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北京一仪表企业迁移投资江苏盐城陷入困境

在这3年中,郭凤岚先后经历了种种刁难和威胁,不仅经济上损失惨重,而且企业也不能在原先的厂房中生产,最后只得在一个村中的临时厂房重建生产线。
  一个旨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举动,却让投资者陷入了困境。

  “我们本来做的是好事,却没想到遭受一系列打击。” 江苏科力博奥仪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科力博奥)股东、法定代表人郭凤岚说。2015年,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郭凤岚将企业的生产基地迁移到江苏省盐城市建湖县。在这3年中,郭凤岚先后经历了种种刁难和威胁,不仅经济上损失惨重,而且企业也不能在原先的厂房中生产,最后只得在一个村中的临时厂房重建生产线。

  “从江苏科力博奥的一系列遭遇来看,本来一个很简单的案件,现在却如此复杂,其背后是建湖县部分官员行政不作为或乱作为,导致案件不断升级变化。”了解此案的一名专家表示,“如果当地政府不加强治理,营商环境令人堪忧。在中央大力优化营商环境之际,建湖县部分官员的行为有顶风作案之嫌。”

  一、诱惑

  2015年,江苏科力博奥法定代表人郭凤岚做出了一个看起来让企业振奋的决定,将企业的生产基地转移到建湖县科技创业园。然而她没料到这一决定,却让企业举步维艰。

  她2003年就在北京打拼创业,与仪表行业老专家合作,获得了两项发明专利,注册了北京科力博奥仪表技术有限公司,生产工业用仪表。此后又分别获得了软件著作权和一项发明专利。经过10多年发展,在行业里小有名气,积累了一部分资产和库存。

  做决定之时,正值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建湖县开发区领导在京招商。

  当时与她接洽的是一个名叫陈昌江的人。此人在建湖县开发区科技创业园拥有厂房,并非开发区工作人员。因其是开发区领导引荐而来,“对其有信任”。陈昌江与郭凤岚于2015年7月第一次见面,带了土特产,换走了郭凤岚50万元的借款。

  一个月后,陈昌江又带着建湖县国土局副局长成月锦、建湖县科技创业园管委会主任唐泉、还有个做建筑的老板前来和郭凤岚洽谈。“当时他们说建湖条件如何如何好,政府也会给一定的优惠政策。”在建湖县的游说下,郭凤岚做出了一个让她后悔不已的决定。

  2015年9月,郭凤岚同陈昌江签了合作协议,在建湖县注册新公司,注册资金1600万元。郭凤岚代表北京公司出三项发明专利和技术、北京的生产设备、库存产品和材料,出资建生产线,再出100万元厂房费用,占80%股份。陈昌江出一幢厂房和土地使用权,占20%。郭凤岚做法定代表人。2016年4月1日,建湖的新公司正式开工。该年,新公司申请并获得了软件著作权、防爆合格证,开始办理型式批准试验。三项发明专利于2018年3月经评估为1367万元。

  二、噩梦

  新公司开始运营,郭凤岚的噩梦随之而来。

  正式入驻建湖后,郭凤岚的北京公司,对建湖的新公司进行扶持。2016年,北京公司给江苏科力博奥提供了300多套仪表,还派了3名技术骨干,由北京发工资。此外,北京公司还代为签订了60万的销售合同,江苏公司收到全款。江苏公司销售收入20万。

  但是,这些钱都“被掌管财务的陈昌江”支配,陈昌江不让郭凤岚等股东看账本,不经约定的郭凤岚签字,就“私自花钱”。

  “我们的关系在2016年9月破裂。”郭凤岚说。当时陈昌江希望郭凤岚担保,给他自己的公司贷款,但被郭凤岚拒绝。此后,陈昌江就屡屡向郭凤岚索要钱财,“不给就威胁关门”。郭凤岚为此给陈昌江120万元用于“厂房建设”。

