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生态文明 > 正文

金建方:工业社会的身躯与农业社会的头脑

2019-04-24   来源:生态主义   作者:金建方  
事实上,从世界范围内看,自2008年以后,以发达国家为代表,人类已经开始迈向后工业化社会。中国在后工业社会进程当中,走得比其他国家快很多。特别是5G出现之后,中国发展的速度会非常快。从理论上讲,中国完全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领先世界各发达国家,直接进入生态社会。

  大家知道,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上看,从基础设施和工业化程度上看,中国已经进入了工业化的社会。但是,在社会治理体系方面,在思想文化,价值观,伦理道德观等一系列方面,中国还处于农业社会的发展阶段。这也就是说,中国有半个身子进入了工业化社会,半个身子还停留在农业化社会当中。
 
  严格讲,在社会治理方面,中国仍是一个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过渡过程中的国家,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另一方面,在经济建设领域,中国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工业化的改造,并迅速地向信息化社会过渡。
 
  1、农业社会的价值观
 
  农业社会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发展阶段。在有史可查,上溯五千年历史中,人类主要从事农耕和养殖生产和相关的建筑、手工业、艺术和文化活动。期间社会治理组织逐渐发达起来,形成了以农业文明为基础的“礼治社会”。
 
  礼治社会是以权威为主导,以群体依附(包括人身依附和权力依附)为基本特征,通过思想控制,组织控制和行为控制的方式,实现统治的一种社会治理和运行形态。
 
  “群体依附”就是农业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农业社会是一个典型的群体组合型社会。社会中的特定群体,可以不依靠其他群体而单独地生存下去。这与在现代电力、通讯和交通设施的基础上,构建起来整体型社会相比较,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在农业社会中,人们从事农业和手工业的分散劳动,生活在村落、农庄、城邦、领地、公国等分散的区域内。生存条件相对恶劣。相互依存,共御外辱,则是当时赖以生存的基本方式。因此,家族血缘关系,以及同区域的群体利益关系,被置于重要位置。以群体利益为本的“依附”价值观,便成为社会共同的行为导向。
 
  群体依附生存方式,在原始氏族社会便存在。它也是一种动物在自然环境中,维持生存的本能行为。但是,当人类群体发展到异常庞大时,一般性的群体意识就难以维持整体的一致性了。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社会就需要采用更为严格与集中的权威方式,用来维持社会秩序和整体利益。
 

  2、农业社会的治理方式
 
  农业社会是以"权威"为主导的社会治理和运行形态。农业社会的权威,主要是通过精神信仰,军政强权与个人威望这三种手段来建立的。其中,精神信仰作为持久,个人威望最易变化。
 
  所以,人们想建立一权威体制,除了要获取军政权力外,还要抓住意识形态这个纲。通过造神或者个人崇拜等方式,伴之以制度化的人身和权力依附关系,来规范人们的思想与行为。从而形成以群体依附为特征的基本价值观,以及与之相配套的伦理观和道德观念体系。
 
  群体依附,也可以简称为"依附"。主要是指精神依附,人身依附,财产依附和全权力依附。其中,精神依附是核心,权力依附最为重要。
 
  在中世纪西方社会,精神依附主要是通过宗教来实现的。那时的西方宗教,以天主教和东正教为主。而这两个宗教,均实行主教体制。即每个教徒个人,不能够与神直接沟通,必须通过主教与神父,才能跟神进行沟通。当然,主教上面还有大主教和教皇。所以,在西方中世纪,宗教完全掌握了人的精神信仰权力,能够实施有效的精神控制。
 
  在中国的农业社会中,帝王是信仰的核心,精神信仰的对象是君主。儒教为此构建了一个较为完善的社会价值体系。
 
  儒家提出忠孝仁义这个维系群体关系的基本准则。忠是指对君主,对主人要忠诚。孝是指子女对长辈要敬重,要顺从,既孝顺。仁是指人际关系中要有同情,关爱,友善与慈祥等待人方式,以达到群体间的上下相亲的和谐关系。义主要是指责任心,执公义,有节操。有了忠孝仁义的伦理范畴,再加上礼义廉耻的制度化设计,与军政强权配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了,就形成了可以长治久安的百年王朝了。
 
