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生态文明 > 正文

金建方:价值观是理解历史,把握现实的金钥匙

2019-05-09   作者:金建方  
价值观是人类社会群体意识的集中体现,也是生产交换关系的集中体现。伴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演化,处于上升时期的价值观与衰败时期的价值观,便会发生截然相反的改变。正是由于价值观的这种交相更替,从而形成了社会兴衰的周期律。中外历史,当代世界,概莫如此。
  价值观是人类社会群体意识的集中体现,也是生产交换关系的集中体现。伴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演化,处于上升时期的价值观与衰败时期的价值观,便会发生截然相反的改变。正是由于价值观的这种交相更替,从而形成了社会兴衰的周期律。中外历史,当代世界,概莫如此。
 
  在前三篇文章中,我们已经得出以下两个结论:
 
  第一、顽固落后的价值观念,积重难返的官场流弊,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网络,这些,才是阻碍中国进步的真正原因。
 
  因为,庞大而臃肿的政府行政体制,不仅效率低下,容易形成贪腐流弊。而且,还会引发负面效应。它阻碍了生产发展,触动社会反弹,致使北方诸多地区,企业倒闭,人口外迁,经济停滞。
 
  第二、纵观历史,美国和欧洲的兴盛,始自于“独立权利价值观”的确立。如今美国和欧洲正在滑向衰败。其主要原因,就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发生了褪变,“享有权利价值观"开始逐步盛行。
 
  “独立权利价值观”是指精神独立,人身独立,财产独立和地位独立。独立权利是美国立国的基础。它也是美国经济社会蓬勃发展,至今仍然居于世界前列,引领科技发展潮流的主要原因。
 
  “享有权利价值观"是指当前西方国家,通过财政,实行高福利,高保障政策,致使民众追求享受,懈怠于工作。这也招致外来移民蜂拥而至,形成欧洲与美国各自的边境与社会移民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它也是当前美欧国家内部,引发政治激烈争斗的主要因素。可以想见,当底层群众的价值观念发生变化,他们的行为方式发生变化,他们的期待发生变化,那么这一切,将一定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政治与经济走向,影响政府和社会体制的运行。
 
  我们不妨把以上结论情况再横向比较一下:一个是政府行政队伍日渐庞大,地区人口不断地流失,加大财政供养人员和非供养人员之间的矛盾;一个是社会福利日趋扩展,移民人口不断地涌入,形成纳税人和非纳税人之间的冲突。二者异曲同工,何其相似也?
 
  非常明显,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众多社会群体,对政府财政的依附性越来越强;而政府财政的不可持续性,则越来越大。因为财政这样被不断地透支,迟早都是会要引发债务危机的。
 
  那么,中国乃至世界,又要如何解决上述问题呢?在谈论具体方案前,我们应该对社会经济演化过程,有一个较为深入的认知;因而能够对未来社会的走向,有一个较为清醒的研判。

 
  1、主导人类历史兴衰的一条主线
 
  自公元2008年以来,西方各发达国家开始走向衰落。这为实地观察工业社会的历史演变进程,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窗口机会。我们发现:主导中国社会两千多年来那种周期性兴衰的原因,也同样地适用于西方工业国家。
 
  我们认为,主导人类历史兴衰的主线,就是先由经济关系的演变开始,进而导致社会价值观的变化,最终又影响政治体制和社会关系的改变。因而,在整体上,会呈现出一个周期性的上升与下降的循环过程。其中,价值观的变化,起到标志性的作用。
 
  一个社会,在它上升期内,由于社会经济关系的原因,“独立自主价值观”居于社会主导地位。而在同样一个国度里的社会,在它衰落期内,也是由于社会经济关系的原因,“依附享有价值观”则会居于社会主导地位。这条兴衰主线,有着其深刻的自然哲学理论基础。
 
  我们已经知道:人的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是环境的产物,是周边群体活动的共同产物。人的“社会意识”,是基于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经济关系,社会活动,以及政治活动,并由此而产生的一种群体式的心理表现。这其中,以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为代表的经济关系,发挥着主导性的作用。
 
  价值观是社会群体意识的集中反映。价值观是社会群体的一种最基本的行为准则。价值观,既是导向性的行为准则,是社会判别是非的标准,也是调整社会关系的一种平衡机制。



  2、中国历史上的周期性变化规律
 
  这里,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中国历史。
 
  中国社会自公元前的商鞅变法以来,基本上形成以自耕农、地主和独立手工业者为主体的社会经济结构,以及中央政府直接统治到县级政府政治体制。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周期性变迁,生动地说明价值观念的改变,对社会兴衰的直接影响。
 
  中国历史上,当每个新的王朝兴起时,土地所有权比较分散,耕者有其田,生产积极性非常高。人们可以依靠勤劳致富,能够通过自身努力而获得提升。所以,“独立自主价值观”意识就会居于主导性地位。那时的社会,生产效率高,经济发展快,物产丰富,文化艺术欣欣向荣,国家整体上处于一个上升发展阶段。
 
  但是,伴随着财富持续集聚与积累,权贵豪强的兴起,官商勾结,土地不断地被兼并,社会上的自耕农数量便开始锐减,而佃农(租地农户)和雇农(无地农工)数量,则又大幅攀升。加之卖身给权贵豪强为家奴的人数也急剧上升。贫富两极分化会持续加剧。于是,拉帮结派,攀附投靠,巧取豪夺,瞒上欺下,追求享乐,寻求庇护,等不良风气,盛行一时。而此时的社会,“依附享有价值观”,便会逐渐地成为主流意识。与此同时,社会生产效率不断地下滑,王朝开始由盛转衰,步入下行轨道。最后,大规模内乱爆发,旧有的王朝彻底覆灭。
 
