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案例调研 > 正文

山乡巨变——来自贵州扶贫一线的报告

2019-02-12   来源:新华网   作者:李银、黄全权、杨洪涛、向定杰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一幅新贵州山乡画卷正徐徐展开,令人振奋的更大改变正在路上。
  有一种艰难,困羁于山。

  高寒荒凉、沟谷陡峭、峰际连天……绵延不绝的乌蒙山脉和武陵山脉,千百年来,封印了多少世事悲歌和高原儿女的贫苦宿命。

  很长一段时间,贵州一直是全国农村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

  有一种力量,勃发于山!

  当2万余座桥梁从山谷中神奇般拔地而起;当涛涛林海美景点点消弭石漠化的担忧;当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易地搬迁彻底斩断上百万群众的“穷根”……

  群山见证的,是时光对亘古景象的全新书写,以使命为笔,以奋斗作毫!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一幅新贵州山乡画卷正徐徐展开,令人振奋的更大改变正在路上。

  山之变

  一条路,有时意味的不仅是便捷和远方,更连接着一种命运和全部梦想。

  麻怀村,黔南州罗甸县一个喀斯特地貌的小村子。

  “就是啃,也要啃出一条路来。”刚刚嫁到村子的第二年,邓迎香就暗自发下了狠誓!

  多年来,麻怀村150多户600多人被“锁在”山沟里:辛辛苦苦种的蔬菜,汗流浃背翻山背到集市时,蔬菜早已蔫了;孩子上学要翻山走4个多小时山路,到了学校已经开始打瞌睡;几乎家家都摔死过家畜……

  一定要把半山腰的溶洞凿通,修出一条穿山的路来!

  全村人咬牙“豁出去”了,在村委会的号召下投入到“啃路”中:男人打炮眼、放炮,妇女、老人抬石块……

  一天一点,十几天进一米……

  7年!终于凿通了山洞。

  但是,矮、窄、坑洼不平,人走只能弯腰,更通不了车。

  贫困依旧。

  拓宽山洞变隧道,要让大车开到家门口!女党员邓迎香接过担子,寻支持、找资金,组织村民咬着牙继续挖洞……

  13年。216米。隧道终于通车了。

  浸着汗与血的这条路,燃掉了蜡烛2300余支、煤油100多公斤,打了2000多个炮眼……

  贫瘠与绝望,希冀与梦想……不踏上贵州的土地,不置身茫茫大山,你很难理解一条“路”与这块土地千百年来的万千纠缠。

  古籍,是最真实的刻录者。

  92.5%的面积为山地和丘陵、73%的面积为喀斯特地貌、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驿站之险远最苦者莫过于黔省。”康熙年间,贵州巡抚佟凤彩如此叹息;“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被贬至龙场驿时,王阳明这样形容当时的贵州;从秦朝开五尺道始,历经千余年,贵州的交通依然处于“孤岛”状态……

  又何止是“孤岛”。当大山隔绝了一切,贫瘠、落后……也就成了这片土地相生相伴、挥之不去的印象和痛苦记忆。1978年,贵州全省的经济总量只约占全国的1.27%。

  时间,是最伟大的书写者!

  70年,40年……有时只是普通的时间刻度。但是,当70年满载了一个政党亲民为民的幸福承诺;当40年释放出山川大地蕴藏的活力;当新时代的号角集聚起奋斗的力量……满蘸激情与梦想的时光之笔,又会在中国西南的这块土地和群山中书写出怎样的奇迹?

  大地苏醒,群山回响。

  这不再是你理解中的“一方孤岛”——

  2.1万——这是在贵州大山中拔地而起的桥梁数量。这个令人惊异的数字,不仅蕴藏了数十个惊艳业界的“世界第一”,更如同巧夺天工的细密工笔,将这个古黔之地县县通高速、高铁零突破等一系列雄心勾连为现实,让关于“路”的梦想尽情铺展。

  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6座在贵州。

  4小时——这是从贵州黎平县肇兴侗寨乘高铁分别到达广州、重庆的时间。“广州吃早茶——中午听贵州侗族大歌——晚上吃重庆火锅”已成为鲜活的场景。这背后,是一个打开“山门”的真实贵州: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突破6400公里,综合密度全国第3,高速出省通道达到17个;高铁营运里程1214公里,铁路出省通道达到14个;国际航线达到20多条……

  这不再是你印象中苦甲天下的“落后穷困”——

  9.1%——这是2018年贵州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已连续8年位居全国前列,实现了经济增速从“落后”到“跟跑”、再到“领跑”的历史性转变。2012年至2018年,贵州经济年均增长11.6%。

