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治理观察 > 正文

徐贲:民众参与才能让选举成为公民节日
2012-10-09 10:21:00   来源:华声在线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美国总统选举不断出现低投票率(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只有49%)。投票率是衡量一个民主国家公民...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美国总统选举不断出现低投票率(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只有49%)。投票率是衡量一个民主国家公民参与最可见的尺度:有多少人投票?投票的又是哪些人?但是,统计投票率有不同的方法,例如,登记选民中有多少是投了票的,达到选举年龄的,或有投票资格的公民中有多少投了票等等。无论是以何种标准,在同类的国家中,美国的投票率都是最低的之一。远远低于像澳大利亚和比利时这样的国家,也落后于意大利、希腊、荷兰、日本、德国、葡萄牙、英国、加拿大、韩国和法国。

 


  澳大利亚投票率高的原因(至少是原因之一)是有不投票要罚款的规定,比利时则有规定,屡次不投票的选民会被取消选资格。这种强制手段与美国人极看着个人自由的政治价值观有所违背,美国人常说的,不投票不等于不参与,“不投票也是投票”。因为怕被罚而去投票与自己要去投票,参与的质量是不同的。

 


  对美国的低投票率有多种不同的解释,有的说,美国的民主是虚伪的,代表少数人利益。有的说,民众对政治冷漠是因为选谁都一样。还有的说,低投票率并不意味美国公民参政意识淡薄,他们更愿意通过社群公益而不是通过个人的投票去参与民主政治。

 


  有一种比较技术性的观点是,美国选民必须先登记然后再投票,这样的投票程序对选民造成不便,是投票率高不起来的一个原因。在美国,除了北达科他州之外,所有其他的州都有选民登记的规定。选民登记是为了建立准确的选民资料库,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法国、比利时,选民资料在国民或其他资料库里产生,因此大大简化了投票的程序。

 


  在美国,选民需要先登记,方法各地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例如。在纽约,虽然可以在一年中的任何时间提出选民登记申请,但申请表必须在下次选举日之前至少25天送达选举局或加盖邮戳,以具备参加该次选举的资格。有人建议学习其他国家利用已有资料库(如汽车驾驶执照、纳税表、公民陪审员资料)来简化美国的投票程序。

 


  但是,由于选民登记制度是在美国的民主历史中逐渐形成的,且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要予以改变并不现实。选民登记制度的主要作用是防止投票的舞弊,保证只有在投票区里拥有投票权的公民才有资格投票,并且每人只有一票。例如,与纽约市有关的公共事务,只有纽约的选民才有资格投票,在产生总统候选人的预选时,只有自己表明党籍身份的公民才有资格参加党的初选投票,而在全国总统竞选时,则每个选民都有资格投票。

 


  民主投票最重要的是选民资格,也就是谁有投票的权利,选民登记就是为确定选民资格服务的。美国共和立国初期,对选民资格的限制相当严格,只有那些在社区里大家都知晓的人才有投票权。那时候,只有拥有土地的成年男性才能投票。他们必然是当地的老住户,与公共事务有切身的利益关系,对外情况熟悉,在家则能说话做主,这样的人投票是最合适的。妇女和无地产者的参与权因此受到限制。

 


  随着新移民增加、经济和社会都市化、人口移动加速,投票成立陌生人之间的事。为了防止舞弊,1801年马萨诸塞州首先设立了选民登记制作,其他各州也纷纷效仿。美国的宪法对选民资格和选举程序都没有明确规定,各州自行其是。后来,有了第15、19、24和26宪法修正案,美国才有了对选举比较一致的要求,如规定不分财产、性别、族裔,全体适龄公民都有选举权,但选民登记的具体办法还是由各州自行规定。2000年选举中,共和党的布什和民主党的戈尔的选票争议暴露出投票的一些问题,除了无效选票和缺乏投票知识的选民,选民登记也是问题之一。2002年国会通过“帮助美国投票法案”,对电脑处理选民资料,不同资料系统之间的合作做了一些规定,将此确定为主要是州政府的责任。

 


  加州理工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的联合调查发现,由于选民登记造成的不便,损失的选票高达150到300万之多,然而,由于选举的技术问题,损失的选票也高达150万。美国的登记选民为1亿7500万,占有选举资格人数的65%到85%(由于资料库的数据不同而有差异)。每年变换住址的占美国人口15%,死亡率0.05%,与新成年的选民大致相当。这些数据显示,选民登记每年变化的人数大约是3000至3500万,因此,因选民登记不便而损失的150到300万选民还不能算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选民登记对选举造成障碍,也许不是一种十分理想的选举方式,甚至是一种不甚方便的选举方式。但是,它却是美国人在民主选举的两个重要因素之间做出一项选择——在二者难以兼得的情况下,是要尽量多的选民还是要尽量少的舞弊?

 


  美国选举制度的回答是,选民越多未必就能使民主变得更加优秀,而舞弊一多则肯定会使政治变得腐败。一旦政治腐败,民众就会厌恶政治,丧失参与的热情,对选举制度本身失去信任和信心,那就一定会对民主造成长期而严重的伤害。

 


  现代社会中,民众参与的最重要的形式是公民选举和在重大问题上进行公民表决。关心参与问题的理论家都把公民投票视为民众政治参与的首要指标。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在民主社会中,没有任何其它政治活动能象选举那样定期动员民众,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参与的浪潮。与其它政治活动相比,选举不仅范围广大,而且限制也小,因为至少在形式上公民都有选举权,不象许多其它的政治活动那样受党派、阶级、教育、社会地位的限制和约束。选举成为现代社会有规则的自我激励和自我更新仪式,成为焕发集体政治意识的嘉年华庆典,也成为一个真正重大的公民节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吴敬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即经济改革的顶
下一篇:国庆高速堵车是一次民主试验

评论排行