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金建方:生态环境治理应上升到信仰与价值观层面

在当今时代,人类拥有了能在瞬间就会毁灭自然生态和自身生存的技术手段。所以,人类存在的意义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编者按:生态文明以全新的思想意识形态为主导的,是一个完整的人类社会发展阶段。不能把它简单地理解为:仅仅是对自然生态环境的治理。在工业社会的早期阶段,兴起了各种主义思潮,其理想还是围绕着物质分配上的平等,个人发展上的自由等方面而言。实践中,这非常容易导致群体利益上的纷争与博弈,导致各种“政治正确”和民粹式的群众运动。本文从水生态治理角度切入,提出地球生态体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题,说明当代人类的全新使命,表述基于全体人类共识条件下的“信仰公约”,以及当代人类应具备的社会基础价值观。此文立意新颖,拓展了视野,值得一读。


  金建方在水生态文明论坛上的发言(原文)——

  此次我是以“上海超序系统研究所”研究员的身份参加会议的。刚才主持人询问“超序”一词的的含义。“超序系统”应该就是“复杂系统”。因为民政注册有些规定,不宜用“复杂”二字,所以临时做了变更。那么,复杂系统又是怎样的系统?我们知道,目前人类居住的地球生态体,就是已知最大的复杂系统。

  今天的论坛主要讨论水生态文明。我先谈谈一个体会,再提两项建议,可供与会代表们分享和讨论。

  1、水生态治理的关键作用

  我是学者,也是企业家。在多年的实践中,我体会到:水治理在三废治理当中起到了一个核心与关键的作用。我于2008年参与加拿大投资人在湖南省的一个火力发电厂的运营活动。那时,我担任总经理。发电厂的三废排出主要是废气与废渣。火电厂的废水处理量很小。该火力发电厂的工艺设备非常先进。采用五级静电除尘技术。烟筒冒出的都是白烟(水气)。锅炉燃烧后废灰颗粒很小,但是量很大。且废渣又烧得很干净。所以,水泥厂与砖厂均不大愿意要我们的废灰和废渣。于是,发电厂废渣(灰)的处理就变成了一个大事情。

  发电厂维修时,我出国几个月。这期间发电厂的副总们与所在村的村委会定了一个协议。共同出资在村上游的山谷口修了一个大坝。准备用山谷来堆放废灰和废碴。我回来时带了两个外国专家。大家观看后一致认为:围坝方案风险太高。不仅会对下游水质造成污染,洪灾时,还会威胁到整个村庄的生命财产安全。最后,我们决定采用深埋的办法。按外国专家建议,先在坑底部作防水处理。然后是一层灰渣,一层土,来进行掩埋。即使这样治理,我认为掩埋后的灰渣,经长时间的渗透,仍然会对地下水有所污染。所以说,对废气与废碴的治理,还是要回归为对废水的治理。自然界的降雨和农田矿山的土质污染,也会将空气和土壤的污染,最终转化为对水质的污染,特别是对地下水质的污染。

  2、地下水治理的三项原则

  今天,我提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对地下水的治理。此次参会,大家均在讲对地表水的治理。其实,地下水的治理才是最关键与最迫切的。治理地下水不仅要防堵污染源,而且,还要进行疏导。中国自古以来治水的经验就是疏导。伏羲在三阳川治理渭水和葫芦河是这样。大禹治理黄河,开凿禹门,也是这样。李冰父子建都江堰更是这样。地下水有径流和基流。只要经过地质探测,建立地下水流动模型,我们就可以疏导地下污染水。然后,再有针对性地,进行各种综合性的治理。我提议:要把“防范”、“疏导”和“治理”,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治理好地下水源的污染。

  3、治本之道在于精神意识上的升华

  今天,我提的第二个建议是如何“治本”?目前对三废治理的技术方法,均是“治标”,不是“治本”。我此次参会,感觉我们的生态环境治理活动,仍然停留在经济层面与法律层面上。这很容易导致各种利益主体之间的相互博弈。最终效果不一定会好。

  我们知道,企业是经营的主体。它需要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例如,我参观河北的一个钨钼材料厂。那里设有化工车间,并配有一个很大的污水处理站。依据规定,处理站要先将化工废水处理好,才能排入城市或开发区的废水处理站,进行二次处理。为此,环保局在那里安装探头,随时观察水样。可是实践中,工厂为了省钱,经常会采用许多办法回避监测,直接将废水排入城市废水站。