  按下“快进键”、跑出“加速度”的贵州,2018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16元,是1978年的88倍多。

  9500家——这是贵州当前大数据相关企业的数量。苹果、高通、微软、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互联网领军企业扎根,大批本土企业也快速成长……高科技与创新的基因从此深深植入这片大山。

  这已是一个喀斯特高原上你难以想象的“生态画廊”——

  132万亩——这仅仅是赤水这一个县级市的竹林面积。置身其中,满目青翠,枝叶作响,绿色长廊之中,呼吸之湿润让人沉醉。

  57%——这是目前贵州的森林覆盖率。这个数字比20年前增长了几乎一倍。武陵山主峰梵净山,7000多种野生植物和动物并存、繁衍,是地球同纬度生态保持最完好的地区。赤水之滨,乌江之畔;乌蒙腹地,武陵山脉……10多年来全省森林覆盖率每年增长1%,水土流失面积每年减少1%。

  ……

  从千年孤岛到四通八达,从苦甲天下到经济增速领跑,从石漠化肆虐到生态画廊……鲜明的图景、剧烈的反差之间,一块土地奔跑奋进的足音清晰有力,一个巨变频仍的时代也无声跃出!

  山中人

  有时,读懂一村、一人的命运,才能真正认识一片巨变中的土地。

  ——海雀村

  这是乌蒙山区深处毕节市赫章县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

  30多年前,这里黄沙遍地、一贫如洗。

  “海拔二千三,人均三十三,山上光秃秃,地里粮荒荒。”海雀村村支书文正友说,上世纪80年代的海雀村森林覆盖率不足5%,人口增长率高达13‰。全村168户、730人皆为贫困人口,住的是杈杈房、茅草房。以地为席,与畜同居,过着“家家断炊、衣不蔽体”的日子。

  千百年的贫困,沉重如山!

  民腹饥而囊空,村贫瘠而屋漏。以海雀村为代表的毕节极贫现象成为中南海的牵挂。1988年,致力于解决贫困难题的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由此诞生。

  “山上有林才能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就能养牲口,有牲口就有肥,有肥就有粮。”时任海雀村党支部书记的彝族汉子文朝荣认准了这个理。在中央及各级部门支持下,他带领海雀村的男女老少,以种树的方式,与命运抗争,向荒凉宣战!

  那是一段完全靠勇气、毅力、执着支撑的岁月……

  100多公里的运苗山路,踩着稀泥,赶着马车,一个来回就得几个昼夜。饿了,就啃两口随身携带的苦荞粑。渴了,就喝山里的溪水;

  千辛万苦栽下的苗死了,一群汉子哇哇大哭,哭完,接着种;

  饿,实在干不动了,文朝荣悄悄拿走老伴为给女儿坐月子攒下的几个鸡蛋,给大伙儿提供能量……

  3年时间,荒秃秃的石山上硬生生栽下了1.16万亩松树!

  寻访之旅,依然陡峭险远。站在海雀村顶,眼前依然是无边群山,却已是林海涛涛。清风过处,如有一股撼山的英雄气久久回荡。

  今日的海雀村,养猪、养牛、种中药材……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突破万元。万亩林场,不仅保护了海雀的生态,也成了海雀人的绿色银行。一个苦甲天下的穷村,一跃而成林茂粮丰的路标。

  群山漫漫,可以阻挡人们的视野;

  漫漫群山,也可以升腾起无尽的希望!

  ——1万个“消失”的村寨

  “当老房子最后一根房梁倒塌到地上时,就觉得心被猛地撞了一下。”

  回想起3年前拆除旧房情景,贵定县关口村破瓦组腰箩滩寨村民岑明富仍控制不住眼泪。“实在过不下去了,就觉得没了希望。”当年全寨8户40人,32人是贫困人口。

  如今,岑明富和全寨人搬到县城,住上了新楼房,找到了新工作,彻底变成“新市民”。

  近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成为贵州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根据规划,贵州在“十三五”期间将实施易地扶贫搬迁188万人,从2017年开始全面实施城镇化集中安置。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搬迁,上百万群众将因此告别“穷根”,1万余个30户以下的自然村寨将从地图上“消失”……

  黔西南州,晴隆县三宝乡。

  《晴隆县志》记载,三宝乡的苗族、彝族群众是在明清时期为躲避战乱而迁徙至深山。

  山高、谷深,保全了性命,却从此也让代代人陷入贫困深渊。2014年底,全乡贫困发生率高达57.9%,列全省第二。

  “只有整乡搬迁,才会有出路。”晴隆县副县长、三宝乡党委书记贺伯果吐出这句话时一字一顿。三宝乡地处滇桂黔石漠化集中连片贫困山区,全乡村寨都“挂在”半山腰,有1233户5853人,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98.7%,缺水严重。2016年,政府决定将三宝乡整乡搬迁至县城,目前已有超过80%群众签约搬迁,一个全新的“三宝乡”已然可见。

  山一样的艰难,终难敌山一样的意志!

