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时讯 > 正文

河北省宽城县“强拆”乱象调查
2013-05-28 08:32:00  

据2011年1月2日《河北日报》报道,近日,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城镇建设三年上水平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围绕...
据2011年1月2日《河北日报》报道,近日,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城镇建设三年上水平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围绕建设繁荣舒适现代化城市,坚持以人为本、改善民生、绿色低碳、生态宜居基本理念,全面加快城市建设方式转型和创新。

然而,日前记者在河北承德市宽城采访时,当地干部群众却告知,“三年上水平”,这一宏大目标,在当地事实上成了政府强迁时的“遮羞布”,让这一民心工程异化为“强拆工程”。
 

“你们老百姓死了也是白死”
 
“当时有150多人,有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公安局、法院、特警、派出所、司法局、城管、住建局、消防队、医院120……全都来了。”回忆起2013年4月19日,家被强拆的情形,51岁的宽城县下河西大庄村民张文东至今都觉得,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早饭都做好了,还在锅里都没有来得及吃,就被推倒了。”张文东说。

更让张文东难以接受的是,面对昔日的家园,当时在强拆现场的镇宣传工作人员张文远还对他说:“你们老百姓死了也是白死,我死能当烈士。”
 
对于此次强拆,宽城当地政府一直都以“旧城改造”和“三年上水平”的名义进行。
 
记者从一份题为《河北承德宽城县下河西大庄旧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上看到:为了进一步优化县城发展布局,促进城市发展,按照省、市、县城镇面貌“三年上水平”工作部署,经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对宽城镇下河西村实施整体拆迁改造。

该方案对拆迁范围作了颇为清晰的划定:下河西大庄,具体范围:东至二小围墙,南至滨河路,北至金山街,西至安宁路,此范围内所有房屋和附属物。
 
而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场始于2011年7月的下河西大庄拆迁,实则为商业性质开发。

当地多家被拆迁户向记者介绍说,下河西大庄被拆迁户317户,三层楼房11户,二层楼房158户,大房子带空心月台(相当于一层半楼房)11户,都不是危房,每家都进行商业出租。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4年,由于张文东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面临结婚房子不够住,于当年5月向下河西村写申请,请求批建房手续。当时宽城县国土资源局、城建局等部门都同意了,并颁发了房权证,城建局还按新建房屋平米数进行收费,260平米共收2600元。
 
2011年,负责拆迁的李银、刘新文和鞠宝民等工作人员为了尽快促使张文东与拆迁办签定协议。口头承诺,让张文东先签协议,其它“未尽事宜(张文东申请的新建房屋手续)以后给”。
 
张文东告诉记者,后来,村里有手续的户都给补了,却没有再给张文东家补。由于新建房屋补偿未到位,所以张文东家一直拒绝拆迁。
 
据张文东介绍,从2012年5月份开始,他们家房子就遭遇了故意停水危机;2012年8月8日开始停电并断道。当地像张文东一家靠挑水,点蜡烛生活的住户还有20多家。
 
由于断水断电,张文东多次找宽城县负责拆迁的部门解决问题,但一直未果,于是开始上访,请求宽城县里出面协调解决。
 
“现在我家所住房屋是2004年2月份土地所批的,2005年开建,出租房屋年收入五万多,拆迁时政府的人把住户赶走。2011年4月6日的补偿评估,也是县政府一手策划,说我家房屋第二层每平米给450元,后来我一直和他们交涉补偿。之后他们就下强制执行文件,拆迁办和法院在执行时也看到我房产证了,但他们说把我们的放在最后。后来,县委书记傅海旺也跟我说,你回去吧,我给你解决。”
 
让张文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来的“解决”竟是2013年4月19日的强拆。
 
“在强拆时把我爱人吓昏死过去了,当时我家的大儿媳看见了,想去照顾母亲,城管不让去。儿媳说,我怀孕了,你们还撕扯我,他们没有理会,结果4月26日,在县计生委我儿媳流产了。之后宽城镇的工作人员还对我儿媳进行监视有半个多月。”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张文东始终气愤难平,他向记者描述说,当时拆迁队把他也给抓起来,身上给搜了个遍,然后拉到县城里,有人轮流看守,连打电话也不让。
 
据悉,张文东的妻子王凤琴,由于家被强拆导致情绪非常激动,结果被城管和公安的工作人员强行带走,送至医院。而据其儿媳张丽回忆,当时王凤琴连鞋都没来得及穿。由于过度刺激,现在精神上出现了问题,连续五天连家人也认不出来。“三天三夜一点觉也没有睡,目前依然在医院进行治疗。”
 
记者获悉,针对近期个别地方相继发生的暴力征地事件,2013年5月13日,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下发《关于严格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的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征地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杜绝暴力征地行为,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疑似个别主要领导在充当保护伞
 
据2013年5月21日《河北日报》报道,为了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监管,河北省将开展房地产市场专项整治,内容涉及房屋拆迁的房地产项目是否存在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行为;是否依据《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进行补偿;是否存在超过回迁期限仍未回迁安置问题;是否存在尚未结案的拆迁信访事项和问题等。
 