  在郭凤岚的叙述中,陈昌江还有另外的公司,他把厂房的办公楼出租出去,其公司人员搬到江苏科力博奥的办公地。

  经郭凤岚等人通过银行查账,最后发现,江苏科力博奥2016年的总收入为130万元,不包括上述120万元的“厂房建设”费用。但郭凤岚表示并未见到钱。

  双方矛盾在2017年2月18日再次升级。按照郭凤岚等股东的描述,这一天,陈昌江强行关闭厂门,不准员工上班。这时,时任科创园管委会主任唐泉找到郭凤岚,劝她给陈昌江500万元,他可以帮助协调把东西搬走。郭凤岚没同意。

  “20天后,陈昌江从建湖和外地纠集数十人,对想进入厂房生产发货的员工和我的亲属大打出手,造成数人受伤。”郭凤岚说,冲突发生后,警方介入,建湖县城北派出所潘伟带队出警,但最后却“销毁了报案记录和笔录”。

  2017年3月10日,派出所潘伟在建湖县科技创业园拿出事先起草的调解协议,让郭凤岚签字,“强迫要求只生产十天而且货款必须打到科技创业园”。这“实际上是获取调解不成的证据”。5天后,陈昌江将郭凤岚和江苏科力博奥起诉,诉称未收到货款经营困难,垫付大量资金,股东矛盾不可调和,要求解散公司。

  当月24日,时任科技创业园管委会主任唐泉电话约谈郭凤岚的亲属,在科创园办公楼内,郭的亲属“被刑满释放人员等一伙流氓殴打,强行向眼内喷辣椒水致伤”。“当时唐泉和科创园的其他领导在现场,可是无一人出面制止。”郭的亲属、受害人说。

  在郭凤岚的材料中,还有陈昌江纠集数人在法庭外大闹、追打其亲戚,陈昌江尾随郭凤岚等事项说明,并提供了部分证据。甚至有一次庭审中,陈昌江父子打断庭审冲到郭凤岚方律师面前,拍桌子、推搡、谩骂律师。

  为了补偿陈昌江拖欠的公司员工工资,法定代表人郭凤岚个人出5万元补发了工资。2017年12月29日,建湖县法院做出了公司解散的判决。郭凤岚为不损害客户,暂时在一个村中的临时工厂重建生产线进行生产。

  三、质疑

  质疑伴随着矛盾而生,但郭凤岚始终没搞明白,一项看起来双方受益的合作,为什么最终会酿成暴力行为,并且逐步升级。

  按照郭凤岚等当事人的描述,双方矛盾在2017年2月18日升级时,陈昌江强行关闭厂门,不准员工上班。此时,科创园管委会主任唐泉出面协调,劝郭凤岚给陈昌江500万元了事。

  “管委会主任怎么能偏向协调?”郭凤岚当时实在不解。

  出现暴力冲突后,派出所“销毁报案记录和笔录”也让她大惑不解。而时任建湖县城北派出所副所长的潘伟,出面协调她和陈昌江的矛盾,“强迫要求只生产十天而且货款必须打到科技创业园”的决定,更让她大跌眼镜。发生在唐泉眼皮下的冲突,致使郭凤岚亲戚眼睛受伤的事件,让郭凤岚意识到,这个案件,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为搞清事情真相,郭凤岚投入大量时间进行调查。据她得到的可靠消息,她的合伙人陈昌江,与时任建湖县科创园管委会主任唐泉、建湖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副所长潘伟、国土局副局长成月锦和建湖县法院某领导等关系“非常密切”,“他们几乎每周都在陈昌江家打麻将”。

  这个信息,也让郭凤岚彻底明白,即便是陈昌江起诉,也是有备而来。

  2017年3月,陈昌江将郭凤岚及江苏科力博奥公司告上法庭。郭凤岚的律师告诉她,根据江苏省高院《关于规范全省法院诉讼收费工作的若干规定(实行)》第六条,申请公司解散、清算的案件,以公司的注册资金为诉讼标的金额,按照财产案件的收费标准收取诉讼费用,本案应预交的诉讼费用为117800元。可郭凤岚了解到,陈昌江提起解散公司之诉,仅缴纳了80元案件受理费。

  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试图通过用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时,阻力重重。

  2017年5月,郭凤岚委托律师到建湖县法院,递交让陈昌江返还财务和公司证照的起诉书,遭拒。此后律师连续20多天去立案,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最后只得在江苏法院官网上立案。该案2017年9月8日开庭后,一直拖延不判。2018年1月12日建湖县法院作出裁定书,认为证照返还纠纷一案必须以公司解散纠纷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郭凤岚委托的律师多次向法院要求尽快审理均被无理驳回,找到审理法官询问不判决的理由,该法官居然反问:哪条法律说财务、证照必须返还?

