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中国赔偿论甚嚣尘上,中国再次面临鸦片战争时刻

时间:2020-04-22 17:17:58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


21.jpg

随着疫情在欧美的恶化,一种极为不讲理,极为蛮横的声音出现了,他们叫嚷着中国要为欧美的新冠疫情负责,应该赔偿其损失。

中国有句话叫“疾风知劲草”,危难之中、重压之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成色。新冠疫情就是一场横扫全球的疾风,各国的文明成色也被彻底曝光。中国成了能够经受考验的唯一劲草,而西方欧美,却都是弱不禁风的弱草。

实际上,欧美不仅是弱草,而且包含着强烈的毒草因素,是毒草,尤其是在一部分政客中,以特朗普为首。他们缺乏基本的责任心和耻辱感,对自己的失察、失责而导致的疫情的恶化和失控,在本国人民每日成千上万绝望死去的事实面前,没有丝毫的羞愧,所思考的不是如何亡羊补牢,而是一味地吹嘘和美化自己,肆无忌惮地推责和攻击他人,主要是攻击中国。

欧美政府对疫情的消极和不作为程度,让中国人震惊;疫情在欧美的恶化和严重程度让中国人震惊;最让中国人震惊的,还是以特朗为首的一部分西方政客所表现出来的无耻程度、不可理喻的程度。这样的人居然堂而皇之地成了高官,甚至成了总统。

这些极为无耻的高官和总统,能够上台,都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产物,以民主的名义和程序,被其人民用选票推举上来的。也就是说,这些无耻和不可理喻,是民主的结果。政客的无耻和不可理喻,是有着相当的民主基础。

一场疫情,让中国人感到,世界似乎又重回不讲理的时代。而对这样的时代,中国人是记忆犹新的,甚至刻骨铭心的。那就是1840年之后中国屈辱近代史:列强入侵,一次次地战败,一次次地赔偿。

英国人之所以要发动鸦片战争。原因有两条,第一除了鸦片,当时英国拿不出更多的商品与中国做生意。当时,以及此前的几百年、上千年,中国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也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当然也是世界第一大顺差国。只有中国的商品对外国有吸引力,而外国拿不出太多的商品对中国构成吸引。

英国人想和中国做生意、做贸易,这没有问题,但是他们拿不出太多像样的东西,如果与中国做生意,他们一定是进口的一方,逆差的一方。后来他们终于发现鸦片这个“好东西”,可以倾销到中国,填补逆差,甚至创造顺差。

1793年,乾隆皇帝怒斥英国使臣马戛尔尼所带来的玩意为奇技淫巧。对于这一事件,中国现代的历史教材认为是清政府自大、封闭,甚至愚蠢的象征。这是完全错误的。事实真相是,马戛尔尼所带来的很多东西,清朝宫廷里早已都有,甚至很多更好。

其实,在鸦片战争后中国被迫对西方进行开放之前,清政府一度对西欧保持了长期的高度开放,不仅贸易上开放,文化上更开放。在马戛尔尼来华之前,中国已经历经了一波和平式的、自愿式的学习和引入西欧的文化和技术,开始时间是在两三个世纪以前的明末。

当时西欧基督教分化为两派,天主教和新教。天主教是传统势力,而新教则是新兴派。在咄咄逼人的新教改革的压力下,天主教为挽回实力,成立了一个叫“耶稣会”的组织,强化信仰,并负责向西欧之外的区域传教,包括中国。

1550年,即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耶稣会士方济各·沙勿略抵达中国,至1723年雍正帝下诏驱逐传教士,第一波西学东渐持续了170多年。其间一大批传教士来华传教和生活,在推广基督教的同时,也把西方的技术和政治理念带到了中国。其中最著名的有利玛窦、汤若望等人。利玛窦为方便传教,深入地学习了中国文化,造诣不输当时一流的儒家学者。而汤若望更是打入了清廷,从钦天监一路升至一品高官,甚至被称国师。而且自汤若望以后,直到清道光年间,钦天监均由西方传教士担当。

尽管这些传教士在当时在中国混的很成功,但是,就整个基督教传教事业而言,却是失败的。根本原因并不在雍正的一纸禁令,那是很晚的事情了,而在基督教自身:在强大的中国文化面前,毫无竞争力,绝大多深中国人并不感冒。历经170多年的发展,依然处于中国社会的最边缘。

决不能将1723年雍正帝下诏驱逐传教士是愚昧的闭关锁国,因为之所以驱逐传教士,是因为他们无视中国习俗和中国法律,而禁止中国信众彻底废除中国礼仪,在民众中间制造了混乱。甚至无视中国主权,说清政府应该服从罗马教廷。因此,雍正帝的驱逐令,完全是出于维护中国的社会和文化独立,维护中国主权独立。

对这段历史,当下国人并不太了解,因此形成了清朝政府一直“闭关锁国”的错误认知。殊不知,在前半段,清朝政府对西欧文化是开放的,拥抱的。长期任用遥远的域外人在朝廷做官,甚至高官,如此做法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也属罕见。在开放程度上,更是让现代国家难以望其项背。试问,现代哪个国家允许外国人在自己的政府担任高官?!

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英国使者马戛尔尼来华,仅仅距离雍正驱逐传教不过70年。西欧的很多技术和物品早已传入中国,并在宫廷中陈列,而且的确比马戛尔尼所带的还要好。170多年的对西欧文化的学习,也足以使得当时每个中国人对西欧文明进行判断。不是乾隆斥责英国人错了,而是现代的认为乾隆的斥责错了错了。

即便是清廷对西方所处的贸易禁令,也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的目的,因为他们能够拿得出手的商品就是餐食中国人健康的鸦片,因此才有林侧徐的虎门销烟。英国人所谓的贸易自由,其实即使可以在中国自由贩卖鸦片。

总之,1840年以前,清廷对西方的禁令,无论文化禁令,还是贸易禁令,都是为维护中国的正当合理利益,也都是正当合理地行使国家主权。

遗憾地是,到1840年时,清廷的军事技术和军事力量已经大大落后于英国。中国的历史表明,对于一个不讲理的蛮夷国家,军事力量是保持和平交往的基础,而清廷却失去了这个基础。

新冠疫情清晰地告诉我们,如今的西方依然保持着1840年的不讲理习性、蛮夷习性。而且当今的全球经济格局也与1840年相似,中国是世界的制造中心。事实上,1840年时中国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优势比现在还要强一些。唯一不同的是,中国的军事力量上来了,已经拥有了傲视全球、威慑全球的东风系列。

中国需不需要对全球疫情负责,压根是一个无需讨论的问题。正如邓小平此前关于香港回归所讲:“主权问题不可以讨论”。这是一个主权问题,要中国对疫情负责,实质上就是在蔑视和侮辱中国主权。

捍卫主权,靠的是军事,主权问题也是军事问题。对那些叫嚣中国赔偿的人,我们唯一需要做的是,擦亮我们的武器。

毛主席曾经说:“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此时此刻,对这句话,我们要好好学习,深刻领悟。

中国应该象诸葛亮七擒孟获一样对待西方。用以经济和军事为核心的硬实力,对其进行教化,教他们做人,教他们知道礼义廉耻的存在,教他们学会讲理。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