但遭遇强拆的张文东一家向记者表示,直到现在,他们居无定所,但地方政府没人理睬。一家人几乎陷入绝望之中,甚至连年幼的小孙子,也成了强拆的无辜牺牲品。
 
“省委省政府三年上水平的提法,在宽城早就变味为三年强拆迁了。”据当地知情干部群众向记者透露,“三年上水平”是宽城当地政府做拆迁工作时最喜欢提到的话题,“先扣一顶大帽子,然后就可以进行强拆了。” 换句话说,“三年上水平”,在宽城当地事实上成了政府强迁时的“遮羞布”,这一民心工程早已异化为“强拆工程”了。

在《河北承德宽城县下河西大庄旧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一)坚持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原则;(二)坚持依法合规、合理补偿的原则;(三)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
 
对此,54岁下河西村村民张彦中向记者表示,那只是政府为拆迁做的表面文章,实际出入极大。
 
“我本来有四间旧房,我在1987年办的房产本就表明占地8分,在1999-2000年盖的房也有证明。2012年6月1日,我和政府签的拆迁协议,但评估补偿时房子给量错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做下来。”
 
据悉,在与政府反复博弈的过程中,2013年4月17日,宽城县政府带着公安等部门对张彦中家进行强拆。“当时我和我爱人晕倒了,他们就把我们给送县医院住院了。”张彦中对记者说。
 
据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在今年宽城的拆迁行动中,医院救护车的随时待命已经成了一道“风景”。“政府拆迁队一般都采用突然袭击的方式,上百号人一起上,专拣老人小孩妇女下手,这样可以让被拆迁户家中的青壮年有所忌惮,但也容易伤人,救护车就派上大用场了。”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2004年,一句“霸道”口号让偏僻的湘南嘉禾县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之地。其中,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嘉禾县为建商贸城强制拆迁“株连”公职人员事件。这场 “株连”与反“株连”、官权与民利之争的拆迁事件后被作为反面教材进入政府培训课程。
 
记者在宽城调查发现,嘉禾拆迁的类似一幕也在上演:当地政府为了拆迁任务的完成,规定与拆迁户有亲属关系的公职人员必须保证他们的亲属,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签订好补偿协议、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等工作。而不能完成这一任务的将被暂停工作,甚至是被开除或下放到边远地区工作。
 
“有一段时间。我们天天得到拆迁办汇报做家属工作的情况,我们快成拆迁工作组的正式在编人员了。”有家属无奈表示,这种株连式的拆迁方法,让他们面临上级的压力和家人的不理解,“作为公职人员,我们也没有办法,感觉到很无奈,有些人回家闹、哭,也都有跟父母闹得不愉快。”
 
“我家的孩子是2011年考的公务员,一直在县政府上班,因为家里拆迁问题也受到了牵连,叫她给家里做工作,但没有做下来,县里就把她从县政府给调到华尖乡里,早该转正了一直也没让转正。”据张彦中介绍,今年5月份,拆迁工作组就向他明确表示,“把字签了,就给你闺女转正,有机会给调回县里来。”
 
“一个商业项目的开发,宽城县委县政府采取了充当先锋,甚至动用株连这样的方法。它的目的究竟何在呢?”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不断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
 
实际上,就在记者连日的调查中,亦有当地官方人士匿名向记者举报了河北宽城县个别主要领导违反党纪国法的信息,“目前他光在河北承德就有两套别墅。他本人事实上是宽城各种乱象的最大保护伞”。
 
亦有多名爆料人称,在当地个别主要领导的布局下,河北宽城已悄然形成一个“以个别官员为中枢,彼此关系有亲有疏,彼此并不共存的地方资源、经济利益分割集团。”其利益布局,在河北宽城县内,从矿产资源到集体土地,从水域到旅游资源,乃至重大工程的承包等等均有所粘连。
 
另外,著名评论家罗竖一公开发表于2013年5月17日的《官方透支公信力是自掘坟墓》一文显示,日前,“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被指为私企开财路”、“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致孕妇流产”等新闻经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经济网、中国广播网等中央媒体报道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5月14日,新闻事件中流产孕妇的亲属张彦,通过网络发表了一篇题为《致河北宽城全县人民及县委书记傅海旺书》的公开信。可是,尽管媒体一再关注,而张彦在有关公开信中疾呼:“作为受害者的一个家属,作为共和国的一个公民,作为一个普通的媒体人,我之所以发出这样的一封公开信,主要是希望就此能激发更多的人呼唤良知,从而尽可能地让宽城官场这个‘病得不轻’的处所,以及已经畸形到极点的中国社会,早日回归到健康状态。”但是,宽城官方就是宁愿在客观上透支官方公信力,至今也未见其作出负责任的公开回应。
 
对此,有社会学者周鸿陵指出,宽城的上述乱象,貌似无章可循,但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那就是,表明当地个别主要领导十有八九是某些钱权交易的编剧、导演和演员。“希望包括纪检在内的有关部门,能尽快地予以查办。否则,会让其继续为害一方、腐蚀中国社会”。
 
近期,我们将推出特别报道,向公众解开这个“千丝万缕、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纠缠着许多复杂利益链和权利链的权钱腐败网络”关键环节及相关重量级人物的发家史。(王为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众志成城 雅安有爱
下一篇:中共法规: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