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网

首页 > 治理观察 > 正文

让杰出贡献者“名利双收”

2019-01-08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从今年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额度上调60%,从500万元提升至800万元,而且个人可自由支配!
  从刚刚结束的国家科技奖颁奖大会上传出消息:从今年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额度上调60%,从500万元提升至800万元,而且个人可自由支配!这是国家最高科技奖设立近20年来,奖金额度和结构的首次调整。

  在调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标准的同时,对三大奖奖金标准一并做了适当调整。调整原则为: 奖金额度提高50%, 即特等奖奖金标准由 100万元/项调整为 150万元/项,一等奖奖金标准由20万元/项调整为30万元/项,二等奖奖金标准由10 万元/项调整为15万元/项。

  1999年,国家最高科技奖设立时规定:奖金数额为500万元,其中50万元属获奖人个人所得,450万元由获奖人自主选题,用作科学研究经费。换句话说,奖金发给科学家,但不是科学家本人的——获奖者自己只能拿十分之一,其余的是科研经费,要用在科研上。这是因为当时科研经费紧张,所以科学家获得的奖金,主要是投入到了科研上。

  近些年来,国家财政对科研的经费支持逐年稳步上升,我国科研人员获得科研经费的渠道已大幅拓宽,所以给这些杰出贡献者更大激励,正当其时。而且,将奖金全部授予获奖人个人也是国际惯例,是国际知名科技奖励的普遍做法。

  其实,无论是袁隆平还是屠呦呦,与他们对国家乃至人类做出的贡献相比,这笔奖励只是九牛一毛,都归个人也当之无愧!

  科技是国之利器,国家赖之以强,企业赖之以赢,人民生活赖之以好。中国要强,中国人民生活要好,必须有强大科技。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不仅让科研人员感到浓浓暖意,也让人们重新审视知识的价值和分量。

  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源远才能流长,只有让第一资源本固基强、根深叶茂,才能产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第一动力。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就是要让真正有作为、有贡献的科研人员“名利双收”,既有“面子”也有“里子”。

  “面子”和“里子”相辅相成,如果“里子”单薄脆弱,“面子”就会成为无所依附的空洞符号。在薪酬渠道多样化、收入来源多元化的今天,虽然“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已成为历史,但科研人员的整体收入与其智力付出和社会贡献不相配的矛盾依然存在。特别是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青年科研人员,更是面临收入偏低和任务艰巨的双重压力,许多本当轻装上阵的“千里马”成为负重前行的“小毛驴”。

  “里子”单薄的现象,不仅影响科研人员自身工作积极性的发挥,也阻碍了“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社会氛围的形成。几年前一份以青少年为对象的网络调查报告显示,我国近70%的少年儿童以文体明星作为偶像,以科学家为偶像的只有2.3%。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如果他们的价值取向和人生选择出现偏差,其后果可想而知。

  “知识就是力量”。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先后提出和实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创新驱动发展等重大战略。可以说,我国今天之所以能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知识的力量不可或缺,科研人员的贡献功不可没。

  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推动产业结构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的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

  人才是科技创新最关键、最核心的要素,创新驱动从本质上说是人才驱动。实现人才驱动首先要驱动人才,让科研人员既不失体面又提高收入,充分调动激发其创新创业的积极性。

  同时,还要尊重科学研究规律,进一步扩大科研人员自主权。不同于有成熟的规章制度、可以“按计划进行”的日常性生产、建设,科学研究是探索未知的复杂智力劳动,具有灵感瞬间性、方式随意性、路线不确定性和结果难预测性等特点。只有充分尊重科学研究的自身规律,赋予科研人员更大的人财物自主支配权,让他们放开手脚、自由探索,才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激发他们的创新活力,创造出更多的新知识、新技术、新发明。


责任编辑:liweng

相关热词: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上一篇:人民日报红船观澜:选人用人,讲担当重担当
下一篇:对有害APP,坚决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