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治理观察 > 正文

智能化治理:国内外实践与经验启示
2017-10-30 21:35:52  

当前人类正迅速步入智能时代。一方面,这为社会治理尤其是公共服务精准化带来了新机遇,使政府部门不断创造新治理新服务,深刻改变着人类的
当前人类正迅速步入智能时代。一方面,这为社会治理尤其是公共服务精准化带来了新机遇,使政府部门不断创造“新治理”“新服务”,深刻改变着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全面提升人民生活品质;另一方面,智能领域发展的不确定性也给政府管理、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以及社会治理转型升级带来新风险、新挑战。
 
近年来,我国各地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重要指示,不断探索运用以大数据为基石的智能技术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逐步有序推动社会治理从数字化、网络化向智能化转型升级,使得社会运行更加安全高效、社会治理更加创新智慧、社会建设更加和谐美好、公共服务更加优质高效。人民论坛理论研究中心收集整理国内外智能化治理的探索实践,系统总结成功做法和有效探索,提出探寻社会治理智能化的未来遵循,以为相关部门探索运用人工智能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供借鉴。
 
智能化治理的国外实践
 
英国:“政府即平台”
 
英国提出“政府即平台”模式,政府提供共性服务的跨部门通用平台,部门和民众可在这些应用和服务上面开发附加应用;云侧提供“政府云”,计划将几百个数据中心整合至10-12个;管侧建立公共部门安全网络(PSN),类似政务外网,政府网关通过数字认证方式实现外网互联网数据交换;端侧推行政务APP,在线政务应用程序商店,财政部采购相关应用程序,同时推进公共桌面服务。在数据开放方面,英国采用开放数据五星评价体系,重点不在数据条目数量,而是聚焦数据开放质量,加强开放数据质量评价体系。政府网站data.gov.uk以CSV、WMS、XLS、PDF、HTML、XML等10余种文件格式实施数据开放。
 
 
新加坡:一站式7×24不间断100%覆盖的在线政府
 
近年来,新加坡提出通过机制、架构、云三方面共同保障实现在线服务的一站式和不间断(One-Stop,NonStop)。在组织机制方面,采用一部一局四委员会机制,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IDA)派驻600余人到政府各部门担任CIO,跨部门协同由委员会讨论决定。总体架构上包括业务架构(找到交叉业务)、信息架构(找到共用的数据元素标准)、应用架构(找到可以共享的系统和服务的组件)、技术架构(包括开发步骤、模板、最佳实践)。云服务采用G-Cloud分级战略,将云服务分为四层,即商业云、与公众共享的低保障云、与非政府机构共享的中保障云,以及政府专用的高保障云。统一账号、统一平台、行业平台,成为当前新加坡在线政府的主要架构。统一账号包括统一邮箱和统一身份认证;统一平台包括统一网上办事平台、统一数据开放平台和统一交互反馈平台;行业平台包括各领域的统一平台、统一地图、医疗共享平台等。
 
 
美国:整体政府和互动政府
 
美国联邦政府当前的在线政府建设重点是跨层级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联邦政府以大门户链接和绩效评估为主要手段,重点促进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协同。具体做法是以“大门户”的方式,链接共计1万多个各级网站,形成整体政府。此外,联邦政府通过绩效评估推进电子政务工作,通过数字分析项目,衡量服务有效性,每周对400个行政部门和超过4000个网站进行评价,评价结果对全社会开放。
 
美国数字服务层面的概念模型可提炼为“数据+平台+应用系统”。数据层为开放数据和内容,包括原始数据(网络应用数据APPS/地理数据Geodata)和二级数据(按领域/按机构);平台层包括系统、流程、管理和API,具体包括确定共享和开放内容管理系统(CMS)的解决方案、协助机构开发网络API、启动共享移动应用程序开发项目;应用层包括面向政府、企业的数字服务和面向个人的数字服务。基于开放数据和内容,美国鼓励第三方开发者开发面向企业和个人的数字服务,诸如“犯罪地图”“街道坑洼”“领养消防栓”等一系列应用,从而推动公民参与政府治理。
 