  传统中国社会中,君主(又称天子)是信仰的对象。但百姓却又无法直接与君主对话的。所以,日常生活中,百姓主要是孝敬父母,孝敬家族中的长辈和族长。因此,在中国的基层农村,又形成了以家族为核心的地方乡绅制度。
 
  在中国封建王朝历史中,官员是很威风的。老百姓必须仰视长官,要伏地叩拜,在精神上要彻底臣服。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精神权威和权力权威互相结合的制度设计。
 
  即便封建王朝体制终结之后,当代的许多过渡性国家,仍然采用君主式的个人崇拜方法。诸如,对希特勒的个人崇拜,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对蒋介石的个人崇拜,以及对金日成和对金正日的个人崇拜等等。这样做,可以更好地实行精神控制,仍不失为一种巧妙的制度性安排。
 

  3、中国当代社会问题的深层根源
 
  “群体依附"意识是农业社会的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价值观。裙带关系则是其显象的表现形式。我们可以去仔细观察一下周边的人群,看看他们现在的行为方式,是否还是在那里,到处拉关系,找门路,搞权力依附和金钱交易呢? 不仅中国大陆如此,台湾与南韩也是如此。即使他们效仿欧美,实行民主选举制度已有二十几年了。
 
  群体依附价值观(依附价值观),除了表现为"精神依附"之外,还有"人身依附","财产依附" 和 "权力依附"。其中,权力依附的危害最大,表现也最为明显。
 
  以“权力依附”为核心的价值观,是阻碍现代社会进步,造成众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之所在。它也是贪污腐败、贫富两极分化、社会动荡,乃至经济停滞不前,甚至全面倒退的根源之所在。
 
  中国许多人,还是习惯于权力依附式的行为方式,以为只要巴结与攀附到上级官员与权贵后,就可以四无忌惮地以权谋私,可以滥用手中职权,吃拿卡要,贪污腐败,利益交易,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等等。
 
  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的企业家中,除了一些网络精英和搞外销的企业,绝大多数企业,特别是搞房地产的企业,都与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其中,实行着大量的权钱交易。官员们凭着给企业一些"优惠政策",或者通过手中法规措施的执行权力,就会坐在那里,得到大量的收入。此外,政府官员之间的跑官,卖官,买官,或者搞疏通销案等等,这类现象也十分普遍。
 
  许多地区,以权力为核心,裙带关系为纽带,形成一个由地方官员、国有企业领导层、事业单位等体制内人员,再加上部分民营企业家,的权贵利益关系网络。在团体或网络中,很容易出现瞒上欺下,贪污受贿,敲诈勒索,巧取豪夺的现象;也容易造成冤假错案,矛盾激化,且黑白两道交融的状况。长此以往下去,该地区的民营企业必将纷纷倒闭。其居住人口,也会不断地外迁与流失。致使地区经济一蹶不振。
 
  一位民营企业家诉说,许多年前,他在当地开办企业,干了二十几年,效益很高。他的企业曾是当地最有钱的企业。结果呢?税务局、工商局、公安局、消防局、卫生局、环保局、技术监督局、街道办轮番上阵,都来鸡蛋里挑骨头,除了吃拿卡要外,还不断地开出各种各样的罚款。最后,这位企业家气得把企业关门大吉。他说,民营企业家在这些官员面前,毫无人格尊严,也没有法律保障。因为官官相护,除非有更大背景。在这种生态环境下,企业确实很难生存,更难以发展。
 
  顺便说明,这位企业家拥有很高教育背景。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社科院研究生学位。多年前,他还曾经筹办了一家高科技企业,与阿里、腾迅和华为等同时代创业。结果,随着他那家赚钱企业关门后,这家高科技企业也半路夭折了。他感叹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在地区恶劣社会环境下,他只能选择放弃了。
 