  随着新兴王朝建立,土地又被重新细分。一个新的周期又重新开始。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周期律。


 
  3、中国现代史最有说服力
 
  周期律具有普遍适用性。同样的教训,也出现在前苏联与当时的中国。我们这一代人的亲身经历,最具有说服力。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新中国刚刚成立。那时,农民分到土地,工商业者权益获得保护,生产积极性高涨,物产丰富,供应充分,物价低廉,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但是,好景不长。随着“农业集体化运动”,农民丧失了自己土地;随着“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工商业者又失去自身产业。独立自主谋生奋斗的观念迅速消失。“依靠组织,依靠政府”,则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生产热情开始急剧下降。
 
  到了1958年,当时的政府又发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整个国家“跑步进入了共产主义”。农民家庭不仅失去了自身的土地,还被“割去资本主义尾巴”,无法从事副业生产。劳动热情泯灭。整个国家几乎是在瞬间,便堕入了“困难时期”。食品物资供应急剧短缺。绝大多数消费品都需要凭票证限制供应。民众苦不堪言。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二十几年。
 
  一位北京到陕北插队的知识青年,曾经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他插队所在的村里,召开“忆苦思甜”会议。让乡亲们“忆旧社会的苦,思新社会的甜”。会议中,一位老乡上台,大讲了当年搞土改,分田到户的甜。这还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情。接着,他就开始忆苦了,讲家里饿死了几口人,村子里到处都是饿死的人,等等。台下人一追问,才知道,这位老乡在诉说的苦,正是1960年至1962年,大搞“一大二公”时的那三年,当地群众曾亲身经历过,又普遍遭受过的苦难。抚心自问,凡是经历过那些年代的人,对此都会有深切的体会。
 
  非常幸运的是,到了1978年,峰回路转。新一届政府制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勇于纠正过去的错误,把土地分回给农民,并实行了30年大包干式的家庭生产责任制。同时,还取消各种限制。农民可以自由地从事农副业生产劳动,自由地从事商品流通和工业生产活动。
 
  于是,巨大的生产力被唤醒,物质生活资料迅速涌现出来。各种购物票证被废除。这之后,改革的浪潮席卷全中国。“打破大锅饭”,“扔掉铁饭碗”,成为那个时代的时髦口号。流行多年的“依附享有价值观”,被彻底抛弃了。下海创业,外出谋生,出国闯荡,成为一个时尚潮流。“独立自主价值观”意识,又重新居于主导性地位。中国经济,从此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行道。
 
  但是,非常遗憾。曾几何时,“周期律”又再现于中国。2006年以后,伴随着财富持续地集聚与积累,那种官商勾结,权贵兴起,巧取豪夺,国进民退,又惊现于中国内陆诸省,并殃及全国许多地方。社会贫富两极分化持续加剧。官场上的攀附投靠,追求享乐,贪污腐败现象,则风靡一时。“依附享有价值观”又重新成为社会主流意识。花钱托关系,让亲友进入“体制内”,捧起“铁饭碗”,吃上政府的“大锅饭”,更是一种时尚。于是,经济增长速度连年下挫。资金与人口外流越发严重。中国因此而进入了多事之秋。
 
  当然,我们要由衷地感谢新一代的政府领导人。正是因为他们,纠正党风,肃清贪腐,力挽狂澜,努力地去克服“经济下行的压力”,才能再次调正改革开放的船头。


 
  4、周期律同样适用于世界各国
 
  现在看来,这个周期律,也同样适用于西方国家。不仅适用于欧洲中世纪天主教的黑暗统治,也适用于当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的国家。
 
  无独有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西方国家实行了大规模的社会变革。以里根-撒切尔为代表的改革,正是要克服西方国有企业和社会福利造成的“铁饭碗”和“大锅饭”弊病。这与同时期的中国改革开放运动,交相辉映,殊途同归。
 
  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国,近年来发生的“苍桑巨变“,也是一个典型例证。自1999年查韦斯总统就任后,委内瑞拉实行国有化改造。将私人农场和众多民营企业与外资企业收归国有。委国政府还利用该国丰富的石油资源,实行了医疗、教育和住房等福利制度。由此,“依附享有价值观念”在民众中迅速蔓延开来,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对此,老百姓非常感恩戴德。查韦斯一度还被视为民族英雄。但是,好景不长,仅数年光阴,委内瑞拉国民就从梦幻中惊醒。经济一落千丈。恶性通货膨胀数百倍乃至上千倍。超市货架空空如也。生活物资极度紧缺。至今,委内瑞拉社会仍然处于激烈的动荡之中。游行、暴动与军事政变,此起彼伏。该国民众正经历着炼狱一般的“洗礼”。
 
  目前,欧洲众多国家的居民,依附享有观念盛行,习惯于追求生活享受,沉溺于社会福利体制。从而导致生产效率下滑,群体间矛盾加剧,政治势力明争暗斗,社会冲突表面化。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便是明证。民众稍有不逊,轻则游行示威,重则上街暴乱。国家秩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美国近年来,采纳了大规模减税,大幅度消减社会福利,鼓励人们独立自主去奋斗的系列政策。它的经济复苏,与此有直接关系。
 
  一部中国现代史,一部欧美当代史,就是对周期律最好说明。沿着价值观交相替代的兴衰主线,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人类社会周期性规律变化的历史轨迹。
 
  所以,价值观是理解历史,把握现实的一把金钥匙。
 
  

责任编辑:lbz

相关热词:

金建方

生态文明

上一篇:金建方:工业社会的身躯与农业社会的头脑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