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创新 > 正文

中国维权的3.0版
2013-06-11 11:29:00  

时间:2012年12月29日下午2:30——5:00地点:道·长沙湘菜馆北京店主持人:欧阳劲欧阳劲:受周鸿陵先生的委托今天由我做主持。按照罗伯特...
时间:2012年12月29日下午2:30——5:00
 
地点:道·长沙湘菜馆北京店
 
主持人:欧阳劲
 
欧阳劲:受周鸿陵先生的委托今天由我做主持。按照罗伯特议事规则,主持人将控制时间,另外把会议程序告诉大家。首先感谢各位在寒冷的冬天、大雪纷纷之后聚集在长沙饭店,特别是几位老朋友,我代表组委会向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
 
现在由我介绍一下到会的嘉宾:第一位是怀柔区北宅村的村民刘福柱先生。因土地被无端剥夺,受尽了很多折磨和苦难,一会儿他会向我们讲述他的经历和遭遇;第二位是刘福龙,也是北宅村的村民;第三位是刘广春,也是北宅村的村民。
 
这位是周鸿陵,北宅实验活动发起者,他在维权实验中积累了大量的、丰富的经验,有许多非常多的成功案例,帮助弱势群体维护了权益,伸张了正义。
 
这位是张曙光先生,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研究所的所长,现年已74岁,但仍到处为正义、民主、宪政奔走呼告,让我们对张先生的到来表示敬意!
 
这位是谢昌逵先生!才学非常丰富。
 
还有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先生,他在维权问题上做了非常多的实验,非常成功。不过现在他还在路上。
 
陈永苗先生,著名宪政学者,主要致力于民宪派(国民宪政派),他的团体非常庞大,主张“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还有吕言言!一位年轻的律师,长期参与土地维权,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还有一位郑现莉,他在《东方周末》做编辑记者,他是这次北宅实验的重要发起人,他发现了这个案例,把周鸿陵先生带过去,又把我和陈永苗带过去,让我们有机会参与中国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案例——“北宅实验”,即一个实验性的发展型案例。
 
下面有请周鸿陵先生介绍一下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周鸿陵:首先介绍一下这个实验项目的思路。中国社会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有了长足发展,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
 
当然,任何发展都有代价。早在2004年中国就有机构研究这个问题,这个机构还出版他们的研究成果《繁荣与代价——对改革开放30年中国发展的解读》。这本书提出了繁荣的代价是什么,主要是讲环境与发展的关系。其实在这个国家里,我们的发展,我们的繁荣昌盛不但牺牲了环境,对资源也进行了极大的浪费,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发展是在一个低人权的环境下发展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发展是以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代价进行发展的。所以我们的发展就像马克思当年批判的资本主义一样,今天中国的发展成果里都包含了许多人的血和泪,充满着对正义的侵害。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一样,发展的代价总是需要补偿的,否则就会遇到惩罚。今天,我们已经到了回过头来解决发展中的历史遗留问题的时候了。
这种问题的解决最初是来自受害人通过抗争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中国社会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自发维权。自此之后,中国社会经历了自发维权、社会维权、发展维权三个阶段。2003年孙志刚事件是社会维权的开端。我们期望今天所开设的北宅实验成为发展维权的标志。
 
公民在维权,政府在维稳。政府维稳从一点意义上说就是对公民维权的一种回应,一种消极的回应。这就形成了长达十多年的以公权力为基础的维稳体制。中国政府面对汹涌澎湃的维权运动,并没有给予有效的回应,这种体制表现在利用公权力对维权民众进行打压。然而这种高压模式已经不可持续。维权者在绝望中以命相搏,维稳者不惜武力相制。最终,爆发出一系列群体性事件,爆发出一系列流血事件。我们可以说,今天绝望的维权行动、刚性的维稳模式已接近崩溃。
 
目前,政府穷尽了所有手段依然不能达到维稳的目的,民众通过粗浅的、个人化的,甚至简单化的公民社会维权,效果也越来越不明显。中国社会需要一个创新,维权和维稳需要用一个新的视角来观察思考,使维权维稳相统一、相一致。在维权中实现维稳,在维稳中解决维权。所以我们在目前的这种格局下边,我们的维稳体质在接近崩溃,维权体质显得更有效,所以在目前这种状态下我们需要一个创新。其实这样的思考并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在2003年孙志刚事件之间,中国进入所谓维权元年(这个概念记得是陈永苗发明的)之后,在2004年社会维权就出现了争议,维权开始出现对抗花,维权与维稳的矛盾急剧升级,群体性事件骤然增加,维权引发的流血事件不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试图创新维权模式,提出了和谐维权、协商维权的创意。为此,我们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和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了“中国社会转型论坛”对这一创意进行讨论和论证。前后共举办十四期讨论,并且联合一些媒体、研究机构先后在浙江龙泉、河北容城、河南禹州进行了实验,验证了这一设想的可行性。
 
其实所谓的协商维权、和谐维权也就是中共十三大在八十年代所确定的协商对话的原则,概括而言就是直面社会矛盾,在民主法治的轨道上通过对话协商来解决社会问题,进而实现社会转型。这个模式其实也就是后来大家提倡的多元共治(这个概念可能最早是笑蜀在2011年提出的)。大约在2010年,我们在协商维权、和谐维权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发展正义这个概念。
 
