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时讯 > 正文

河北宽城强征致孕妇流产事件调查
2013-06-03 17:06:00  

为了这片水域,孕妇冯国兰失去孩子,李木永一家备受欺凌,多名游客被淹,很多船主船只被强奸,实际上这仍未挡住剑锋集团进军潘大水库的雄心...
为了这片水域,孕妇冯国兰失去孩子,李木永一家备受欺凌,多名游客被淹,很多船主船只被“强奸”,实际上这仍未挡住剑锋集团进军潘大水库的雄心,图为5月上旬剑锋集团用尾矿废渣在“填湖造地”,周围村民说,昼夜工程车作业不断,声势浩大,没有一刻消停。
 
2013年4月26日,中国新闻网发布了一则题为《河北宽城官方否认强征渔场称清理库区非法网箱》的文章。同日,人民网《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被指为私企开财路》的新闻报道指出,2013年4月25日上午6时,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发生了一起暴力执法事件,在当地干部群众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据知情者透露,宽城官方针对渔民的一系列所为,其实都是为了给神通广大的私企老板谷英杰广开财路。

5月7日,新华网《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致孕妇流产》的新闻报道再次掀起波澜,报道称,据被扣押孕妇的丈夫“退伍军人李子军”透露,其妻子已经流产。

为一探究竟,记者于日前赶赴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北京市某小区进行了深入调查。


百人突袭抓老人和孕妇
 
几经周折,记者于5月上旬的一天,在承德市宽城县人民医院见到了尚在病床上的张桂霞,她是“河北宽城官方出动百人强征群众渔场”事件中渔场主李永木的老伴,也是被扣押孕妇的婆婆。
 
记者在病房看到,张桂霞女士胳膊和膝盖处均有明显淤青和血痂,上衣衣袖和裤腿被撕破,整个人精神极度萎靡。
 
据张桂霞回忆说,在4月25日早起6点多的时候。自己正在给外孙子穿衣服。突然听见儿媳冯国兰的惊喊:“政府部门来了一百多人”。“我都没来得及给外孙的衣服穿好就抱着出去看看,结果没等我说话呢就有十几个人扑过来,开始撕扯我,有人还试图抢抱我手里的孩子,我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就被他们反带上了手铐推搡着塞进了车里。当时一下子就犯了心脏病,然后就昏迷了过去。醒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宽城县人民医院。周围只有乡镇的妇女主任四人在旁边守着。”
 
据宽城县委宣传部周部长介绍,当时现场的队伍由畜牧、水产、交通、旅游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负责现场指挥的是主管农业的刘长青(音)副县长。对于各个部门的加入,宽城县宣传部周部长说:“这些人去了,在现场,我也去了。”周部长说,他亦向记者强调说。“但我不是执法的啊。”
 
面对当时张桂霞昏迷的说法,宽城县委宣传部周部长予以否认,其声称,“老太太还没有等公安局的人拽她呢,扑腾就倒地下了。”但另有当时在场的知情者指出,周部长的话不可信,“当时在车上,就对张桂霞实施了抢救措施。”医院方面消息称。
 
随后,记者又来到宽城县中医院采访“河北宽城官方出动百人强征群众渔场”事件中的被押孕妇冯国兰。记者看到,冯国兰的外衣多处被撕破,双手腕处有明显的圈状淤青,胳膊和膝盖处有多处血印。当时其父冯先生正在照料着女儿。
 
记者刚提起4月25日的事件,冯国兰父女俩都大哭起来。
 
据冯国兰回忆,在4月25日早上六点左右,就听到外面有汽车和人乱哄哄的声音。她从窗户向外一看,就看到上百人往自己住的地方走来。
 
“我赶紧去喊我爸,刚走出几步就被十几个人围住了,撕扯着不让走,然后就四脚朝天的把我摁倒在地,同时反背着手带上了手铐带上了一辆普通的私人车。”冯国兰对记者说。
 
冯国兰的公公李木永也向记者证实说,当时他知道儿媳妇有身孕,很是着急,直喊:“求你们别动我儿媳妇啊,她怀孕了!”
 
冯国兰向记者回忆说,当时警察先把她拉到孛罗台派出所,然后把大门给插上,把她锁在车上。后来把她带到县公安局去。
 
“他们把我从车上拉下来的时候,我的裤子都被拉得到膝盖的位置了。我说别拉了裤子都掉了,他们也不管我。然后把我关到地下一间小黑屋子里。”
 
记者注意到,在冯国兰述说自己遭遇的过程中,其在一旁的老父亲一直不断擦拭眼泪。
 
2013年5月28日,在北京某小区,刚走出医院的张桂霞再次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期间,记者一再安慰,可这位年已56岁的老人还是不时地泪流满面。老人告诉记者:“虽然我儿媳妇的身体现在好些了,心情也有所好转,但是我孙子没了,这是人命,政府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那些杀人凶手、责任人,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孛罗台镇镇长刘凤卫不管,宽城县委书记傅海旺也不管,那我们就只能依法上访,或者打官司了。另外,对于我们家的网箱他们也必须赔偿!否则这一辈子我们就给他们缠到底了,他们也有家,他们也有妻儿老小!”

采访中,张桂霞的儿子“退伍军人李子军”也向记者表达了跟其母亲一样的意思。

 
官方透支公信力是自掘坟墓
 
据知情人透露,张桂霞昏迷后,宽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人无奈把她送往医院,主要是怕出人命。
 
张桂霞的一位亲戚向记者介绍,当时她们得到张桂霞被送医院的消息后,赶到医院看望,明显感觉到肇事者冷冰冰的态度。“乡镇里负责看守的人说没有什么大病,都是装的,不行直接送精神病医院。”那位亲戚对此愤愤不平,“难道人命在当官的眼中不如一根草吗?!”
 