  这位企业家的亲身经历具有代表性。许多中国民营企业家都有同样的经历。他们赚到了钱,也会尽快地转移到安全地区,以求能够安度时光。
 
  中国东北地区,资源物产丰富,基础设施完备。该地区的教育水平、技术人员素质和熟练工人的操作水平,远高于中国的其他地区。但是,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却连年下滑,人口大量流失。相反,中国的江苏、浙江、福建和广东地区,民企却十分活跃,经济不断地攀升。此外,近年来崛起的中部城市群,诸如长株潭、武汉和郑州等,也同样是以民营企业为主体,从而能够推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
 
  同样在中国,实行同一政治体制,由同一执政党领导,为什么差异这么大?
 
  唯一正确的解释,就是价值观念上的不同。中国南方地区,不仅在经济建设上进入了工业社会,在思想与意识观念上,也同样进入工业社会。而且,还在快速地推进,有可能提前进入到后工业化时代。而中国北方地区,思想意识仍然停留在农业社会,停留在传统中国的官本位阶段。
 
  有人把中国南北差异现象,归结到气候差异上。此观点实在不可恭维。我在湖南省南部生活了一年半。那里的冬天,阴冷潮湿,令人实在难以忍受。当地人告诉我,许多湖南人都喜欢在北方过冬。去了就不想回来。因为北方冬天房屋内有暖气,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一个冬天。
 
  总而言之:顽固落后的价值观念,盘根错节的利益网络,才是阻碍中国进步的真正原因。
 
  我们应该衷心地感谢新一届的党中央。他们执政六年多来,党风党纪和社会风气有了明显的改变。中国社会开始有了真正的希望。
 
  关于人身依附和财产依附的问题,这里就不多谈了。因为中国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在过去的家庭中,妻子依附于丈夫,子女依附于长辈。他们均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独立的法律地位,没有独立的财产权。现在已经不同了。现在农村中的农民,绝大多数都有自己的承包田地,有了自己的宅基地和房地产,并不需要更多地对他人进行人身上的依附。
 
  但是,在中国农村中,权力依附的现象还是普遍存在的。所以,需要尽快建立社团组织,宣传和普及生态文明思想。同时,还要对农村农民,提供各种各样的社会服务。以此来消除各种各样的权力依附现象,帮助中国尽快的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最后过渡到生态社会之中。
 

  4、中国仍然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
 
  许多人都认为,中国只有接受西方的民主社会体制,才能完成工业化社会的改造,真正地跨入发达国家行列。可是,我与上海超序系统研究所的多数同事们,均不赞成这样的观点。
 
  欧美国家在工业社会中的崛起,有着其精神信仰层面、意识与价值观层面、思想道德层面的深层原因。不是仅靠一人一票地选举,以及三权分立的宪政制度,就可以简单地解释清楚的。君不见:东南亚、中亚、西亚、非洲与拉丁美洲的众多发展中国家,几乎都采用了欧美国家的宪政体制,其效果又是如何呢?还不如中国进步快呀!
 
  事实上,从世界范围内看,自2008年以后,以发达国家为代表,人类已经开始迈向后工业化社会。中国在后工业社会进程当中,走得比其他国家快很多。特别是5G出现之后,中国发展的速度会非常快。从理论上讲,中国完全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领先世界各发达国家,直接进入生态社会。
 
  在随后的几篇文章里,我们将仔细地分析西方国家崛起与衰败的深层原因,预测正在来临的全新社会形态,提供必要的建议。从而协助中国,实行重大社会变革,率先建立起一个生态文明的社会。并且,还要以此来引导世界潮流,实现全球一体化,最终构建出完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责任编辑:lbz

相关热词:

金建方

生态文明

上一篇:中国工程院发布《中国生态文明发展水平评估报告》
下一篇:金建方:价值观是理解历史,把握现实的金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