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时讯 > 正文

罗竖一:官方避重就轻是降低公信力
2013-05-03 17:31:00  

众所周知,在2013年4月28日上午,中国红十字会召开四川省芦山4•207.0级强烈地震救灾工作新闻发布会。在会上,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
众所周知,在2013年4月28日上午,中国红十字会召开四川省芦山“4•20”7.0级强烈地震救灾工作新闻发布会。在会上,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声称,“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

对于赵白鸽而言,辞职可能是她个人及其亲友的损失,甚至是其整个团队的损失。然而,其辞职与否,事实上跟亿万羲黄子孙毫无关系。这些,作为赵白鸽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可她还是向亿万羲黄子孙抛出了“辞职”之说。

妇孺皆知,“辞职”之说一经传播,很快就被无数网友的唾沫淹没。
 
为何如此呢?

事实正像中国红十字会一位中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所讲,在2008年之前,红会对存在问题作出的种种解释还有人听,如今,不管他们再说什么,似乎都没有人相信了。
 
究其根本,是因为中国红十字会的不少做法确实违规,或者严重地伤害了亿万羲黄子孙的心,而一旦出了问题,其解释或者应对多是避重就轻。
 
譬如,据2013年5月1日《京华时报》报道,汶川地震,百余艺术家义拍筹款8472万元捐给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定向捐给青城山市,但青城山没收到,相关艺术家也未得到任何说明。事发2年后,红会公布善款去向,称尽管未按原指定意向使用,但将捐赠用于博爱家园项目,与捐赠人意愿总体上一致。

果真“一致”吗?
 
据2013年4月28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当年7月17日,保利当代艺术义拍善款在成都举办捐赠仪式,艺术家代表、保利方面、四川省领导、红会代表都有出席……其中第一笔划拨500万元,用途为建设‘红十字博爱艺术中心———保利当代艺术学校’,当时就考虑建在青城山。5年过去了,学校并未建起……”
 
换言之,事实诚如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王永所讲,中国红十字会改变了百余艺术家义拍筹款8472万元的具体用途,这是违反《中国红十字会募捐和接受捐赠工作管理办法》的行为。按照规定,红会必须尊重捐赠人的意愿,因为红会只有代管捐款和输送捐款的义务,而不能擅自充当决定者的角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第13条指出:“红十字会有权处分其接受的救助物资;在处分捐赠款物时,应当尊重捐赠者的意愿。”
 
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十二条、第十八条也分别规定,“捐赠人有权决定捐赠的数量、用途和方式。捐赠人应当依法履行捐赠协议,按照捐赠协议约定的期限和方式将捐赠财产转移给受赠人”,“受赠人与捐赠人订立了捐赠协议的,应当按照协议约定的用途使用捐赠财产,不得擅自改变捐赠财产的用途。如果确需改变用途的,应当征得捐赠人的同意。”
 
显而易见,中国红十字会的上述辩解,是一种典型的避重就轻。但可悲的是,中国民政部主管的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专家宋宗和在客观上却替中国红十字会这一官方“解压”道:“红会在流程上确实有缺失,缺乏细节沟通,但是从法理上来讲不存在违法,因为这些善款最终仍是用于了汶川地震的相关救援项目,只是这种行为不合情理,没有顾及到捐赠人的感受。”
 
无独有偶,就在赵白鸽的籍贯地河北宽城,同样演绎着避重就轻的“闹剧”。
 
2013年4月26日的人民网有题为《河北宽城百人强征渔场被指为私企开财路》新闻报道显示,据知情者透露,宽城官方针对渔民的一系列所为,其实都是为了给神通广大的私企老板谷英杰广开财路。有知情人说:“李木永的养殖区位于三码头附近,官方说影响航道,实际上就在几百米之外的二码头谷英杰所建设的矿区大泵房已经严重影响了航道,但当地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相反,还非常支持谷英杰。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官商勾结,在合力收拾普通老百姓而已。”
 
而且,早在2013年4月25日17时13分,有关腾讯微博消息已经指出:“一天时间家中一切财产荡然无存,地方政府称为了渔民安全,可就在几百米之外,当地一家企业却私建矿山排水用的泵房。附图为证。一边是公权,一边是私产。天理何在?”
 
一般而言,既然已有此舆情,那么作为相关方面的宽城官方,理当快速地作出负责任的回应。
 
然而,纵观整个国际互联网,我们至今仅发现了一篇源自中国新闻网的有关新闻报道。该报道显示,针对“河北宽城出动百人强征群众渔场”一事,河北宽城满族自治县政府(4月)26日回应称,并非强征渔场,而是依法清理库区非法网箱,保障天津及下游居民用水安全,确保潘家口水库的航道畅通。
 
换言之,时至2013年5月2日16时,河北宽城官方尚未就传说中的有关“官商勾结”等问题予以公开的回应——未见有关的新闻报道。
 
或许宽城官方最终会作出公开的回应,但目前的客观情况是“避重就轻”,即事实上回避了有关“官商勾结”等重要问题。这,已经让宽城官方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至于其中有无玄机,相信聪明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其实,直言不讳地讲,在中华大地上,如今像上述一样的源自官方的避重就轻,可谓多如牛毛。
 
但是,古往今来的无数事实雄辩地证明,官方避重就轻是降低公信力,而“官方失信于民是最大的腐败”。因此,笔者希望中国各级官方,都能如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一再强调的那样,提高公信力。否则,就是飞蛾扑火。(文/罗竖一)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改革进入新阶段
下一篇:温家宝寄语新政府:顺应民意 让人民看到希望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