳定,同时,国安法的细则能够划出清晰的界限,让港人和外界看到香港的法治基础并未被削弱,“一国两制”的承诺也没有变质,这将令外国投资者在香港营商更具信心,也将吸引更多外国投资者前往香港投资。

在香港居住多年的瑞士商人安德龙(Angelo Giuliano)也对《环球时报》表示,外籍人士和外国公司离开香港的最大风险并非来自“港区国安法”,而是暴力和社会动荡,“港区国安法”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除非美国立法逼它们退撤出香港,否则外国企业只会根据未来在港投资的安全和回报情况、香港是否保有法治与稳定,以及中国内地市场是否还有吸引力来决定是否继续留在香港,而不是因为一部‘国安法’而做出去留决定”,刘兆佳分析认为,对于所有美国可能采取的措施与反应,中国政府已有预判,但这不会改变中国政府的决定,即使付出代价,北京也下定决心解决香港长期存在的问题。他亦提醒称,“国安法”出台的一个重要目的恰恰正是打击美国政治势力在香港的存在,压缩美国势力及其代理人在香港的活动空间,防止他们制造动乱和颠覆。未来亲美政治势力在香港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难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