无独有偶,最近我们发现一本书名字就叫《发展正义》,是浙江省委党校的副教授何建华女士所著。可见发展与正义的问题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这本书所使用发展正义的概念和我们不是完全一样,但基本是一致的,她也是在探索发展过程中的正义问题。
 
我们当时提出发展正义这一概念主要是受“转型正义”概念的启发。转型正义就是指在完成转型后,在民主政体下,对过去的威权政府的不正义行为的调查、矫正与赔偿。这些原则包括真相、和解、人权、自由、宪政、赔偿等原则。当然这种赔偿和清算是有限的,是在公平的正义原则下对过去的历史遗留问题进行有限的清算,而不是完全的清算。比如,人死不能复生,对生命的价值无法估算。受此启发,我们也在想,中国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现在需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对发展中侵害民众的问题进行清偿,对发展中遗留的问题进行解决。这就是我们提出发展正义这个概念的由来。
 
正义的问题,我们不能放在中国完成宪政转型后在解决。那样的话,我们的社会矛盾就会在积攒中爆发,中国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已经到了解决发展中正义欠缺的问题了,否则我们就会在民众的失望中走向暴力,正如杨佳所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当民众用暴力回答冷漠、用暴力寻找正义时候,这个社会也肯定在“沉默中爆发”,最终使这个社会在“沉默中走向死亡”。
 
其实发展正义的问题也日益被官方所重视,比如江泽民时代提出三个代表,也是希望让发展被更多的人所分享;比如胡锦涛时期提出的和谐社会、包容性发展也都是注意到了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公平缺失的问题。
 
所谓的发展正义可以给它一个定义:在发展之后,对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侵害公民或者其他个人和组织权益损害公平正义的历史问题,进行真相调查、在民主法治的轨道上进行有效地妥善的补偿和恢复,对这种迟来的正义要通过公开、透明、公众参与的方式进行解决,包括必要的司法审判、必要的和解协商。这就是我们对发展正义概念的理解。
 
发展正义的主要原则是宪政的、自由的、民主的、法治的、妥协的、赔偿的原则。
 
发展正义的实现重要途径是通过开明的官员(要相信政府体制内还有一些开明的官员),也包括专家、学者、舆论监督、网络监督、整个社会力量的联合干预,使这种公正得到体现。
 
发展正义的具体方法包括真相调查、网络监督、舆论监督、社会监督、协商谈判、法律诉讼等诸多方面。当然也要发挥专家的作用,比如今天在座的胡星斗、张曙光老师都曾经为恢复公平正义多方奔走呼告,在许多维权案件上发挥过重大作用。他们不但在自己的专业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而且心存正义,关注社会公平,关注民众维权。
 
今天的北宅这样的一个案例,就是一个典型的在发展中侵害公民权益损害公平正义案件。
 
当事人碰到这样的事情是不幸的,但是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所有中国人也包括所有在座人的一种代价,他们的代价不是其个人的代价,而是我们国家共同的代价。因此所有的国人都和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的,因此,我们愿意奉献我们自己一颗正义的心、热爱社会的心、担当的心、有责任的心,来支持他们维护自己的权益,彰显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因此,我们抱着发展正义的理念,关注怀柔,关注北宅,我们期望和我们的农民兄弟一起去进行一场社会实验。基于此,我们组建了发展正义——北宅实验项目组,期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能为社会公平正义、繁荣昌盛、社会安全转型奉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希望这场实验能够给社会的变迁提供一个样板。谢谢大家!
 
欧阳劲:需要有三个30人以上的联名就可以,下一步怎么做会有一个具体实施方案,重点是把它作为一种模式,作为一种维权的典型案例进行推广。最后请 周鸿陵先生做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周鸿陵:首先感谢各位在寒冷的日子里能够为了农民兄弟的权利维护贡献自己的智慧和经验!所谓的智慧经验无非为两个:一奇一正。中国兵法讲的“奇正之变”,“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行政救助的、媒体舆论监督的等可以说是正;一些迂回的方法可以说是奇。这两种方法都是为了解决问题,但有一个底线:人权、法治、民主、宪政的底线。
 
其次,这个项目,折射了中国在当前体制下的发展与正义之间的困境。30年来确实发展了,但30年的发展付出了那么多的血和泪,怎样既能够保证国家的繁荣昌盛,又能使民众得到繁荣昌盛的胜利果实,不再被某些有权势的人独吞、享受和垄断。我们期望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我们做好这个项目,还农民一个公道。
 
再次,感谢与会嘉宾对案件的论证和分析,其中专业化、重视细节给我们项目组有很大的提醒。当年林肯就是通过一个细节戳穿了一个伪证使一个蒙受冤屈的人得以获得公正。一般大而化之的东西好谈,但突破往往就在细节上。
 
最后,在这里我代表我的团队感谢大家,代表乡亲们感谢大家!谢谢!
 
欧阳劲:“发展正义——北宅实验”的研讨会今天非常圆满!我们将继续坚守我们的原则和主张,即为了寻找正义,为了彰显正义,为了打击黑暗。现在就以顾城的诗结尾,“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社会治理项目组旗开得胜
下一篇:九道湾8小时直选居委会

评论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