  “还有更让人想不到的。”郭凤岚说,2018年3月,在郭凤岚上诉并立案期间,陈昌江复印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模仿法定代表人签字,将江苏科力博奥的资产转移给陈名下。

  在法院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很多。在2017年12月建湖人民法院就陈昌江诉郭凤岚及江苏公司的判决书做出之前,郭凤岚及其代理律师均未看到公司账本,这本是该案的重要证据之一。2018年4月10日在盐城中院调解下,“我们才能间接的第一次看到公司的账而且是在不许照相、不许记录,时间紧迫,不断受到各种人为干扰的情况下看到的”。

  2018年7月,此为郭凤岚到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的日子,“盐城主审法官通过律师通知我们,要求我们主动撤销上诉,否则就要判公司解散”。

  “如果卷入其中的政府官员,但凡有一个秉公办事,事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郭凤岚判断道,“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自己一步步被套进来,无法脱身。”

  四、坚守

  2018年11月的一天,地处黄海之滨,背倚苏北平原,素有“水乡明珠”之美称的建湖县依旧热闹。在这个“全国县域经济竞争力百强县”,随处可见建筑用的塔吊。宁静的双湖,为这个“国家园林县城”增添了不少美的因素。

  就在2018年,这座县城,还入选全国绿色发展百强县市、全国科技创新百强县市。

  “然而谁能想到,在阳光照耀的地方,居然有如此丑陋?”郭凤岚的一名亲戚说。他现在帮助郭凤岚打理建湖的事务。

  为搞清事情真相并寻求解决之策,郭凤岚委托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公共管理专业委员会和北京中产融研究院组织召开过一次专家研讨会。研讨会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制战略研究部秘书长陈根发,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张文魁,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乔仁毅,企业家杜登斌以及部分新闻媒体,对整个事件及相关案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与会专家从法律、公共管理、营商环境等角度,分别剖析了郭凤岚案存在的种种疑点。与会专家认为,郭凤岚案不能就司法谈司法,要跳出案件本身,正本清源,看到其背后的地方治理难题,并借助包括法律在内的多种救济手段,多措并举,事情才有望得到解决。

  “我们现在虽然不能定性是权钱或者权黑勾结,但背后有这个现象的影子。案子背后有人为操控的嫌疑。”有与会者称,“说到底,这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治理的问题。”

  专家的话让郭凤岚心里有了底,她打算“死磕到底”,并以最积极的态度“迎战”。

  尽管昔日与陈昌江合作时的厂房已经不再使用,郭凤岚在附近一个村子建了临时厂。大量的测试设备还在旧厂房,郭凤岚就动员研究人员,搭建了新的设备。外人很难知晓,这个在国际上小有名气的仪表产品,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仍然能达到国际标准。

  “在事情了结之前,我不会离开。”郭凤岚说,“事情总会水落石出,我相信正义会到来。”

  就在前方不远处,“全国百强县—建湖欢迎您”蓝底白字的牌子,在汽车灯光的照射下,发出令人向往的光。(文/任道远)
原文链接:北京一仪表企业迁移投资江苏盐城陷入困境

http://bbs.workercn.cn/thread-16461763-1-1.html

时间:2018-12-16   来源:中工网   作者:任道远

相关热词:

科力博奥

维权

江苏盐城

上一篇:门口山水净,村头远客来(民生调查·关注乡村治理④)
下一篇:以蛇口精神书写新的春天故事——招商局改革开放40年历程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