更让亲戚们觉得难以接受的是,当地政府的人把张桂霞强行接到医院后,后来就全部跑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行动不便,张桂霞吃饭都是隔壁病床的人帮忙给带点。
 
采访当天,记者了解到,宽城县人民医院拒绝给张桂霞用药,偶尔过来的医生护士也仅仅是为了催促其出院。
 
对此事,宽城宣传部周部长回应说:“这事我听说啊,当时他们家属也没有要求用药啊。再个说用药,人没有毛病用什么药啊。”
 
据悉,与张桂霞的昏迷和家庭近百万网箱被破坏相比,冯国兰的流产现在成了这个家族最为愤怒的爆发点。
 
5月5日,冯国兰的丈夫“退伍军人李子军”在网上发帖说寻去社会关注,称“4月25号在河北宽城对我家的网箱执法过程中,怀孕的妻子被宽城刑警关押30多个小时后又给送到宽城中医院,从昨天开始,妻子有流产的迹象,在此期间政府和院方始终不给治疗,今天下午1:30妻子已流产!血债血偿!!”
 
网友maggle转发了该条消息并评论道:“地方政府从人权到人命真可谓是缺德到了极点,连一个未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还有没有良知,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你们的妻子怀孕了受到此种非人道的对待该如何呢?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心理上会受到多大的创伤?为无助的老百姓我抗议到底。”
 
经了解,虽然冯国兰的公公当时已经明确告知冯国兰有身孕。当地政府为了验证冯国兰是否怀孕,还是派人将其强行押送到医院抽血检查。
 
冯国兰的丈夫对记者说:“我妻子被带到宽城县城后,就被宽城公安局扣押,关在公安局刑警队地下一层审讯室里。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手续和说法。直到媒体报道后,在审讯室被关长达30多小时后,公安局长才给乡里的派出所长杨利民(音)下死命令:在五点之前把人给接走。”
 
记者就冯国兰被关押超过30小时的问题向宽城县有关部门进行了采访,宣传部周部长表情轻松地回应说:“你扰乱正常执法了还用拘留证?人家也没有说拘留他啊,就是带离现场。”
 
在这种情况下,5月14日,流产孕妇冯国兰的亲属张彦,通过网络发表了一篇题为《致河北宽城全县人民及县委书记傅海旺书》的公开信,向社会呼唤良知。文章发出,引发国内数千家网站转载。
 
5月17日,著名评论家罗竖一公开发表《官方透支公信力是自掘坟墓》一文,称“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被指为私企开财路”、“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致孕妇流产”等新闻经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经济网、中国广播网等中央媒体报道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但是,宽城官方就是宁愿在客观上透支官方公信力,至今也未见其作出负责任的公开回应。
 
宽城官方充当强征先锋为哪般?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领导层继往开来地高度关注民生问题。
 
针对近期个别地方相继发生的暴力征地事件,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下发《关于严格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的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征地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杜绝暴力征地行为,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那么,宽城官方充当强征先锋为哪般?
 
5月23日,一则题为《河北宽城“强拆”乱象“老百姓死了白死”》新闻报道给出的答案是, “当时有150多人,有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公安局、法院、特警、派出所、司法局、城管、住建局、消防队、医院120……全都来了。”回忆起2013年4月19日,家被强拆的情形,51岁的宽城县下河西大庄村民张文东至今都觉得,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早饭都做好了,还在锅里都没有来得及吃,就被推倒了。”张文东说。 更让张文东难以接受的是,面对昔日的家园,当时在强拆现场的镇宣传工作人员张文远还对他说:“你们老百姓死了也是白死,我死能当烈士。”
 
“谷英杰这些年一直靠着当地的资源发展起来的,从刚开始往沈阳送铁矿粉,到去北京倒卖黄金在京被抓,再到其利用其妻子郭凤琴在宽城建设银行贷款60万组建运输车队……再到进军水库,这背后一直有个别领导支持其行为。官商勾结或者权钱交易是显而易见的。政府怎么说我们不管,我们相信老百姓的心中是有杆秤的。”有知情者告诉记者。
 
对于该片涉事水域的企业承包问题,宽城宣传部周部长却对记者打起了太极:“这片水域有没有人承包我不清楚。我感觉就这么简单的事扯那么老远,就这一户挡着给挪了就这么点事。”
 
实际上,和宽城宣传部周部长所说的“一户挡着给挪了就这么点事”不同的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多位知情人向记者投诉道,“河北宽城下河西暴力拆迁”、“河北宽城双龙矿业罗家沟强征”、“宽城板城镇西李杖子、东川东川村、东川西五沟村强征”、“宽城孛罗台镇政府无视矿企排污,造成潘大水库污染严重”、“2009年12月在没有任何批复手续的前提下为私企强行低价强占杨矬子沟耕地、林地宅基地5000余亩做铁矿尾矿库”、“宽城孛罗台镇矿权有领导拿股份”等多条爆料……而盘点上述爆料,亦指向当地多位大佬及幕后“带头大哥”,其背后涉及利益网络构建之复杂,渠道之多样,形式之微妙,颇为耐人寻味。未来我们将逐一报道。(记者洪亮张海 河北、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河北 宽城 孕妇

上一篇:山东德州连续出现暴力拆迁引起各方关注
下一篇:招商引资与民企产权保护—商丘管道燃气经营纠纷调研报告发布与研讨会 会议综述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