  “贵州易地搬迁规模世界罕见。”贵州省生态移民局党组书记王应政说,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贵州全部实行城镇化集中安置,是自己挑战自己,选择了一条更艰难但效果更好的路子。

  这是一组令人动容的数字:2013年至2018年,全省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818.9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4.3%,已有15个县(市)脱贫出列。

  ——“能人”陈相友

  亘古之变,扭转的又岂止温饱。

  时代风潮,改变最深刻的是人。

  一片大山之中,有人在为摆脱千百年的贫困奋勇倾力,有人已经搭上新时代的快车,开拓祖辈前所未有的生活。

  “农民?那是几年前的称呼了。一切都变了样儿!”说出这话的是赤水市复兴镇凯旋村村主任陈相友。“你看,现在还有几个老百姓是守着土里刨食?基本都从事旅游开发了。”

  陈相友,38岁。简洁的话语,清晰的思维,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能人”的干练。

  陈相友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娃儿,但从小开始,穷怕了的母亲就一门心思让他离开大山。2003年从部队退伍后,他就外出打工。

  2016年,他在乡亲们反复动员下返乡,正值换届选举,顺利当选村主任。

  村里有一片100多亩的“不毛之地”。看着村民们为了生计纷纷外出务工,土地撂荒,陈相友想了好几天,跑去联系农业专家,对土质进行勘测分析,然后拿出了“农耕文化体验园”计划。计划实施的第一步是土地流转,他与村干部们一家家去做村民工作。第二步就是积极争取资金支持。现在,这片荒地上每年都会长出油菜花、草莓、蓝莓,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

  紧接着,又是组建合作社,又是发动群众入股搞旅游公司……乡亲们看不懂,但信任他。短短两年时间,依靠几里地外的大瀑布和越来越多的翠竹、越来越美的环境,全村开办120多家农家乐、民宿,一年人均收入超过2万元……

  “不光是腰包鼓了,更重要的是对人脑筋的改变。”陈相友说,“这个变化太剧烈了,也是最可贵的。”

  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实现“全村公司化、全民股东化”,每个村民都与公司利益联结上……

  一个村庄,一个群体,一个时代。

  34年前,在海雀村老支书文朝荣心里,他不信眼前的大山成不了村里的“粮仓”;

  今天,在凯旋村新主任陈相友眼里,他觉得眼前的大山就是藏着金山银山的“宝藏”……

  历史长卷,村庄如画,晕染出的正是一个生动传神的当下中国。

  山之情

  千年之变,令人动容。

  因何而变,更显厚重。

  探寻贵州山乡巨变的密码,或许答案千条万条。又或许,就是简单的两个字:“情怀”!

  这份情怀,关乎一个政党的宗旨和底色——

  1935年1月,遵义市元厚镇,一支红军队伍在茫茫夜色中西渡赤水河,拉开了中央红军“四渡赤水”的序幕。

  幸福的承诺从那时就已立下;

  巨变的种子从那刻就已生根!

  70年风雨,40年征程,新时代跨越……贵州的每一步前行,都离不开国家层面的支持。

  中国脱贫看贵州,贵州脱贫看毕节。毕节作为我国唯一开发扶贫试验区,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毕节试验区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指示。

  2018年,在毕节试验区建立30周年之际,习近平强调,现在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到3年时间,要尽锐出战、务求精准,确保毕节试验区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同时,要着眼长远、提前谋划,做好同2020年后乡村振兴战略的衔接,着力推动绿色发展、人力资源开发、体制机制创新,努力把毕节试验区建设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的示范区。

  情牵于斯,虽万里不改!

  人们不会忘记:当地党委政府牢记中央嘱托,坚守使命,接续奋发,描绘同一张蓝图。

  统一战线发挥自身优势,创新帮扶机制,倾力为毕节发展想实招、鼓实劲、办实事。培训各类人才33万人次;新改扩建各类学校近200所;援建乡镇卫生院、村级卫生室140多个。

  2012年1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让正在冲出“经济洼地”的贵州迎来千载难逢的机遇;首个国家级大数据综合试验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三大国家级试验区相继落户,为山乡发展提供源源不断后劲支撑……

  这份情怀,牵系一种携手前行、同心共力的友爱——

  群山见证:数十年时间,发达城市对贵州贫困地区用心用情地帮扶。2018年,青岛、大连、宁波、上海、苏州、杭州、广州7个城市就投入财政资金逾21亿元,选派援黔干部223人,接收贵州派出挂职干部815名。

  深情化为力,力可出深山!