  另一方面,环保局的官员们也会注重经济利益。实践中,他们总是在罚款和收费上做文章。根据我实地观察:有些环保督察执法人员的行为方式,确实可以用“吃、拿、卡、要”来概括。例如,我就任湖南火电厂总经理时就发觉,当地环保局的督察人员经常开着很好的车,穿戴整齐,在中午吃饭时间来厂访问。还指名道姓地要见总经理。公司合资方的中方副总告诉我,一定要我亲自去接待,还需要在工厂餐厅设宴款待。我照做了。可是后来才发觉,这些督察人员几乎天天是中午饭点时来访。我实在没时间,只好安排其他人负责请客。当然,还要顺便送些礼物。

  在“吃”“拿”之后,当地环保督察们很快地又抖出“卡”的本领。说什么周边的居民反映设备噪音大,等等。我们不敢怠慢,召开了几次会议,拿出大笔资金,安排施工队,建了隔离墙,改造了设备,满足了他们提出的各项要求。不过事情至此并没有完结。最后,他们还是让我见识了所谓“要”的本领。

  一天,督察队的负责人拿着一张二百多万元的大罚单走进我的办公室,要求我签字认罚。我问根据什么理由罚款?他讲:没有具体理由,罚款金额是根据其他地区发电厂缴费测算的。这些发电厂坐落地址很远,我都没听说过,也无法验证。该稽查负责人建议我直接与他们的正局长谈,并说明该罚款是奉他们局座指示办理的。于是,我去了一趟环保局。这次是一位副局长出来接待,没能见到正局长。不久,我终于明白了:要想摆脱不断地纠缠,就需要单独请客,私下与局长作交易。我不是私人业主,也无法做出违背个人原则的事情。我思前想后,决定不在工厂内办公了。而是长期逗留在外地,用电话和邮件指挥发电厂运营。后来,此事终于被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知晓。一经调查,才发觉,该环保局长用类似办法,已经“要”了许多私人煤矿的干股,且年年独自享受着大笔分红。不久,这位局长的糗事被有关部门通报了。当然,我相信这种现象只是个案。特别是近年来的强力反腐,这类腐败事件发生的概率已经大为降低了。

  在实践过程中,我体会到:如果仅仅将生态环境治理活动停留在经济与法律层面,那么,这种猫捉耗子或耗子围猎猫的游戏就会不断地上演。

  我认为:如果要想突破瓶颈,就需要秉持习近平的生态治国理念,把生态环境治理活动上升到思想层面,上升到信仰与价值观层面。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地球生态体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二者在宏观意义上可以画等号。

  在当今时代,人类拥有了能在瞬间就会毁灭自然生态和自身生存的技术手段。所以,人类存在的意义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人们不能够再单纯地去追求物质财富与分配上的平等,去追求繁衍生息与发展自由了。人类必须认清自身存在的意义,明确其在自然生态体中的角色功能,承担起自身应有的责任。在后工业化社会中,人类的全新使命是:以地球生态体为本,致力于维护自然与社会生态运行的通畅与平衡。

  面对当代的宗教纷争与文明冲突,我们要找到共识,形成公约。人类的共同信仰应该是:奉护地球生态体,遵循自然规律。

  我最近出版了两本书。一本是《生态主义主张》,一本是《人类的使命》。书中不仅提出了全面改革的理论与政策,还提出了在新时期,人类在精神层面的“信仰”,在意识层面的“价值观”,以及在思想层面的“伦理和道德”。当社会最基础的价值观,从“权利”演变为“使命”,指导行为的基本意识,就会从“利益博取”,转为“履行责任”。只有当人们的认知达到信仰与价值观层面时,对生态环境保护,才会变为自觉行动;生态环境治理状况,才能发生根本性的改观。

  限于时间原因,我这里就不展开讲了。希望有机会再共同探讨。谢谢大家!


时间:2018-12-24   来源: 生态主义    作者:金建方

相关热词:

环境治理

生态文明

上一篇:生态环境部首次发布"2+26"城降尘监测结果
下一篇:文化和旅游部第1号部令聚焦什么内容 ——《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