爱沙尼亚:万能钥匙eID和十字路口X-Road
 
爱沙尼亚国家虽小,但电子政务近年来却异军突起。爱沙尼亚99%的公民使用电子身份证,可享受4000多项公共和私人的数字化服务,在网上注册一家公司只需18分钟。早在2002 年,爱沙尼亚就出台了一项法律,明确数字签名与手写签名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在技术方面,爱沙尼亚有两张王牌,即所谓万能钥匙eID 和十字路口X-Road。政府在线服务必须用高安全度的e-ID进行认证,并且以X-Road为数据交换枢纽。目前爱沙尼亚电子政务经验和方案正在向芬兰、立陶宛和阿塞拜疆推广。
 
韩国:“政府3.0”
 
韩国在智能化治理方面一直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上世纪70年代末,韩国政府开始将资源投入到建设数字政府基础上。通过八十年代初的“五届计算机网络”项目、“韩国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综合规划”项目和80年代后期的“国家基础信息系统”项目,韩国政府建立了高速通信网络,并以数字形式存储重要的政府记录、居民登记、房地产和车辆记录。2000年和2001年,信息技术在政府中的应用开始扩大。数字政府特别委员会在同一年提出了11项重要的数字政府倡议。自2012年韩国总统大选以来,“政府3.0”一词得到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2013年,韩国政府宣布政府3.0是数字政府一体化的新范式。政府2.0这一术语代表了在政府中使用第二代Web技术。韩国政府3.0进一步加强了这一项技术。这种新的范式提供了高质量的信息和服务,更好地满足人们的个性化需求,涉及领域包括就业机会、天气、交通、教育、福利和金融等。韩国政府将政府3.0视为一种新的治理手段,它将为所有韩国人开启一个充满希望和幸福的新时代。
 
迪拜:“智能迪拜”计划
 
在中东地区的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活动中,迪拜以信息通信技术(ICT)的应用而著称。2014年3月正式实施的“智能迪拜”计划旨在到2017年将迪拜建成最智能的城市,这一计划由四个关键战略驱动,并由跨越六个维度的举措推动实施。
 
“智能迪拜”重点关注六个智能行业:移动基础设施、信息通信技术、环境、治理、生活和经济。对于每一个行业,迪拜政府都有可以识别和发展的智能因素。在智能移动基础设施中,迪拜政府重点开发智能化的医疗基础设施、交通设施、自来水、卫生设施、电力、道路交通和建筑。在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中,迪拜构建了网络和获取渠道、服务和平台、信息安全和隐私、电磁场。在环境方面,迪拜专注于水、土壤、噪音、能源、二氧化碳排放和空气质量等领域的智能化发展。在智能化生活方面,迪拜制定了针对教育、公共安全和医疗的智能化发展计划。同时,迪拜政府正在通过提高创新能力和发展知识经济来建设智慧型经济。
 
 
智能化治理的国外实践启示
 
梳理信息资源体系架构,夯实“互联网+政务服务”技术基础
 
“互联网+政务服务”总体架构并没有统一要求,一般基于云架构,包括“一号、一窗、一网”相关功能模块,在此基础上开发扩展新功能。其功能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基于云架构的部署,做到与政务大数据中心结合;二是基于统一的平台(一窗),做到公共支撑模块和协同型应用全生命周期可视监督;三是证照数据电子化(一号),做到网络化、无纸化;四是政务服务多渠道(一网),做到统一身份认证登录多种渠道,足不出户整合支付、物流。信息资源体系架构是总体架构的基础和核心。信息资源体系架构以数据采集、加工融合、分析挖掘、共享交换等流程为主线,以数据资源目录和数据库为主体,以工具平台为支撑,以机制建设为保障,实现政务数据资源和有关数据资源的整合、共享与应用服务。从“死循环”走向“活循环”。来自物和来自人的增量数据一步到位,避免形成新的“孤岛”,存量数据逐步迁移。
 
发展移动电子政务,推动数字政府的渗透扩展
 
为了实现数字政府利益最大化,各国政府主要将互联网作为提供服务的一种手段。从最不发达国家到发达国家,数字政府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应用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其应用水平、方法各不相同。在最不发达国家,政府侧重于建设电信基础设施。在发展中国家,其主要关注每年或一定时期的实施计划和数字政府路线图,或者通过提高互联网用户和宽带连接的比例来升级网络系统。发达国家则往往强调向客户提供最高水平的在线服务,并推广新的在线服务。移动电子政务作为数字政府在移动平台扩展,政府服务和应用程序得到战略性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经验

上一篇:张楠迪扬:十九大开启国家现代化治理体系与能力建设新时代
下一篇:张永军:新时代呼唤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