  这份情怀,浸染一个群体的多少血汗与悲壮——

  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曾担任党支部书记的黄大发,上世纪60年代起,带领200多名群众,历时30余年,靠着锄头、钢钎、铁锤和双手,硬生生在绝壁上凿出一条长9400米、地跨3个村的“生命渠”,结束了当地长期缺水的历史。

  麻山腹地长顺县敦操乡,有一群干部,10多年来,他们下乡入户开展工作时都要背上背篼,免费为出行困难群众捎带生活物资,送去国家惠民政策和致富信息。最终,他们背走了贫困,背出了鱼水深情,被百姓亲切称为“背篼干部”……

  这是一份无比沉重的统计——迄今,贵州已有40多名党员干部倒在了脱贫攻坚一线;

  这是一个让人踏实的数字——目前,贵州约有4.3万名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扎根一线,为攻克最后堡垒提供支撑……

  为群山之变欢呼。更向使命、情怀和伟力致敬!

  山之梦

  越山之高者,可眺海之阔,天之远!

  回首来路,山川巨变令人感叹。

  望向前方,奔跑脚步永不停歇!

  在参加党的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讨论时,习近平希望贵州的同志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大力培育和弘扬团结奋进、拼搏创新、苦干实干、后发赶超的精神,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创新发展思路,发挥后发优势,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同步小康,续写新时代贵州发展新篇章,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

  ——这将是一幅“乡村全面振兴”的图景

  当前,贵州还有51个贫困县、155万贫困人口,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任务繁重。“贫困县退出只是脱贫攻坚阶段性的成果,如何巩固脱贫、抑制返贫,进一步提高脱贫质量,任重道远。”贵州省扶贫办主任李建表示。

  按照战略规划:到2020年,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全省同步实现全面小康;到2022年,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上迈出乡村振兴新步伐;2035年,全省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到2050年,实现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这将是一个“多彩的公园”

  天蓝、山绿、水清……从亘古蛮荒走来的这片土地,将化作一卷动人的水墨。

  《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实施方案》已描绘出清晰的方向:以建设“多彩贵州公园省”为总体目标,开展长江珠江上游绿色屏障建设示范区、西部地区绿色发展示范区、生态脱贫攻坚示范区、生态文明法治建设示范区、生态文明国际交流合作示范区等建设……昔日生态脆弱之省,将为其他地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借鉴可推广的经验。

  ——这将是一片“面朝大海”的群山

  封闭,是十万大山;开放,就是道路万千。

  “过去是不沿江、不沿海、不沿边的悲观,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临江、临边、临海的开放理念。”贵州省社科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芶以勇说,如今贵州提出,主动融入“一带一路”、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战略,这必将成为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加速剂。

  千变万变,唯观念在先,勇气在前!

  ——这将是一方创新的“热土”

  “山门”打开,山乡的脉搏已与时代共振。

  当前,贵州正深入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作为弯道取直、后发赶超的战略引擎和产业创新、寻找“蓝海”的战略选择。

  在外界看来,贵州的发展路线并没有按照常规的标准步骤:发展农业,吸引轻工业,再试图引进重工业,而是直接到了互联网、数字经济。

  未来并不遥远,身边已是星光点点……

  在安顺市平坝区夏云工业园区内,一家公司用竹子、木板、秸秆等生产的马桶盖在德国、瑞士成为“网红”,月销售过万套。

  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黎平县的铜关村,在有关部门帮助下通了4G信号,村民用上了智能手机。如今,农副产品销售、村财务公开等都通过网络平台,成为名副其实的“移动互联网村”。

  “我们离大城市很远,但离世界很近!”村民说。

  一元伊始,万象更新。又是一个春天在前。

  乌蒙山上,已见一片绿色葱茏,那是大山的色彩,更是生机与希望;

  赤水侧畔,听河流奔涌向前訇然作响,那是大海的方向,也是远方的梦想!

  贵州山乡巨变只是一个缩影。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扶贫正为中国带来巨大变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美好未来就在眼前。


责任编辑:liweng

相关热词:

贵州

扶贫

上一篇:长江经济带有“八大怪”!掣肘活力,制约发展
下一篇:世界纺织之都:践行高质量发展走出转型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